【绣春刀】【AU】三行道1

全体脑洞。大学寝室日常♂。
说干就干,我来组成头部!
嗨了脑洞的大家,接下去自由地……
画风不同也不用在意,只要欺负了该欺负的人就好(咦

三行道 1. 这多不好意思

“沈莉安?……像女孩子的名字……”
沈炼和丁修的初遇就多少结了一点梁子。
“是两个字。”
“沈恋,恋爱啊,好听!……虽然还是有点像……”
沈炼只得礼貌而冷淡地打断了这个看上去和自己正相反的冒失鬼。
“修炼的炼。”
于是对方瞪大了眼睛,就像有些惊喜到不知所措,还很害羞地摸摸脑袋,“这多不好意思……”
在沈炼疑惑的时候又伸出手来,双手抓住沈炼很热情地握着:“丁修,我叫丁修,修炼的修。这就是猿粪吧,传说中的猿粪。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同居了。”
沈炼皱...

【绣春刀】【修炼】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4

变成警察局AU忠修炼欢乐常了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1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2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3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4



“你虐囚了?怎么半边脸肿的?忘了日内瓦公约?”
熬了通宵的赵靖忠刚有点收获,一出门就遇上同样熬了夜的沈炼,虽然脸色不好但反而和气了一点的样子。
“只是涉案者,并不是囚。”
先不说自己要是虐囚了那肿的应该是嫌犯的脸这才是正确逻辑,赵靖忠首先想起的还是丁修那句“这样阿炼就可以少辛苦一点”,实在有点不是滋味。现在的事实是对方也并没能休息到,一时也说不上是幸灾乐祸,还是懊恼自己一场白忙。

“许显纯罪名有了……”他想了想,扯着半边嘴角抖出一句,成功吸引了...

【绣春刀】【修炼】三种可能2

居然真的TBC起来。一天切换三个AU,急需多长一个肾。



尽日无人可采莲 2


“这位客官,来来,拼个桌。”
“……”
沈炼完全没有作出来人理想的回应,一个人坐在酒馆窗户边的座位上,等着上菜的姿势。既没有答应拼桌的意思,也没有表示出拒绝。
丁修干脆一抬手,把梅莺横到对面座上,然后自己绕过去坐到了沈炼的旁边,一招手叫来小二,“来,多加几个菜,这位爷这三天食不下咽,瘦了一圈,有什么炖牛肉、红烧鱼的都给我端上来。”
说着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沈炼,“沈大人带了钱的对吧。”信赖之极的样子,完全不是疑问。
沈炼转头瞥了他一眼,眼光在他脸上新伤短暂停留了一会儿,很快就滑开了。看在丁修眼里,就像是不忍猝睹的意味。
丁修低头摸了摸自己...

【绣春刀】【(忠)修炼】安打

波子汽水前文参见师弟的文[绣春刀][课代表AU]波子汽水 BY K

愉快的课代表AU,同30题的20,27题。



安打



沈炼在年级主任办公室的门外罚站,三三两两的同学从他身后的走廊经过,很明显地绕开了约2米直径的弧度,在快走过的时候掩着嘴说悄悄话,边说边还回头看他一眼。这一戏剧化的场景里沈炼能清晰感受到诸如“这小子疯啦居然惹变态化学老师老魏”“快别看了他打起架来不要命”“哎呀你不知道吗他打起架来简直要人命”之类的情绪……沈炼一贯漠然的脸也终于有些黑起来。
他不发一言地看着他们,大概眼里冷漠又凶狠的成分还是多少流露出来,被瞪的女孩子啊了一声,转身就向着好朋友的方向跑开了。
沈炼顺着方向看过去,那边站...

【绣春刀】【修炼】三种可能


*三个表白,三种设定

*尽日无人可采莲



往府衙里押完犯人出来的时候,沈炼终于松了一口气。偏安在小城里做个捕快也算是一件相对安宁的事。喧嚣的声音和自己无关,陌生的邻里和和气的脸,像辛凉的药,慢慢愈合时间的伤痕。

“哟,沈大人巡逻又很闲?”
又,可见不是第一次,这个尾巴甩也甩不掉。 
“没有你闲。”沈炼看也不看来人。
“一个时辰算得上偷懒吧?加上偶遇故人,两个时辰打发走了。啧啧,有银子可拿的闲职可比什么破锦衣卫好。”
沈炼从腰间取下十字弓弩,眯着眼睛校了一下准星。
“哎不是说锦衣卫不好,至少飞鱼服你穿好看…… 喂,别过河拆桥啊!上一个案子我可帮了不少忙!”
沈炼皱着眉,丁修连忙举手投降。
“是正事...

【绣春刀】【全员】无能为力

*莉安,大家忍你很久了


#二哥闭嘴!#

“一川,我们兄弟里面你最壮了对吧……”
“哎?”
“一川啊,我们兄弟里面你最能吃对吧……”
“干嘛突然说这个……”
“走,咱们找张大夫去!书上写着,肺痨会消瘦,还会厌食,他一定是误诊!”



#二弟闭嘴!#

“家中老母唯一的期望就是有生之年能看到我当上百户,升个六品……”
“大哥不觉其中略有蹊跷?”
“何处蹊跷?”
“伯母竟不对你能娶个媳妇抱有期望么?”

#蝼蚁闭嘴!#

“赵靖忠,你知道为何丁修没有杀一川?”
“不知。”
“因为你穷。”
“什么?!”
“你定金才一百两银子,但我许诺跟我合作,我给他一百两金子。”
“蝼蚁!把义父的钱还来!!!”

#咦丁修你的包子怎么没有馅#

“喏,拿去,你以后也...

【绣春刀】未亡人组头顶师弟

未亡人组头顶师弟,大人世界充满恶意


#沈大人不想跟丁修说话#


“为什么跟着我?”
“看戏。”
“没有什么可看的。”
“等你杀了赵靖忠,我要剥了他的裤子,把他……”
“以前不知道你是个变态。”
“你可以跟我一起剥!”
“我不是你这种人。”
“你难道就不好奇吗,那厮到底是不是真太监,不剥了裤子怎么知道?”
“……”
“一开始就往奇怪方向想的是你吧,沈大人?”


#丁修也不想跟沈大人做朋友#

“张姑娘让我问你,你最近还有在喝药吗?”
“当然在喝。”
“哦,她说伤口如果脱痂,也没有发烧的话,可以不喝了。”
“嗯,早停了。”
“沈炼,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这分明是歧视了#

“你笛子吹得不错。”
“我还会别的。”
“你说是祖传技艺?”
“...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