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修炼】三种可能


*三个表白,三种设定

*尽日无人可采莲



往府衙里押完犯人出来的时候,沈炼终于松了一口气。偏安在小城里做个捕快也算是一件相对安宁的事。喧嚣的声音和自己无关,陌生的邻里和和气的脸,像辛凉的药,慢慢愈合时间的伤痕。

“哟,沈大人巡逻又很闲?”
又,可见不是第一次,这个尾巴甩也甩不掉。 
“没有你闲。”沈炼看也不看来人。
“一个时辰算得上偷懒吧?加上偶遇故人,两个时辰打发走了。啧啧,有银子可拿的闲职可比什么破锦衣卫好。”
沈炼从腰间取下十字弓弩,眯着眼睛校了一下准星。
“哎不是说锦衣卫不好,至少飞鱼服你穿好看…… 喂,别过河拆桥啊!上一个案子我可帮了不少忙!”
沈炼皱着眉,丁修连忙举手投降。
“是正事...

【绣春刀】【全员】无能为力

*莉安,大家忍你很久了


#二哥闭嘴!#

“一川,我们兄弟里面你最壮了对吧……”
“哎?”
“一川啊,我们兄弟里面你最能吃对吧……”
“干嘛突然说这个……”
“走,咱们找张大夫去!书上写着,肺痨会消瘦,还会厌食,他一定是误诊!”



#二弟闭嘴!#

“家中老母唯一的期望就是有生之年能看到我当上百户,升个六品……”
“大哥不觉其中略有蹊跷?”
“何处蹊跷?”
“伯母竟不对你能娶个媳妇抱有期望么?”

#蝼蚁闭嘴!#

“赵靖忠,你知道为何丁修没有杀一川?”
“不知。”
“因为你穷。”
“什么?!”
“你定金才一百两银子,但我许诺跟我合作,我给他一百两金子。”
“蝼蚁!把义父的钱还来!!!”

#咦丁修你的包子怎么没有馅#

“喏,拿去,你以后也...

【绣春刀】未亡人组头顶师弟

未亡人组头顶师弟,大人世界充满恶意


#沈大人不想跟丁修说话#


“为什么跟着我?”
“看戏。”
“没有什么可看的。”
“等你杀了赵靖忠,我要剥了他的裤子,把他……”
“以前不知道你是个变态。”
“你可以跟我一起剥!”
“我不是你这种人。”
“你难道就不好奇吗,那厮到底是不是真太监,不剥了裤子怎么知道?”
“……”
“一开始就往奇怪方向想的是你吧,沈大人?”


#丁修也不想跟沈大人做朋友#

“张姑娘让我问你,你最近还有在喝药吗?”
“当然在喝。”
“哦,她说伤口如果脱痂,也没有发烧的话,可以不喝了。”
“嗯,早停了。”
“沈炼,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这分明是歧视了#

“你笛子吹得不错。”
“我还会别的。”
“你说是祖传技艺?”
“...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