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 8


1. 监狱AU
2. 我会写完的,信我……
3. 本文一直有暴力和低俗描写……嗯。
4. 争取早日结局,争取早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8

 

 

Minho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起床的,总之那一天的早晨仿佛空气里都敲着鼓点。
他轻快地说早上好,Newt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后翻了个身。Minho只能自个儿穿好衣服,洗一把脸,拉下床单,东摸西搞地收拾,努力找点事情来让自己充实起来,在他无聊到抖腿的时候Newt摸着头发坐了起来。

“我觉得很不好。”Newt把脚放下床沿时说。
鼓点停住了,Minho的腿也停住了。
或许Newt会后悔,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无可厚非,Newt当然有权利在第二天的早晨选择装傻,昨天只是一时冲动,现在冷静下来,他们的这段关系就可以结束了——该死,Minho捶了一下桌子,他昨晚可是暗自兴奋了大半夜,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憧憬,拥有Newt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上了天。
他假装平静地走过去,仍然蹲下给Newt穿鞋。在他埋下头去的时候,感受到Newt的手放在了他的头发上,Newt替他梳理了他乱翘的发型。
“我觉得自己几乎丧失斗志了……”Newt说,“早上睁眼时我在想,希望可以就这样躺一整天——这太夸张了,老实说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们明明还在监狱。”
Minho没有吭声,Newt接着说,“这很糟糕,像会耽于享乐……”
“啊!”Minho抬起头打断他,“是这样?”
Newt迷惑着,“不然呢?”
“我以为你说不好,是在后悔。”
“后悔什么?”
“后悔……”Minho顿了顿,“爱我。” 
他临时决定把“昨晚”二字换成更直接的词,同时觉得自己机智极了。
Newt楞了一下,“你真是个逊客——”他蹬了Minho一脚,“有什么可后悔的,反正我也没说过我爱你!”
他的鞋已经穿好,打算跳起来,却在起来的一瞬间被Minho按回了床上。
“这就是监狱的好处,”Minho盯着Newt的眼睛说,“这里可不是你说了算。”
Newt笑着回视过去,一边抬了一下膝盖,“你当然可以下命令,老大。”他的膝盖顶在Minho的两腿之间,稍微上抬就能蹭到Minho的下面,Minho嗯哼了一声。
“这是犯规的,”Minho挣扎着说,“现在可不是玩儿的时候。”
他俯下身,咬了一下Newt的嘴唇,在Newt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起身离开,顺手把Newt拉起来,Newt很瘦,让Minho觉得就算把他直接抱下床也毫不费力气。
“快穿好衣服,别考验人,”他拍拍手,“今天的表演时间开始了,享乐的日子在外面等着我们呢。”
外面正响起早餐铃。

 

今天的木工活一如往常枯燥,Newt仍然缩在水槽边收拾涂满了木漆的垃圾。好在活不多,他们上午完成得很快,下午得以偷懒。Vince带头讲起黄段子,他们在Alex钉钉子的同时尝试用各种低俗调子的笑声盖住锤子敲下的节奏,最后就成了互相的起哄嘲笑,嘘声四起。
这不在狱警需要管辖的尺度内,Newt看见Alex偷偷递了烟给狱警,让他们一整个下午都像在室内放风。

Clint象征性干活的时候路过水槽,对趁机打着瞌睡的Newt说恭喜。Newt哼了一声叫他闭嘴。
“老大都不肯在你的漂亮脸蛋上留点痕迹?”Clint翻了翻眼皮,“这真是百密一疏。”
“可能是你想错了,”Newt无所谓地笑了笑。
Clint表示惊讶。
“你该恭喜的是你老大,”Newt说,“他总算笨不了一辈子。”
Clint几乎是有点错乱地回去的。

 

晚饭时有人提议打赌,输的人要去揍狱警一拳并说完“我迟早一脚踢碎你老二”,这是监狱里找乐子的典型方式,和狱警起一点冲突让他们觉得自己活得更有尊严。这次输的是Newt,这可能是注定的,他不得不用肩膀重重撞向Winston,在后者亮出警棍之前又踢向对方的腘窝,Winston灵活地躲闪开了,然后Newt啐了口说我迟早一脚踢碎你老二。Winston面无表情地抡了他一棍子,Newt用肩膀承受了,这是最好的结束方式。显然Winston明白囚犯们的把戏,“我猜你还缺一次禁闭。”他在Newt的耳边说。
白着一张脸退回人群中的Newt受到了Minho一派人七手八脚的推搡,“两个菜鸟!”他们哈哈大笑。

 


但今天终归是第四日,洗澡日。真正的节目晚饭后才开始。
在虚假的欢乐之后他们按照指示在囚室里整理需要换洗的衣物,然后被领去澡堂。
他们沉默地排成队。
狱警点名的时候Newt惊讶的听到没有Frankie,甚至没有任何一位他的爪牙。

“你发现了吗?”直到进了澡堂,Newt才低声向Minho确定。
“这一点也不重要。”Minho回答着,同时他吼了起来,“等你脱完天都亮了!”一边粗暴地把橘黄色的囚衣从Newt的肩膀上扯下来,Newt抬胳膊的时候本就会牵拉到肋骨,他干脆卸掉力量任由Minho拉扯。
Newt的身上有伤痕,手臂有烧灼过的伤痕,肩胛骨还有刚入狱第一天Minho留下的淤青,但最显眼的是大腿外侧一条很长的伤痕,这是他曾经在抓捕行动中从3楼跳下去后手术造成的,Minho不是第一次见,他沉默地盯了一会儿,然后抓过Newt的肩膀。
Newt高挑而瘦削,没多少肉却有匀称的腰身,在这里感兴趣地打量Newt身体的人显然不止一个。
“进去!”
Minho推着赤身裸体的金发青年进了浴室。


浴室被分隔成半开放的几排小间,每一间都有2到4个花洒,地面是防滑的瓷砖,他们被要求在门口就脱掉鞋,只允许光脚。

“这里可发生了很多故事。”Clint挤眉弄眼地说。
“或许是事故。”Vince加入了那个隔间。
“记住要站稳。”Dexter补充道。
Minho嗤笑了一声,“你在发抖。”他对着Newt的耳朵说。
Newt抢先伸手打开了花洒,他首先旋开了热水,热雾升腾起来很快就遮住了人,“这样就不会了。”
Minho被烫得发出不满的哼声。


没人会讨厌洗澡。所有人都畅快地享受着热水带来的愉悦。有人开始哼歌,很快就放飞成一片。Minho低沉着声音也和着节奏唱出下流而欢快的句子。Newt缩在Minho宽厚的影子里,感受Minho把泡沫擦在他的金发上。这个家伙一点也不懂沐浴,他不仅洗头甚至搓背也用的肥皂。Newt无奈地想。
但很快他就打住了,因为Minho用打满肥皂泡的毛巾擦过他后腰,然后再往下一点的位置,再向下到了他大腿,柔滑的毛巾扫过他两腿之间。
“拜托……”他恳求说。
“拜托我什么?”Minho停下了,但这显然更要命,因为他的手正好就停在Newt腹股沟还要往下一点的位置,毛巾顺着水流垂下去,热水流过Newt的下面。
热气升腾中Newt涨红了脸,他伸手撑住墙,“你肯定不是我想的这么变态吧?”
Minho收回了毛巾和手,“转身正对我。”
Newt转过脸来,看见Minho克制的微笑。
“我可以自己洗澡……”
“嗨,你还是比你想象的害羞。”

有人对这边的动静非常感兴趣,Minho提高音量吹了一声口哨。
“这就是我们的方式,”他坏笑着唱出来,“操这世界的方式~”
新一波怪调的歌声盖过了蒸腾的热气。

 

 


TBC.

 

 

评论(9)
热度(38)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