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 6-7

1. 监狱AU
2. 更了两章
3. 本章不仅有暴力和低俗描写……还有被lft蔽了三次的描写。
4. 明明并没有很怎样啊!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 6-7


6.



Newt被告知他们一周有三晚被允许看电视,另外两天被安排洗澡,这是轮流的,他不得不庆幸先轮到的不是洗澡,得以连续两天在晚饭后呆在电视厅。

他们已经顺利度过了三天,Newt成功建立起了不知轻重同时忍辱负重的形象,Minho用恰到好处的残暴维持了他们的关系,仍然有人在寻找机会找Newt麻烦,但放在Newt身上的饥渴目光少了起来,当然也可能是新鲜事物的热度在正常衰退。
他肋骨的伤痛减轻了一些,脸上的伤痕也在慢慢愈合,监狱的饭菜仍然极其难吃,但他能在饭桌上被悄悄塞到更优质的面包。


看电视可能是这里最安全的活动,危险性太大的犯人会被排除在外。频道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大多是新闻或者纪录片,今天是球赛,比赛日仿佛就是囚犯们的独立日,囚犯们热爱这天,球赛就像是文明化的战争。多数人都在Vince那里下了注,包括Minho。

每个人都在自己座位上手舞足蹈,然后很快就开始坐不住,围到前面去,后排的人干脆踩在凳子上。
Newt远离亢奋的人群坐在角落,他的注意力没有放在球赛上,他看到Frypan在第三节开始的时候才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高鼻梁的瘦削狱警,在门口就停下了脚步。
Frypan脸上没有伤,没有被虐待过的样子,他埋着头,悄无声息地滑了进来,新狱警在他进来后就离开了,Newt猜那可能就是Winston。看起来Frypan的这位“情敌”并没有对他怎么样,这可是个大新闻。
四下已经没有空位,除了Newt的角落,Frypan一声不吭地坐了下来。
在他坐下时Newt才觉得也许自己搞错了,Frypan虽然没有受伤,但仿佛受到了极大了打击,就像失去了一半灵魂,他耷着眼皮,消沉之极。
Newt又看了他几眼,Frypan眼里完全看不到他快乐的天性,不再是那个哼着调子跳桑巴的监狱厨房帮工,他呆滞地坐在那里,直视前方,看上去也在看球赛,实际却对外界充耳不闻。
一定发生了什么,和那个狱警有关,这是不应该的。虽然监狱有监狱的法则,但狱警没有任何权利无缘无故地伤害囚犯,法律甚至明文规定了囚犯有权利拒绝和狱警单独对话。

比赛进行到了第四节,Minho下注的球队被扩大了比分差距。
Newt试着坐近Frypan,和他打个招呼,碰一下他的胳膊肘,但他刚抬起手就被打断了。
“不用你多管闲事。”Frypan头也不抬。
Newt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幻听,“所以你知道自己的样子看上去不太好?”
Frypan没说话,头埋在手掌里。Newt扫了一眼比分,他不担心Minho会输不起赌注,Minho有的是办法搞来香烟,比起这个,他担心Frypan。
“你不是真的罪犯,我知道你不一样,”老套的搭讪,Newt掏了掏上衣兜,摸出了一根烟,这相当于货币,他把烟递到了Frypan眼前,“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我猜这里还算有你的朋友?”
“我说了你不用多管闲事。”Frypan仍然一动不动。
“我想谢谢你的面包,”Newt又说,“手艺不错。”
Frypan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么你已经谢过了。”他收起了烟,仍然是结束话题的态度。
Newt自说自话般地继续,“在进来前我也想象不到,这里定餐比酷刑还更难忍受,没有你他们都熬不到今天,”他指划了一下Minho那边,“我不是在讨好你,只是陈述事实,谁都希望在牢里能有点优待,哪怕知道自己第二天就会死——所以你看,很多人需要你。”
Frypan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嘶哑着说,“你判了多少年?”
“七年,可能会更多。”Newt耸耸肩,“但这不重要,我可能都活不过一个月……”
“第三年,”Frypan打断了他,“这是我在这里的第三年,还有一年我就能假释。我想要出去,我想见她。”
Newt有些惊讶,他轻声问,“她是谁?”
“Harriet……”Frypan说话时好像变得更痛苦了。
“你很爱她。”
“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但是……”Frypan说到这里,就像说不下去,埋下头颤抖起来,“所以他们怎么可以逼迫Harriet这么做,天哪……”
“他们?”
“我甚至不知道是谁,该死,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WICKED,你听过那个组织吗?他们贩毒,却不受惩罚,他们逼迫女孩子吞下可卡因,当他们的人体快递……她那么聪明,找到了Winston,本来已经得救了,但她吞下的包装袋破了,可卡因过量,到现在也没有醒来……到现在也没有。”他抖得更厉害了。
“这不是你的错,”Newt拍了拍他,“Winston安置好她了吗?”
“在医院,谁也不知道她能坚持多久,能醒来,或者永远不能……”Frypan声音透着绝望,“但你知道吗,就算她能醒来,WICKED一定会确保她不会活着……真该死,我什么都不能做。”
“会遭到报应的,”Newt低低地说,“恶人总有恶报。”

比赛进行到了第四节最后三十秒,裁判在一个判罚上犹豫不决。囚犯们在各自阵营里挥着胳膊大声喊着,“傻瓜!那不是犯规,那是犯罪!”或者相反的“改不了结局!我们赢定了!这可是大比分!”
Minho押的队是落后的那边,Newt扫了一眼,Minho抱着胳膊站在座位前盯着屏幕。
Frypan仍然埋着头,他对这一切都失去了兴趣,绝望和悲伤完全吞噬了他。
“Winston会帮你吗?”Newt试着转移话题。
“他是我的好兄弟,但对抗WICKED?不,他也会没命的。”
“总有人要起来反抗……”他对Frypan说,“不过首先你得让Harriet平安。”
Frypan机械地点点头,“是的,首先要让她平安。”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有什么办法对不对?你好像知道WICKED。”
Newt站了起来,“我不知道,”他缓缓地说,“但我知道如果想改变什么,就不能像现在这样,你消沉下去,在狱里等死,你和Harriet就谁也没法得救。如果你愿意听我的,擦把脸,回到你的朋友当中,别做傻事。如果那一天到来,你得是有准备的那一个。”

Newt说完就离开了角落,向Minho那边挤了过去。



比赛已经进行到读秒,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最后十秒像比一个赛季更长。终哨吹响时电视和房间同时爆发出欢呼,有人梆梆地敲着椅背“我们赢了!我们赢了!”Minho和旁边的人击了一下掌。
是反败为胜,冒风险最大的人赢得最多。Newt挪到Minho视线范围内,他们隔着欢呼和咒骂的人对视了一下。
他余光扫到Frypan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恢复了一点平常的样子。他们的谈话多少起了效果,WICKED毁不掉所有人。

“嗨,你得为我高兴!”狱警关电视时Minho小声对Newt说。
“我应该怎么表现?”
Minho迟疑了一下,“或许你应该流露出崇拜的眼神?如果你总是用毫不意外的眼神看我,我们的关系很快就会露陷。”
“哦好吧,我尽量……但或许我应该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你赢了,就不会迁怒我,我本来害怕极了,或许是这样。”
“唔,你是天才,出去后你应该当演员。”
Newt在暗里掐了Minho一把,狱警过来,他们分别闭了嘴,重新进入角色该有的样子。



从电视厅回牢房的路上,狱警指挥他们避让开对面一拨从浴室回来的人,这群人最后一位是一个叫Bridger的年轻小子,他皮肤很白,一头短卷发,脸色很差,低着头,脖子和脸上有明显淤青,甚至跛着腿,几乎要站不住。Newt立刻就联想到浴室里发生了什么。他听说了Bridger刚到这里就被“公开使用”,有段时间甚至精神不正常,开始自残,典狱长不得不给他转移到单独的牢房,才让他勉强活到现在。可惜盯上他的人是不会放过洗澡这种机会的,监狱里可是公共浴室。
Bridger从他们面前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每个人都是习以为常的表情,Newt站在Minho后面,僵直了脊背。



牢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关闭,Minho转身时看见Newt在对他眨眼睛。
“嗨,有什么好事吗?”他回头检查了一眼铁栏之外,确定狱警已经归位,他们在阴影里,没人在关注他们。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个?”
“按照时间顺序。”
“我们有了一个线索,”Newt坐上床,“一位叫Harriet的姑娘,如果她能醒来就能指认WICKED在利用姑娘们贩毒,一个绝好的切入点,不是吗?”
Minho睁大了眼睛,“棒极了!我们应该想办法通知Jorge保护好她……哪来的消息?”
“是Frypan的心上人,可卡因过量,现在已经在医院。 所以这算是第二个好消息了,Frypan和Winston会帮助我们,消息可以通过Winston传给Jorge,我们不是孤军奋战。”
“太好了!就算Harriet不能醒来,只要她还呼吸着,我们就有一个筹码……Newt,”Minho高兴地唤起他的名字,“我觉得你真是——”
“天才吗?你已经说过了……”
“不,是天使。”Minho笑起来,“有你在好像一切都不一样。”
“是啊,特别不一样。”Newt意味深长地说,“要听坏消息吗?”
“希望不是太坏。”
“不,也许是很坏很坏。”Newt摇摇头。
Minho想从他的眼睛里探寻到蛛丝马迹,但Newt的表情无懈可击。
“不会坏过我的承受范围吧?”Minho问。
“取决于你的承受范围。”
“嗨,尽管试,放马过来。”
Newt叹口气,“Frankie没有在今天洗澡的队伍里,他调换了顺序。”
“操,”Minho跳了起来,“这个变态!他是故意的!”他一脚踢到金属制的床腿上。
“所以我们不得不和他共用浴室了,就在明天。”Newt缓缓地说,“他盯上了我,我们骗不过去了,亲爱的。”




7.

本章走子博,密码:minewt;分两部分:  

如果上面的链接也x了,点这里:wb chapter7




TBC.


评论(11)
热度(49)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