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5


1. 监狱AU
2. 本章有两个梗是聚聚自带的XD
3. 本章暴力和低俗描写很少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5

 


午餐铃响起的时候Newt已经疲乏得差点一头跌进水槽,他晃了晃脑袋站起来。
Minho不发一言靠在门口,抱着胳膊,努力维持耐心的神色,周围人都知趣地绕过他。或许平日吃饭Minho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Newt一边漫无边际地想一边拖着步子,反正Minho必须等他,不然就得过来拎他,现在没有Frankie那样的人,动粗不在选项之内。


午餐他吃得很少,难吃是其中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没办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胃口很好的样子,这会让所有人觉得他接受度过于良好。Clint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扔给他半个白面包,在他皱眉的时候粗鲁地说“快点,老大给你的。”
Newt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搞来的精面,不过他观察到过Minho和Frypan交谈,Frypan是被分配到厨房做工的幸运儿,和他们关系不错,或许属于同一个结盟。

Minho和他的党羽占据了靠墙的一整条桌子,Newt得以坐在靠里面的座位上胡乱地填着肚子。
一整个过程Minho都没有正眼瞧他,他只是面无表情地和朋友们说着话。
Newt听到他们谈论刚调来的新毕业狱警,据说是Frypan过去的同学,甚至传说和Frypan喜欢过同一个姑娘。
“算是情敌相见?”
“姑娘谁也没选……”
“这不影响Frypan失去做他心爱的饼的机会。”
“可能他会被找茬关进禁闭室……
“太痛苦了,我建议他在里面连续72个小时循环想象做饼的过程,这会好受一点。”
“希望那个狱警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
“啊哈哈,对Frypan吗?”他们毫无同情心地笑起来。
“菜鸟狱警叫什么?”Minho插话道。
“Winston。”
“你们都见过了?”
“没,Vince的消息,下周还会转来一批新人。”

Newt捏紧了勺子,目标就在下一批,他要坚持到那一天,然后Janson,对,就是那个因为车祸逃逸而入狱的Janson就进来了。

Janson当然不是车祸逃逸这样简单的罪名,这只是唯一能让他入狱的理由,由Alby的牺牲带来的。Newt想到这里,几乎要捏断了勺子。
Janson操纵了这个地区绝大部分犯罪,他消息灵通,野心很大,出手狠辣,一直逍遥法外。Newt去当卧底就是为了找出Janson和最大黑道组织WICKED的证据,但收获很小,唯一的幸运是遇到了Minho。
Minho靠着拳头一步步在黑拳市场站到了塔顶,在之前他和Ben是一个区长大的兄弟,后来Ben考了警校,他们分道扬镳。在Newt发现Ben和WICKED有接触时,Minho也发现了Ben走了歪路,他找到Ben,Ben告诉他说是家人被WICKED挟持,需要Minho帮他,但这是鬼话,Minho如果松口让WICKED和黑拳市场建立了联系,那么WICKED的势力就更大了,他们会拥有整个地下武力,Minho也将被拖下水,走上一条不归路。
Newt努力阻止了这点,他说服Minho收起拒绝和条子合作的态度,秘密约见了Jorge副局长,他们计划通过Ben一举揪出Janson。但他们发现Janson还不是WICKED的最终Boss,如果不能连同他的后台连根拔起,他们仍然是失败的,WICKED会毁了他们。
Jorge设计让Ben向Janson要求得到“更高级”的保证,但Janson太狡猾了,他在第一时间就决定摆脱Ben,Ben被下了药扔在打开煤气的房间,现场证据指向Ben最后一个联系的人,那是Newt,现场甚至还复制了Newt的指纹,证据完整得无法解释,但是Minho站了出来,他主动承担了这一切。

Newt记得他们最后一面。
他隔着拘禁室的玻璃气得发疯,他想问Minho,但却说不出话来。
“警察可不适合入狱,”Minho对他无所谓地笑笑,“所以说我讨厌警察,警察太麻烦了。”
Newt没法回答,他盯着Minho,努力看清Minho笑容里的东西。
Minho却移开了目光,“偏偏你是。”他低声说。

试着做回警察,Newt告诉自己,哪怕装出冷静的样子,努力忘记Minho的脸,去到局里申请复职,或者离开这里重新生活……但是不行,他试过了,失败了,他没办法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他没办法丢下Minho,他做不了任何事。他必须得让Minho出来,一起报复回去,去毁了Janson,毁了WICKED。
他拒绝了Jorge给他的复职令。

“我们不如做得彻底一点。”
“车祸关不了多久,他很快就会被弄出来。”Jorge忧心忡忡。
“除非在牢里就抓住他的尾巴,”Newt坚持,“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听着,进了那个地方事态会超出你的想象,可能会失去控制,你会受伤,甚至在里面以囚犯的身份死掉。”
“这没关系,总比眼睁睁看着WICKED失去控制好。”

还有六天,Newt计算着,这并不长,很快就能等到Janson出现。

 

下午的时间过得比上午轻松,或许因为他已经习惯了水槽臭烘烘的味道。
Minho是最快完成份额的那个,他无聊地把腿翘上了桌子,大声和别的人开着玩笑,甚至带头唱起恶趣味的歌来。
Newt背对着那群人,任冷水敞开流着。Minho替他分散了房间里大部分人的注意,他知道Minho的意图。没有比Minho更好的队友,虽然这家伙看起来粗枝大叶,但实际上总能照顾到细节去,Newt总算得以安心地低头打了几分钟瞌睡。


放风的铃声快响起时,房间里每个人的表情都像在等待圣诞,Newt磕磕绊绊地被拽向了门口。
“所有人都抬起手来。”门口的警卫喊道。
Minho抓起他的胳膊拉过了头顶。
“搜身时间,希望你们没有企图夹带什么。”

警卫过来时Newt绷直了身子,警卫把手伸向他的衣领、胸前、后背,一边拍着一边慢慢地滑下他的腰和腿。
他们并非对每个囚犯都这样。
“新人?”那个狱警感兴趣地打量着他。
Newt机械地点头。
“不,长官,”Minho却在他身后沉着声音回答,“已经不是了。”
“喔——”狱警心领神会地拖长了调子,一边从Newt的袖子边拣出一根尖细的木刺,“那么你可得好好管教,带刺的美人,嗯?”
Minho低沉地笑起来,“谢谢提醒。”他转头凑近了Newt的脸,“你打算把那玩意儿用在我身上?”
Newt睁大了眼睛,摇起头来。
“如果你喜欢,我倒可以考虑用在你身上。”
Newt瑟索了一下,他往后瑟索的姿势让他正好退进了Minho的怀里。Minho恰到好处地环住了他,看上去像是钳制。
“别害怕,美人,”狱警哈哈笑起来,“说起来很遗憾,就算是Minho也不能带哪怕一个木渣出去。”
“噢——”Minho挑起眉,“看我都忘了,差点给您添麻烦了。”
狱警似乎被取悦到,“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乐意帮忙。”他拍了拍Minho的肩。
“您真是一个正直的人。”Minho一脸真诚地回应。
铃声响起,狱警打开门,“现在可以出去了。”

 

他们穿过了院子到操场,有囚犯已经开始了活动。他们被允许打篮球,跑步,或者使用简单的社区类型的锻炼器械。
Minho和他的朋友爬到了看台上,Clint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副扑克,他们纷纷坐下,Newt站在一边,看到他们自然而然地围绕在Minho身边,Minho就像是天生的首领,有一种吸引人的力量。
Newt被随意丢在一边,他慢腾腾找了一个最下面的位置独自呆着,让自己显得像一个负担,他坐得不远,并不像被扔掉的那种。

他看到Aris在操场上走着,Aris的眼神总是非常麻木,无机质的感觉,但这像是一种保护色。他看起来很弱,像是会受尽欺凌的那种,他像是没有任何派系,却没有变态公开地执着于他,狱警对他还算和气,或许是因为Brenda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他医学生的身份。Newt注意到Aris脸上有伤,他显然也经历了很多。
Aris毫无声息地走了过来,在隔着Newt两米远的地方坐下。
“我知道你是谁。”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一样毫无起伏,如果不是听到了声音,Newt会觉得他没和任何人说话。
“我知道你是警察。”他继续说。
Newt半低着头,“所以你会告诉其他人吗?”他并不惊讶,因为Aris似乎观察他很久。
“其他人,指Janson?”
Newt飞快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多少?”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可以帮你,但你也要帮我。”
Newt挑起眉,“算是一个交易?”
“如果你能出去,希望到时候能放过Thomas。”
Newt不能更惊讶了,他本以为Aris是希望他帮他脱罪,或者别的什么。他听说Aris是因为医疗事故死了人获罪,可能是被陷害的,但现在看起来不完全是。
“Thomas是?”
“他为WICKED工作,但不是自愿的。”
“那他……”Newt选择了一个和气的措辞,“负责什么?”
“一些跑腿的事,但如果你要找Janson麻烦,就会遇上他的,我希望他能活着。”
“为什么?”Newt感到好奇。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Aris像打算结束话题一般站起来,“是我姐姐的男友,Brenda,你已经见过了。”
Newt非常惊讶,但还是保持平静地点了点头,“我会尽力。”
“谢谢。”Aris看了他一眼,像是交易确认的最后点击,然后很快回头面对着操场,“还有一个忠告,Frankie不会死心的,除非他亲眼看见。”
他说完就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Newt维持着撑着头的姿势,像是很疲惫很需要休息的样子,脑子里却在迅速地思考。他不知道Aris知道什么知道多少,但毫无疑问Aris是个聪明人,可以成为计划的一部分,如果可以,他也确实希望能帮到Aris。

麻烦的是Frankie那群变态,Newt叹口气,他知道Aris的意思,像Dexter的忠告一样,这里没人愿意被愚弄,那些人会不断试探他和Minho。
他俩总会露出破绽的,会被逼到那种时刻。他不知道Minho能承受的底线在哪里,但他知道自己的,他可以为Minho做任何事,如果Minho可以毫无所谓地替他入狱,那他又有什么可顾忌的。他比Minho更加清楚自己的想法,Minho总是凭借本能,而他不一样,他了解自己,他还了解Minho,甚至胜过Minho自己。他们本该早就面对彼此,而不是在现在这种环境下。
Newt远远地看了Minho一眼,Minho正目不斜视地扔出一张黑桃A,其他人嚷嚷着,却没有一个能接下手,Minho赢了这一局,他抬着下巴勾着嘴角笑了一下,这是Minho意气风发的样子,Newt几乎无法转开眼睛。

他们都要活着离开这里,当他们出去时,会有很多事变得不一样,Newt希望所有改变都能有一个良好的开端,由他们自己来开启,不是被逼迫的,或者已经来不及的。

“过来!别打瞌睡,做你该做的。”
Minho像是终于想起他,打着响指对他喊道。
他慢腾腾地爬上看台,发现只有Minho的身后可以落脚。
他站到Minho的背后,没有迟疑太久,他伸出手搭在Minho肩膀上,开始缓慢地揉捏了起来,像是认命的仆从。他感到Minho有一瞬的惊讶,但很快放松了下去。
Minho仍然目不斜视地打着牌,似乎心安理得于这种服务。
Newt感到周围的目光,他们在羡慕Minho,而再远一点的操场里,Frankie也一定都看在眼里。

 

 

 

TBC.←真的还是perhaps

 

 

评论(18)
热度(38)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