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4

1. 监狱AU
2. 总有一种在写ABO的错觉,一定是M太Alpha的错
3. 本章仍然有暴力和低俗描写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4

 

 


“Brenda给你写了证明,但你仍然得做苦力。”一大早Minho就叫醒了Newt,“我知道这很艰难,但总比一个人留在这里强。”
他帮Newt起了床,查看绷带是否固定良好,Newt显然睡眠不足的样子,半眯着眼,任由Minho扒拉了他两把头发当是梳理。等他使力下床,肋骨的疼痛就传到脑子里,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谢谢,”他坐在床沿低声说,“早安。”
“出了门你得自己走,虽然我扶你一下会比较好,但这对你绝对不会是好事。”Minho蹲下替Newt穿鞋。
“出去之后我就不会再受到这种待遇了,对吧?”
“当然,除了这个糟透了的地方还有谁敢对你动一下手脚。”Minho替他系鞋带。
“我是说现在,一位老大在替我穿鞋。”
Minho顿了一下,这才发觉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自然而然,他很难去想象以后。
“你不会再受到这种待遇了……”他埋头绑鞋,声音确定,“出去后你就安全了,没人能动你。但如果你愿意……好吧,前提是你得活着出去。”
“算是一个约定?”Newt对他眨了眨眼睛。
“当然,记着前提。”Minho拍拍手站起来,转身走向狱室打开的门。
“把你的屁股移到外面去!你的活儿可不只是睡觉!”他停在门口提高音量喊道,确保周围的人都能听到。Newt低头笑了一下,站起来跟了上去。

 

吃早餐的时候Frankie坐到了他们对面。
“恢复力不错?”他上下打量着Newt。
Newt满脸被恶心到的神色,第一秒就转开了头。
Frankie转头堆着笑对Minho招呼道,“你们昨晚过得怎样?”
Minho还在措辞,Newt突然尖刻地说,“不如我们交换试试?”
他刚呛完就立刻被Minho伸手掰住了下巴。Minho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的头只能面对Frankie。
“或许昨晚没来得及教你太多,我们这儿每天都得说早安,”Minho沉着脸,“现在。”
Newt往后梗了一下脖子,却不成功, Minho手指的力道很大,他只能被迫地转向Frankie。
“早……安……”他干脆闭上眼睛。
“确实是个有趣的玩具。”Frankie粘糊糊地笑着。
Newt只能在Minho充满威胁和轻视的目光下低下头去。
“很遗憾,你今天只能吃到这里。”Minho挥挥手,Clint不知从哪里站了出来,立刻端走了Newt的盘子。
“你也要分一点我们公主殿下的土豆吗?”Clint对Frankie说。
“哈哈不,谢谢。”
Newt满脸羞怒地坐在那里,听着四周尖利的笑声。


“还需要交很多学费。”他听到Minho的声音,“但愿他记性没脑子那么坏,不然我可受不住什么考验。”
“嗨,记得留一条命,我们有很多兄弟做梦也想操弄一回的。”Frankie油腻的腔调。
感谢Minho不让他吃饭,Newt在心里想,不然这会儿他肯定已经吐了出来。
“不过我喜欢挑战,”他听到Minho继续道,“不得不承认调教的吸引力还挺大,就像是……”一个停顿,似乎在措词,“像在开垦。”
周围的人立刻七嘴八舌笑起来,有的人还发出起哄的嘘声。

“谁来给他一碗汤,”Minho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别都笑得像瞎卡头,玩具要没了发条才是扫兴。”
立刻有人递来一碗黑乎乎的豆子汤,Newt低着头,扫了一眼桌子,没人给他勺子,他只能端起碗一口喝下去。
他飞快地灌着那碗压根尝不出味道的东西,仰着脖子吞咽的样子似乎让桌子上的人欢呼得更加大声了,桌子上的盆子盘子都共振地嗡鸣起来,让他们的笑声更加刺耳,Newt努力无视了这些,他眼睛里没有对焦上任何东西,他只是一口一口喝着,有人把目光盯在他的喉结上。
Minho抬手过来,他来不及瑟缩,Minho把手指伸进他的头发里,“宝贝,你太饥渴了,我可不喜欢你对着别人这个样子。”
他顺着Minho拉扯的力道歪了过去,没有机会擦嘴,汤水的痕迹顺着他的嘴角蜿蜒到下颌。
“你吃到了东西,就得说什么?”Minho在他耳边粗声粗气地说。
“谢……谢……”
“还有呢?”
“主人。”
Minho大笑着松了手。

Newt一阵呛咳,咳得满脸通红,他埋下头用手背胡乱地擦了把脸,起哄声再一次在耳边高昂起来,他能看到Minho暗沉的眼神。Minho其实是在恼怒着,但不是对他。这里每一个对他嘘着口哨的人都一分一分加剧着Minho的怒意,但这种怒意让Minho的气场更加强大了,这是好事,Minho通过“管教”他确立了更加稳固的地位,他们都暂时是安全的,他必须先呆在Minho给他画的圈里。
Minho说得对,看到他痛苦那些变态就会得到满足。Newt于是干脆弯下腰,按着胸口,趴在桌子上咳得几乎要断气的样子。事实上他确实每咳一下都牵扯到肋骨撕裂一般的疼痛,他咳得发抖,Minho把手悄无声息放在他膝盖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早餐结束的铃声响起,终于昭示他第一个早晨的亮相得以落幕,那些囚犯互相招呼着散去,没人要继续注意一个趴着干呕的人。Newt藉此得到短暂的歇息。
“还能站起来吗,”Minho低头温柔地说,“我们必须得去干活。”

他们走得很慢,Newt最后望了一眼饭堂,只有那个叫Aris的小子落在他们后面。
Aris似乎一直在观察他。
“别东张西望,”Minho把手放在他背后,也看到了Aris,“管好你自己。”
Newt不确定Minho是在对他还是对Aris。

 

他们进了工作间,Minho和他的团体被分配做木工,事实上就是按照图纸用削好长短的木棍做出沙盘一般的建筑模型。Newt不知道这些东西可以用来干嘛,但很明显这在墙里算是上等的活路,不需要体力,只要偶尔赶赶工期。
他没有被任何人告知工作分配,守卫也没有对他做任何表示,狱警抽着烟翘着二郎腿漠然地看着报纸,唯一的动作就是抬头看了Minho一眼,就当是每日例行的点到。
又是墙里的规矩,我现在算是Minho的所有物,大概我都没被算成一个人,完全就是最原始的社会形态,Newt叹了口气。

他被推到最脏的地方,堆满了脏刷子和湿布,上面有浓浓的油漆的味道,还有糊上了粘合剂的木材,和一堆乱糟糟的刨花堆在一起。
“你可能没有睡好,”Minho皱着眉,没有展现出任何同情,“你很快就会清醒。记得在中午之前清理干净这些全部。”
Newt明白他需要做什么,这是属于菜鸟的活计,就像是回收垃圾,他得把用过的这些工具全都清理成还可以再次使用的样子。
他打开水槽,冰凉的水流过他的手时他确实清醒得不行。木漆让他的手很快发红,他不得不让自己一直把手浸在水里,却无法避免那股子刺鼻的苯胺的味道。
他注意到水槽旁有个破旧的凳子,这大概是这个活计唯一的好处,他可以坐着,不必像那边刨木板和锤钉子的人一样得走来走去或者蹲着。

Minho翘着腿坐在不远处长条形工作台的首端,他的手指灵活地组装着模型,似乎并不需要图纸。Newt知道Minho对图形有着极好的记忆力,他的进度远远快于其他囚犯。Minho在工作时不怎么说话,偶尔有别的人过来交谈什么,Minho只是严肃而简短地回答,他确实是这里的老大。
这个屋顶下应该全都是Minho的人,他们自己的团体,在监狱里只有站定了势力的人才可能被分配到这里。Newt不动声色地观察着。Clint和Dexter应该是Minho最得力的同伴,Minho会有和他们低声谈论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很快领会老大的意图,就像今天早餐的土豆。还有Jeff,Vince和其他一些人,Newt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比饭堂里那些要和气许多。他们一样在注意他,但更多的是探究或者不屑,这多少让Newt感到舒服一些,总算这片咸湿地里还能长出不太怪味的果子。但同样这些人也不会出手帮他,他们依旧是臣服于“规矩”的人,力量才说明一切,没人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

门口的警卫并不关心他们,这对他来说只是枯燥的工作,毫无乐趣可言,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正义一说,他偶尔瞄向Newt的眼神让Newt坚信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哪怕被脱了裤子撅在几十个人中间,警卫也不会阻拦,他们缺乏乐子,只会当这是高墙特供的免费频道。
Newt一个一个观察过去,这里除了Minho,其他都可被暂时放进同一分类,或许有用得上的时候。Newt不知道Clint和Dexter知道他多少,其他的人又忠于Minho多少,但至少这里有一个或者两个囚犯会乐于把他和Minho的事作为谈资,而他们也同样在利用这一点。
他配合着Minho演下去,骗过所有人,这样才能完成那个计划。


守卫看了看表示意休息时间,大多数人都欢呼着扔下了手上的活路。
Newt长长出了一口气,他望了Minho一眼,Minho也望向他。
Dexter哼着曲子拾撮了一些报废的材料过来,走过Newt身边的时候看了他一眼,Newt迎向他的目光。
Dexter停下了曲子。
“老大对你不错。”他突然说。
“是的,我还有一点床上的用处。”Newt翻了个白眼。
“不,我不是说这个。”Dexter有点局促。
“那么?”Newt挑起眉。
“你的手好像肿了……”Dexter注意到Newt被冷水和木漆弄得通红的手掌。
Newt却看也没看一眼,“这就是你说的不错?”
“你会明白的……”Dexter为难地说,“至少你安全着。”
“还不如死掉。”Newt冷笑了一声。
Dexter像是欲言又止,他倒着桶里的报废材料,桶边和垃圾箱撞出咚咚的声响。
“不管你想干什么,别拖累Minho,”他在撞击声里说,“你是聪明人,我看得出来,你和老大一定有一点什么……”
“我们有仇。”
“哦不,我们都知道并非如此。”
Newt转了一下眼睛,掩盖住惊讶,“我们是指?”他迅速地提问。
“你们自己。”Dexter回答,“得让所有人都相信你们,”他像是在忠告,“不会有人希望被愚弄,那些人会无时不刻不盯着你们,你们必须更进一步。”
他说完就拖着垃圾桶大步地走了。

Newt把目光再一次移向Minho,Minho坐在桌子上露出非常烦躁的表情。
囚犯们聚集在他周围,有人也瞥了Newt一眼。
“看啊,那个金发婊子在看你,”有人拐着声调谄媚地说,“他简直没法离开你。”
Newt只能将目光空洞移向别处。
“喂,没让你停下的时候不准停!”Minho对他吼道,“别让我说第三次!”
Newt慢腾腾伸手重新打开了水龙头,他让水敞开流着,继续麻木地冲刷那些木漆。
水声中听到Minho的声音,“哦,这还用问,第一次当然是昨天晚上。”
然后又是熟悉的哄笑。

他洗了一会儿那些破烂的刷子,还是没忍住抬头看向Minho,Minho像有感应一般也看向他。他们隔着那些囚犯短暂地对视着。
Minho的眼里跳跃着火苗,火苗温暖地燃烧着。只是几秒,但Newt觉得仿佛过了一整天。
他埋下了头。
Dexter有一点说得对,他们得更进一步。

 

 


TBC.
这次更得慢,所以字数稍微多点
太忙,也想速战速决(/▽╲)

 

评论(17)
热度(38)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