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3


1. 监狱AU
2. 还记得原著里MN配合着演戏的桥段吧
3. 本章仍然有暴力和低俗描写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3


 

Brenda不耐烦地用手里的马克杯杯底敲着自己的桌面,“所以你收了一只漂亮的菜鸟,”她一边说一边毫无顾忌地打量着Newt,“可以打个赌看他能不能活过三集。”
“嗨,我听得到……”Newt的抗议没有得到重视,Minho非常大力地把他按到一旁的病床上坐下。
“这不是医生考虑的范围,我会负责让他少伤一点,”Minho催促着短发的女医生,“但首先你得替他看看,我觉得可能断了肋骨……这是Brenda,我们这里最好的狱医。”他对Newt说。
“不是最好,”Brenda起身去取了几卷绷带、纱布和消毒水,“是唯一一个。”

 

“可能会有点疼,这个绷带是有弹性的,如果你觉得力道太大不能呼吸,请随时告诉我。”Brenda检查完之后开始固定绷带,她让Newt把眼睛闭上。缠绷带时她把脸凑到Newt下巴跟前感兴趣地端详了一会儿,Newt的脸上也有细小的伤口。
“所以你收拾了给他这些伤的人?”她对Minho说。
Newt嗤了一声。
“太紧了?”Brenda问道。Newt摇了摇头。
Minho抱着胳膊,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肋骨是我伤的。”
“啊哦——”Brenda拖长了声音,“今天可还刚开学。”
Minho没有回答,Newt继续保持完美的闭眼姿势,就像他的耳朵也闭上了。
Brenda来回看了眼他俩,觉得好笑地继续完成手上的工作。


他们被允许在医务室呆一会儿,正好错过晚餐的时间。
“今天不适合新人再走一次T台,晚餐可不如狗命重要。”Brenda的提议。
Minho点点头,这本来就是他出手的意图。他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除了拳头,也得用脑子才得以让自己爬到监狱食物链的上端。过了今晚,所有的新人都会被瓜分到各个派系,会有新的冲突产生,会出现替代Newt遭受下午待遇的人,那些老鸟们立刻就会弄出很多新鲜的乐子,Newt的关注度会少很多。

 

“对了,你最好早一点把你学弟弄到医务室,我没法随时随地都假装恰好路过。”
Brenda埋着头,“我已经打了让医学生囚犯来帮忙的申请,但好像是Aris自己不愿意。”
Minho有些遗憾地耸耸肩,“被人讨厌的感觉很不好,原谅我说不出更好的安慰。”
“可能你闭嘴就是最好的安慰,”Brenda瞪了他一眼,“我猜我现在还需要写一个给伤患换室友的书面建议?”
“我总是这么感谢你。”Minho真心实意地说。
“我觉得如果Newt开口拒绝,你倒是可以给我一个感同身受的安慰。”
Minho下意识看向Newt,Newt似乎已经从疼痛中缓过劲来,他对Brenda露出一个微笑,“我确实不想和这家伙一个房间……”他说。Minho立刻皱起了眉。
停顿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但我好像得想办法活过三集。”
Minho紧盯着他,他也同样盯了回去。
几秒后Minho终于记起改变一个站姿,他觉得刚才自己的全身肌肉好像都在酸疼了。

 

在这天剩下的时间里Newt都垂着眼睛顺从地跟在Minho身后,就像已经被Minho栓在裤子上。Minho缓慢地走着,就像在炫耀,他要将他已经赢来了这个上等货色的信息传出去,得让每一个还不清楚状况的傻瓜清楚明白地知道Newt是他的。
他们往Minho牢房走的时候已经有狱室挂起了白色的床单,也有缺乏晚间娱乐的狱室里伸出挥舞的手,吼着各种下流的秽语,一刻不停地咒骂,好像这样也同样能获得某种高/潮。
Minho用眼神警告了几个企图摸到Newt的囚犯,走了几步,又干脆一把抓着Newt的领子把人甩到自己前面。
“你穿着裙子走路?”他烦躁地推着Newt,“要我等你,嗯?”
“哦哦哦哦哦快扒掉公主的裙子!”
“扒掉!”
“扒掉!”
旁边的狱室立刻起哄了起来。
Minho停住了,他环视了一圈,视线和每一个吼叫了的囚犯对上。
“不一定要扒掉裙子。”他用一种不怀好意的声线说。
那些囚犯嗷地喊得更兴奋了,有一个甚至凭着臆想扭起胯来。
Minho看着他们,却突然伸手,一把将那个扭胯的人抓在铁栏上的手指压了下去。
那个人惊恐地叫了起来,他的手指被挤压在Minho的手掌与铁栏之间,Minho在加力,他的手指骨就像要一根一根被碾碎了。
“不——老大!”他疼得惨叫,浑身扭曲。
“为什么不呢?”Minho缓慢地说。
“要断掉了!”那个人颤抖着,“我的手!求求您!您说什么都行!”
Minho没有松手,甚至再加了一倍力,清楚看到那人的脑门流下汗来。
他看得够了,才面无表情地开口,“听着,你得保持安静,”他盯着那人胀红的脸,“你流口水的样子丑得发疯,影响食欲,而饿着的人心情总是不好。”
他又左右碾了一下,那个人满脸发紫,疼得睁不开眼,Minho松手的一瞬间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窜回了阴影里。
Minho退回过道,带着Newt继续走。
他知道那些囚犯没法反抗他,他们总是想干点什么出格的事,却更加惧怕受到暴行,当你没有能力给予他人教训时,你只能闭嘴,这是只有力量和丛林法则的孤岛。狱警是不会管这些事的,只要不出暴乱,这套规矩他们同样获益。
当他们终于走进房间,铁门在身后被遥控着关闭了。



“你还好吧?”他们总算得以单独说话。
Newt点点头,打量了一圈房间,“所以你是睡上面那个?”
“只是上铺。”Minho纠正了他,“相信我,这里绝对是整个监狱对你最安全的地方。”
“现在我可不敢说。”Newt歪了歪脖子。
Minho在他身边坐下,叹口气把手放在了Newt的胳膊上,“抱歉我不得不这样做……”
Newt能感受到Minho手心的温度,这的确让他感觉好了很多。
“你在冒险。”他低声说。
“冒险的是你,”Minho反驳道,“为什么会答应来这里?我绝对不相信是因为你犯了罪。”
“一个任务,如果我得到线索,地方检察官答应了Jorge会给你减刑。”Newt说。
“我要杀了Jorge。”Minho从鼻子里发出哼声。
“是我欠你,”Newt拍了他一下,“本来是我谋杀了搭档,Ben死于我的计划,而你只是恰好发现了他在为WICKED做事,你替我顶了罪。”
“这不需要讨论,你是警察而我不是,我被抓住本来也会因为帮派的事被判个几年,你救过我和我兄弟,所以我们两不相欠。”Minho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但你是个傻瓜,你竟然答应来这里……”
“没道理我在外面,却放着你陷在这里。鉴于身份,我甚至不被允许探监。”
“不……”Minho好像更痛苦了,“无论如何你不应该来,你太漂亮了,我曾经有这么说过吗?”他把胳膊撑在膝盖上,头埋在胳膊里,“你太漂亮了,他们会把你生吞活剥的,一想到这个我就感觉自己会发疯。”
Newt笑了起来,他伸手拉了一把Minho,“但你却让那个光头的指甲抓到了我的脸。”
“我不得不这样,”Minho直起了身子,“我得让他们知道你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一打三,对手愚蠢的时候总是比较多,但却是你弄疼了我。”Newt皱了皱眉,“而且我预感今后还会有更多?”
“原谅我,”Minho轻声说,“看到你痛苦变态就会满足,这真的很该死……如果我对你施暴能让你安全一些,我只能这么做……”
“我完全理解,规矩的一部分,”Newt看着他的眼睛,“你尽管扮得像要杀我。”
Minho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搂住了Newt,“你真是傻透了。”
“确实比我想象更加艰难一些,”Newt埋在他耳边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其实准确说,是扮得像要干我。”
Minho的力量牵扯到他的肋骨让他感到了刺痛,但这次他却听到是Minho倒抽了一口气,他安抚地拍了拍Minho的背,“就像以前一样,我们总能配合得很好。”



TBC.←hard mode

评论(12)
热度(39)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