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2


1、监狱AU
2、我把题目从experiment改成experience了,之前因为懒,直接用了聚聚电影的题目。
3、本章有暴力描写(不过我觉得还好了)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2

 


Minho正在操场有器材的角落做着慢跑,这是监狱里有势力的囚犯的特权,Minho有他的家族,他是统治者。两分钟前他正打算用拳头教训五米远处的三个别的家族里不懂事的家伙,他们围着一个小个子,这原本相当常见,照Dexter的说法是“监狱达尔文理论”。小个子还像个学生,眼睛很大,脸上还有雀斑,不吭声,眼神倒是麻木的理智。

Minho知道会发生什么,通常的做法是礼貌地远离即将传来的的喘息和抽泣。Minho熟悉这套规则,他够格拥有优先权。但他对此不怎么感兴趣,并不是因为正义感,而是他从不认为加入生殖器长到了脸上的群体是一件多么值得兴奋的事情。他不需要用最逊的方式来取得地位。

滚吧,你们侵犯了我的运动时间。他打算走近一点再对那三个人喊道。
但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向了铁丝网延伸过去的大门,Aris从夹缝中求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也同样看向了那边。
Minho眯起眼睛转过头去。
他的呼吸停止了。


那个一头金发的家伙穿着灰色的囚衣低头安静地跟在狱警后面走着,阳光很好,这让他的金发更加显眼,从Minho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低埋着的漂亮的鼻梁,他下唇紧紧抿着,绷着肩膀,写满了忍耐的气息。
该死,Minho拳头攥得发疼。


目送那队人进入狱室的门,在Minho后来的回忆里视野中却只有Newt一个人。他花了好几秒来重新稳住狂乱的心跳,他环视了一下操场,因为新人加入而狂欢的囚犯还没有散开,他悄无声息地对Clint和Dexter招了招手,然后退出了操场。

 

狱室入口有个明亮的接待用的厅堂,站在牢房走廊的转角就能看见大门处发生的一切。
“这个小子看上去太可爱了,”Dex在他旁边低声说,“他已经在惹麻烦。”
门边的打斗刚刚开始。Minho抱着胳膊扬了扬眉。
“他以后会成为医务室的常客,不过能去医务室说不定是好事。”Clint补充道。
Newt正在弓身脱离那群人的包围圈。
Minho甩开胳膊开始迈步,Dex和Clint疑惑地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那个金发的青年没有因为他们的移动而分神,正一脚踢向那个首领,又被光头推了一把,他退了两步重新找回平衡,但Minho已经出现在他身后,似乎只是顺手给了他肋下明显的一击,青年重新摔向后面,倒进了Minho的怀抱。

Newt还有后招,Minho足够了解他,于是干脆把他钳住,力气大到他清楚听到Newt的吸气声。
“停下,Newt。”他低声说,他把那个名字念得很轻很慢,然后感受到他前面躁动的身体僵硬了起来。

Newt停滞了几秒,几秒后像放松了起来,他将重心交移给他身后的男人,这让他高挑的身形显得反而比Minho矮了一截。Minho用力拽着他的胳膊,看上去就像警告,Newt用低低地气声回应了他。他们本来也不需要言语来交流。
但我仍然需要一个解释,Minho愤怒地想。


“早上好,Frankie,”Minho看向对面,歪了歪脖子,“这里好像开了个舞会但没人叫我。”
他说话的时候Newt仍然在他的手中大口大口地呼吸着,Minho向后绕过头顶拽着他的胳膊,毫无放松力道的意思。
“嘿,早上好,”Frankie假惺惺地回应道,他的眼睛仍然放在Newt脸上,“想跳舞你得排在后面,除非你出得起更好的价。”他鼻子发红,看上去相当滑稽。
“事实上,”Minho拇指向下做了一个相当挑衅的手势,“是你们所有人都排在我后面。”
他声音低沉,手上加力,迫使Newt更加剧烈地后仰。

Frankie感兴趣地看着他,用滑腻腻地声调呛道,“Minho,哪怕你很强,在墙里也得讲道理。”
Minho没有马上回答,似乎在侧头欣赏Newt的表情,他看得够久,就像完全无视了所有人,过了一分钟,他才重新抬起头来。
“我想我们可以让他自己回答,”他同样假惺惺地笑了一下,“来,告诉大家,谁最应该邀请你跳舞,甜心?”
他用膝盖顶向Newt的腿根,让Newt猝不及防大叫着跪了下去,又很快咬着牙变成细小地呜咽,这明显让Frankie的队伍更加蠢蠢欲动了。

Minho扫视了他们一眼,感到胸口涌上一阵怒意,他改为拽着Newt的头发。
“Ben的死是因为你对吗?”他低吼道。
Newt挣扎起来,被更用力地按向地面。
“是。”他只能梗着脖子。
周围的人群哄笑了起来。
“我的兄弟救过你那没用的断腿对吗?”
头被按得更低,Newt的脖子前伸着,露出大段的后颈,他只能喘着气发出接近“是”的声音。
“你出卖了他们,讨好条子,嗯?”
Newt只能呜咽,他不需要回答了。
“我们是老伙计了,你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Minho拖着他的头发把他拉了起来,像马上就要把他掼向就近的一堵墙,“我找了你很久,久到以为你已经重新做人,后来又听说……”他皱着眉,似乎在回想,“他们说你又害死了一个条子,嗯?我一度以为出卖了我你就会好好过日子,和条子相亲相爱。 ”
他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全场,现在没有一个人再发出声音。
“你果然永远,永远,都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逊客……”他猛地向上拉提Newt的胳膊,Newt的上臂被挤压着拖拽向后面,他再一次发出痛苦的声音。
“现在说,你应该属于谁?”
“你……是你……”Newt断断续续地说。
“再说一遍。”Minho低下头,脸凑得很近,用一种威胁的角度对着Newt的咽喉。
Newt颤抖着再重复了一次,“是你。”
Minho满意地点点头,继续保持几乎咬着Newt咽喉的姿势,虽然眼睛看向了Frankie,“我们是在讲道理,不是吗?”他对着Newt的耳朵说。
Newt呜呜地点着头。

Frankie眨眨眼睛,好像变得赞赏起来,挥挥手解散了手下。
“很好,”他说,走过来拍了拍Minho的肩,“享受你的舞会,兄弟,我们都是守规矩的人。”
Minho一把握住他拍过来的手,“算我欠你,Frankie。”他主动搂抱了Frankie的肩膀,“ 你成全了一次血债血偿。”
Frankie用力拍着他背,“恐怕老哥我还是劝你节制点,毕竟机会难得,日子又长。”
Minho挑起眉,似乎在真心考虑这个建议。
“那我需要……做个计划,或许循序渐进?”
Frankie心领神会地笑起来,“享受过程。”他挤眉弄眼地说。

 

人群慢慢散开,Minho伸出一只手,Newt抓住他的胳膊站了起来,Minho在他站稳之前隐蔽地扶着他。
“循序渐进?”Newt低低地说。
“嗨,伙计。”Minho无奈地示意他转身向前走。
“做个计划,嗯?”Newt几乎在冷笑。
“你非得要这样对我……”Minho推着他走。远看起来,新来的金发青年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任Minho粗暴地推搡。
“现在你成了守规矩的人。”Newt继续呛着他。
“回头我们再好好谈谈,”Minho咬着牙,“要知道按照规矩,从现在起我是你的主人了。”他从后面抓住Newt的胳膊,“但是现在,先去医务室。”


 

 

TBC←May the TBC be with me.

 

评论(16)
热度(37)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