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1

1、监狱AU
2、随时完结,也随时可能坑
3、为了赶着说情人节快乐!


The Stanford Prison Experience -1

 


Newt被推搡着穿过大门时,已经预见到会发生什么,高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同一瞬间投射到他身上,各式各样,恶意的,仇恨的,疯狂的,最多是饥渴的—— 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善意。
警卫解开了他们的手铐,Newt仍然让眼睛盯着地面,装作茫然地跟着前面的人挪着步子,在拿掉手铐的时候用余光瞄了一眼警卫们,他们在笑,那种看好戏的笑容。

他清楚如何克制情绪,他不能抬头让视线和任何囚犯交汇,这会引燃第一波的骚动。他已经听得非常清楚那些人在吼一些什么。
“我们有了一个新的——姑娘!”
“一个金发——姑娘——”
“引诱人下地狱所以才进来的吗!”
“婊子们闭嘴吧他是我的!”
“他的尸体可以是你的!”
“尸体也比你们这些婊子好!”
“甜心,看我下面!”
他瞄到那些做着下流手势的人,他们在过道的两旁,因为通道的铁丝网而被迫隔开着,但这不能妨碍他们扔东西到他的身上,有撕成碎片的卫生纸,有些还是湿的,还有破布片,他敢肯定是那些人撕碎的衣服,上面有着难闻的味道。


这是最难捱的一天,但这还只是第一天。


穿过放风场地的这条路有些太长,太阳倒是明亮地照耀着,能感觉头发被温暖地覆盖着,但这是一件更坏的事,他的金发不能更显眼了。
铁丝网两旁的囚犯都明目张胆地向他吠叫着,他需要目不斜视地穿过露天的场地,抵达狱室,然后被警卫们领到自己的房间,再随机应变,熬到狱长来训话,或者先熬过第一顿晚饭。
这整件事都是计划的一部分,但从进了大门这一刻起,就没有任何事会按照计划进行。


他们穿过了铁丝网的走廊,牢门打开,一个一个进去,Newt是最后一个。
他没能成功往里再走两步,几个大块头堵在了门口,门在他身后发出合上的声音。他企图绕过他们,但他们侧身再次挡住了他。
室内的日光灯不输于外面太阳的明亮,他四周却全是阴影,警卫们带着他前面的新人们径直往前走了,没有退路。
如果出声喊警卫,也许这会儿就能对付过去,但他需要把握一次机会。


“我不想让事情变得太糟。”Newt用尽量低沉的声音说,他直视中间那个满脸胡子的大块头,这是里面领头的一个,他能看出来。
“有什么是更糟的?”大块头旁边稍微瘦一点的人笑道,他笑声尖利,油腔滑调。
“欢迎你来到天堂,宝贝儿,”另一个留着胡子的光头用一种扭捏地声线说着,“我们有个欢迎仪式~”
他们围得更近了,“你可以喊出来,这是仪式的一部分。”
“不会有人来救你,听说你害死过警察?”说话的矮子回头装模作样看了警卫一眼,“他们已经带着菜鸟走远了,天啊,他们可能是聋子。”

Newt缓慢呼吸着,他现在背靠着门,不能贸然向前迈步,如果他走出去,那么就腹背受敌。
那个油腔滑调的瘦高个又向他靠近了一点,提了提监狱的工装裤,向前做了一个顶胯的动作,Newt当然看见了他凸起的部分,他甚至盯了三秒,然后抬起头,做出一个微笑,“你们排好队了?”
“不需要你费心,甜心。”瘦高个沙哑着嗓子说,“事实上,我们比你熟练。”
他周围的人立刻哄笑了起来,光头的那一个满脸堆笑地挤了过来,“这可未必,毕竟他特别漂亮,漂亮妞总是经历比较多。你以前见过比他更漂亮的吗?”
“上帝,你这么说,我感觉他比假释更漂亮了。”
他们再一次哄笑起来。
Newt不动声色往前挪了一点,让他的脊背和门板空出一小截距离,他低头看了一会儿那些人已经放在裤裆里磨蹭的手。
“你尽管把感谢留到之后。”有人用喘着气的声音说道。

Newt再次抬起头来,“我觉得这很公平——”他投降一般缓慢地举起双手,却突然蹬着门板向前跳起,一拳击向中间的大块头,和那人鼻子一接触到他就收手,双脚落地的同时抬起膝盖,顶向左边光头的胯部,“你们也可以喊出声音来。”他补充说。

 

一共有五个人,Newt能预见到攻击模式,先让光头停下动作,取得短暂地时间踢向瘦高个的膝盖,他们的包围圈太紧,另外两个大块头很难捉住他。
Newt充分发挥他的优势,他瘦而高挑,腿又很长,他的动作灵活有技巧,出手准又狠。Newt接受过很好的训练,足够牵制这群人一段时间。他需要制服领头的那个,很遗憾第一击只是打歪他的鼻梁骨,而不是废掉他一半眼睛。
他弓身闪出了包围圈,一脚踢向领头那个的腘窝,领头的那人向前踉跄了半步,但没有倒地。
Newt用胳膊肘击向他的脊椎,如果不能击倒,努力就是白费了。


形势变得不好,他身后又来了更多的人。可能不是同一伙,但他要面对的数量就更多了。
Newt能感觉他们靠近了过来,他的后背被肘击了一下,让他几乎被撂倒。他侧身闪了一下,再一脚横扫了过去。
他踢到了对方,但没能掌握住平衡,有人从肋下给了他一击,他闷哼了一声向后退了两步。

这次可能会死。Newt非常清楚。

如果他能打到最后一刻,也许会拖到警卫回来为止,但现在是最糟的情况。他被钳制住了,在后退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圈住了他,他的胳膊被压制在后面,他背后的男人几乎把他反剪着提了起来,他肋骨的疼痛更加明显了,这简直让他不能呼吸。
他剧烈挣扎起来,事实上他藏了短薄的刀片,就在他裤腰里,如果他能脱离一只手,接下来就很好办了。

但很快有气流在他耳边旋开,“停下,Newt。”背后的男人几乎是咬着他耳朵在说。
这是Newt熟悉的,低沉的嗓音。他的手臂被更加用力地扯向了后面,但他却觉得疼痛消失了,他不用往后看,是Minho,他找到了他。
他向后仰了一下,将重心交到后面人的肩膀上。


Minho是他和Jorge计划的一部分,但对于他来说,Minho是计划的全部。


他终于能重新找回呼吸。

 


 

TBC←perhaps

评论(11)
热度(36)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