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Sprout

1. 年下嘛。就真的年下。
2. 顺便也哨向。 

3. 题目是发芽的意思。 @車係沙發   

 


Sprout


翻着手里的档案,似乎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孩子,唯一的问题就是年龄。
“你们终于开始对未成年下手了?”Newt感兴趣地歪了歪头。
“不不,是我们,你也是SoldierClass1st的一员!”终端里传来Gally夸张的声音,“现在就让他进来!”
Newt目光停在14岁几个字上,点点头。


少见的直立黑发,墨色的瞳孔,个头是这个年龄男孩的样子,步态有着紧绷感,眼神却并无不安和羞涩,一进屋就在大胆的审视。
Newt不禁对这个孩子感到好奇。
“不用拘束,请坐。”
“是,长官。”男孩很干脆地坐下,抬起头迎着Newt的目光。
“名字?”
“Minho。”
“年龄?”
“十四岁。”
“实际年龄?”
“十四岁。”男孩显得惊讶,但仍然坚定地回视他。
Newt有些玩味,“在这里你完全可以说实话。”
“十四岁。”
“那,性别?”
“对不起,长官?”叫Minho的男孩露出不满的疑问神色。
“必须回答的部分。”Newt竖起手指。
“男性。”Minho这次答得很快。
“血统?”
“四分之一亚种。”
“请具体一点来说。”
“我应该怎么说?”
“解释一下四分之一的部分。”Newt能感到他在克制。
“事实上我不知道,”Minho大声地回答,“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见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血统,他们总说我是亚种人,但我外貌不是。或许是祖父,外祖父,那就算是吧,随便你们。”
Newt平静地看着他,有几秒没有说话。
大概是感到自己态度上的失礼,Minho几不可见地移开了一点目光。
Newt觉得有趣起来,“很好,你说了实话,在这里说实话就是最好的。”他合上资料夹,“那么——年龄?”
Minho猛地瞪大了眼睛,他再一次审视起他的面试官,他把目光扩大到Newt的脸,鼻子,然后下巴,Newt完全能感觉到他的敌意。
终于,Minho低下头去。
“十二岁。”他轻轻地说。
“非常好。”Newt合上档案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他对Minho微笑了一下。

 

按照惯有程序问的问题,答案并不那么重要,只是想看看回答者反应力如何。
比起对答如流毫无破绽的其他候补生,Minho的回答有着强烈的个人意志。
这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Newt思考着,但他确实和其他人非常不一样。

 

“Minho先生,虽然根据外围测试的数据你确实是一个觉醒的哨兵,但进入军团需要绝对的实力,我们要验证一下。”
“那是当然,长官。”
听到Newt称呼他为先生,男孩第一次露出了像个孩子一般的表情。
Newt对Minho眨了眨眼睛,这让Minho莫名相信他的面试官会替他保守年龄的秘密。
他乌黑的瞳仁盯着Newt,露出非常细微的感激的神色。

“Gally,带Minho先生去战斗模拟室。”Newt重新打开终端。
他本来只打算阅读阅读测试报告书的,但他现在想亲眼看男孩通过战斗模拟。

 

11分56秒,测试结果好得令人惊讶的,就算是受过训练的哨兵也不过如此。记忆中能在12秒内将4台刀锋机甲放倒的人到现在为止也只有9位,而面前的这个男孩轻易的就把自己的名字放在了第十个的位置上。
督战的Gally不禁吹了声口哨:“所以难怪你观战,才十四岁,从哪里找到的天才?”
“再加一项测试吧,”没有回答Gally的问题,Newt不露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你想增加什么?我需要让人去准备。”
“不,也不用那么麻烦,”Newt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让他和一位上尉试一下近身战。”
“没问题……等等?”
“你说了没问题。”
“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上尉。”
“是的,但很遗憾我是向导。”Newt假装抱歉地看着Gally。
Gally有时真想挥拳对着Newt的脸揍下去,但如果真做了,他很快就会横死基地了。他弄不清Newt有什么办法,但他好像很早就知道训练基地的Newt上尉非常不好惹。
“你得记着你欠人情。”
“提醒你找一套好一点的防护服。”
“你不能把这个当成还人情了!”Gally抱怨着走进模拟室。

 

Minho在成功击碎第四台刀锋机甲后呼出了一口气,原来传闻中可怕的军方战斗模拟也不过如此,有些乏味的程度。
攻击线路一层不变的机甲,毫无生命质感的活动方式,他回想起胸前别着Newt字样铭牌的长官的眼神,竟然担心是被Newt小看了。
这不可能,他告诉自己,他直觉Newt能看透他。

他不希望被任何人小看,尤其是进入基地开始似乎唯一能理解他的面试官。有一瞬间Minho感到不受控制的血脉贲张,Newt长官似乎是个向导。Newt没有对他打开任何精神屏障,但他就是能感觉到。
如果有机会他会亲自去问。虽然现阶段他并不清楚这种吸引力意味着什么。

 

门被打开,一个长着奇怪眉毛的人走了进来,似乎也隶属于SoldierClass1st的样子,进来后没有介绍自己,很快就粗暴地开始了战斗。
Minho快速移动起来,他还不能极好地控制感官能力,但却已经如天生的战士一般拥有战斗的一切本能。
比击败机甲所需的时间长了很多,他企图让对方捕捉不到他的速度,这样他能观察军方训练出来的模式,但他的举动好像激怒了对方。
奇怪眉毛的人动用了墙角武器架上的短棍。
很快,对方的短棍在缠斗中抓住间隙狠狠向他的脸挥过来,他却闭上眼睛不躲不闪,迎上去的同时同样一拳挥向对方的颈侧。
他们同时挨了重重的一下。
谁也没收力。

“Gally可以了!”
他们刚一分别退开,一个人影就挡在了他的面前。
Minho不知道Newt是从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抬头只能看见Newt绷直的背,他的面试官似乎对那个叫Gally的人非常不满。
气氛好像比刚才战斗时更加紧张。
叫Gally的人把短棍啪地扔向墙壁。
或许他们低声说了什么,但Minho没有听清,最后Gally越过Newt的肩膀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摔门走了。
Minho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Newt慢慢转身过来,皱着眉地看着他。
如果Newt长官要他道歉,他绝对会大声拒绝。那个叫Gally的人小看他了,从一开始就只把他当小孩,他已经是觉醒的哨兵,他配得上任何面对面的战斗。

但Newt却弓下腰,Minho看到他眨了眨眼睛,眉毛舒展开,眼里慢慢浮现出笑意。
长官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和他金色的头发接近。Minho盯着Newt的瞳孔,过了几秒才突然发现自己因为长官的长相而走了神。或许这次他会被打上不合格的标签扔回亚种人的居住地了……
“下次别在长官问话的时候发呆。”Newt却替他理了理头发,“现在跟我去休息室吃点东西,等你的报告。”
他确实感到饿了,在这之前他先感受到了疼痛,短棍的力道多少对他的左脸颊造成了打击,不至于出血,但一定会肿,也许……也许Newt刚才是看到他肿起的半边脸才笑了的。
这让Minho一瞬间感到脸红。

 

他跟着Newt向休息室的方向走,Newt自始至终没有关心他的脸,好像觉得他的肿脸他自己可以处理。
我可是只有十二岁,偶尔也需要大人关心一下——Minho刚冒出这个想法,就立刻摇着脑袋把这可怕的念头赶走。
Newt一定是故意的,他没来由地这么想,或许因为我的冒失,他觉得我理应受到惩罚,又或者他高兴看到我不高兴的样子,他好像和其他冷冰冰又暴躁的长官不一样……但是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通过测试。

随即他很快想起他想要什么。
“Newt!”他在长官身后大声说,“请问——”
Newt没有停步,只稍微侧头看了他一眼。
“请问——”Minho改为恭恭敬敬的语气,“您是向导吗?”
Newt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他。
“请称呼长官,Minho。”
“呃……长官。”
“你要先学会规矩,然后才能得到答案。”
“好的,长官。所以……”
Newt停下脚步,他拿起终端看了一眼,然后似乎注意力都被终端上的信息吸引了。
Minho不敢吭声,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本能地不希望Newt长官厌烦他。他很少会感到担心或者畏惧,他从来不,但进入这里以来,他第一次开始在意别人的眼光,并且同时拥有一种他的人生将会完全不同的预感。

好似在经历有生以来第一次漫长的等待,直到Newt重新抬起头来。
“你通过测试了。”他的长官再一次对他微笑起来。
“所以——”
“所以你的问题今后会有答案的,我将是你的训练官。”

 
从我出生到现在一共过了四千四百零一天,但今天绝对是其中最好的,Minho对自己说,连我的训练官也是。 




END.


 

 

评论(14)
热度(53)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