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When The Day Breaks

*哨向。
*撸了开头后发现阿林已经发了一篇哨向了,看看人家的,反观自己……好了好了,赶紧结个尾扔砖引玉吧。
*JD的bug还有那么多没有补脑洞,AU脑洞却已经汹涌得要爆炸了。计划外,真是计划外。

 

 


When The Day Breaks  

 

 

根据总部的说法,是一系列在各预备战地考察恶劣极端情况的任务,用以来未雨绸缪制定地区性战略。但Minho觉得Newt积极接下任务主要是为了实行打着工作旗号的环球旅游,尤其是收罗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从传说中的北欧扳指,尼德兰金叶化石,没见过的兽牙,会变色的鱼骨架……如果活的蝾螈可以带上飞机,大概Newt会强制他把那东西藏在头发里带回来。
“不是什么扳指,是尼伯龙根指环,收藏价值非凡,你真是个文盲。”


半夜还爬起来送行的Thomas和Brenda在停机坪外停止了脚步,Newt回头灿烂微笑,挥手表示下次会带更有意思的回来。
“快走吧,Janson来了。”Minho拉了他一把。
随后他们就在扶梯上伴随着Brenda的惊叫目击到Thomas第N次地单方面被训练官殴打。


“他真是觉醒的哨兵?”Minho坐定后仍然往舷窗外围观,“哪怕有一次能躲过训练官的突袭?”
“菜鸟都这样,以为半夜就不会有危险,或许找到合适的向导就会稳定许多。”Newt踢了他一脚。
“他刚觉醒那阵还觉得你挺合适的。”Minho重新站起来把两人的箱子一起举到行李架上搁好。
“这说明Tommy眼光水准相当高,只是判断力缺乏。”
“要我猜,他可能在找到合适向导之前就会过载而死了……”
“拜托——  ”
“当然不会有那么糟,应该明天就已经被Janson打死,我猜今天就是你们最后一面……”
然后Minho就切实感受到Newt经过位置时稳准狠地踩过了他的脚背。


军用机的空乘小姐递送了一杯热咖啡到这里,刚起飞的气流不稳,Newt顺手扶了对方一下,咖啡溅出来少许,Newt递上了手帕,Minho近距离地发现空乘小姐脸颊开始发红,他瞪了一会儿不由自主翻了个白眼。
“哦你在不高兴?”Newt把咖啡杯抵在嘴唇上。
“身为我的向导这句竟然是疑问句,”Minho毫不掩饰自己的表情,“这种任务无聊透顶。”
“所以你才应该多习惯习惯,对克制力有帮助。”Newt意味深长地眨眨眼睛。
Minho不着边际地盯着空乘离去的方向,Newt不需共感也完全知道其中不爽的原因。
“想要点刺激的?”Newt挑起嘴角。
他们对视了几秒。
“你也发现了?”
Minho站起来,“也是没办法的事,可没见过谁在你开放精神场的时候还能顾上脸红,她肯定是被训练过封闭感知的人。”他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走向空乘的准备间。
很快他回来了,“不堪一击。”
“你可是S级别的,对方就算是敌人也毕竟只是个女孩子。”Newt耸耸肩。
“那么现在的计划?”
“飞机上除了我们和她前后还有7个人,一个机长一个副驾驶在封闭的驾驶舱,三个持枪号称押运物资的宪兵在Class3rd,另有两个在Class2nd的是名单上的情报人员。”
Minho点点头,“理论上的B级任务标准配置,空乘应该是负责发信号。”
“后舱的情绪波动太强烈了,我想忽视都很难,要知道平时和我们出任务时他们可都冷漠地跟机器一样。”
“毕竟平时他们眼里你是去度蜜月的而他们却是上班……”
Newt挥挥手打断他,“我需要……”
“我会呆在你身边。”Minho不用他说完。


几秒后Newt重新睁开眼睛,“我猜我们回不去了。 ”
Minho瞪着他,“你感应到什么?”
“宪兵和情报人员都是正义军混进来的人。”
“总部那一群废物。”Minho哼了一声。
Newt摇摇头。
Minho立刻明白过来,“他们是故意的……”
“支走我们出极地任务果然是另有所图。”
“总部有人希望我们死。”Minho咬着牙根说。
“要列名单的话我有长达半米的人选。”
“焦土之役后,总部的意志和我们刚加入时已经不一样了……”
“但我一定是被拖累的,因为我这边哨兵特别不听总部的话,假装听话都做不到。”Newt耸耸肩。
“喂——”Minho不满地拖长了声音,很快他又咧嘴笑了,“反正他听向导的话。”
“别啰嗦了,”Newt拍了他一下,“正义军之所以选择飞机上下手,应该不止是人为暗杀这么简单的事。”
“看来也不会让我们到达目的地了,如果还有所谓目的地的话。”
“我搜索机舱,至于你——”
Newt话没有说话,Minho已经消失在舱门处。


Newt并不担心,对于Minho有多强Newt早已足够认知,早在他们分别被送进封闭式的预备学校时就已经互相领教。他们被军方分配了不同的搭档,但是很遗憾最终还是自由选择或者说擦枪走火占了上风。那时候总部是维系战后平衡的最高机构,谁都以加入军方为荣。但事情却慢慢变了,焦土一役牺牲了太多平民,很难再继续假装服从命令。
总部肯定不愿放弃一对强大的哨兵和足够稳定的向导,但如果发现战略标记地图被做了手脚呢?虽然他们做得很干净,但频繁地失去对平民的威慑力总部总会调查的。他们会被放弃,并且假借敌对的正义军之手。
Newt在空乘准备间找到了一个降落伞包,似乎是唯一一个。驾驶舱是从内部反锁的,他可以打开精神屏障试探机长和副驾驶,但这不是必须的,飞机的航向已经不那么重要,频繁地操纵精神场只会让人疲惫。

 

Minho解决完后舱回来的时候,Newt正对着舷窗外发呆,在这个封闭空间中甚至能感知到机械严丝密缝运作的细小声音。Minho从舷窗玻璃里看到Newt的倒影,鼻尖贴着舷窗,琥珀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外面层密层密的云层,有高空的冷气在机翼上冻结出霜一般的外层。
“两个选择,”Newt像感知到他的靠近,“一是我们劫持飞机,操纵驾驶员,开到想去的地方,飞机上我暂时没有发现炸弹威胁,所以看你想去哪里?”
“取决于你想去哪里。”
“二是我们跳飞机,飞机保持原航向,当他们发现时也无法得知我们的位置。”
Minho没有说话,他知道Newt已有决定。
“只有一个降落伞,”Newt接着说,“去极地的航线,一万二千公尺的高空,可能比劫持飞机的危险性更大,肯定会后悔。”他转过头来笑了一下,“目前是当地时区凌晨四点三十二分,十二秒,现在是十五秒。”
Minho盯着他,Newt声音很轻,说话的字句都带出向导特有的平和气息。
“而在这外面,温度是零下五十度左右,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冻僵。”
Minho靠近来,从Newt手中拿过降落伞包,他们一起站在应急出口的门边。
Minho把Newt搂到面前,“现在离地面一万二千公尺,这种高度从来没有鸟类能够到达,”他拉开应急门,寒冻的狂风骤然涌入,他在逆风中把Newt揽得更紧,“虽然只是精神体,但我的红隼和你的白尾鹞会是唯一的两只。”


他们跳了下去,Newt头埋在Minho怀里,他不需要看什么,Minho完全替代了他的视野。他知道Minho会同意这个冒险的决定,从总部的雷达上消失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但这样的冒险对他们而言也仍然是第一次。哨兵对温度的感知要敏感于普通人数倍,他不确定Minho是否可以承受,但只要他们在一起,他的精神场就能分担Minho承受的一切。

他们在云层之上保持安静,语言对于此刻是完全多余的元素。
高空的冷气呼啸坠行,却错觉地如同燃烧的零度焰火,极速的坠降仿佛是在和炽烈的云雾摩擦。他们的感官融合在一起,寒冷似乎成倍扩散,但拥抱的温度更加无限放大。烈风荡涤着天地,充耳全是流动的云火,像骤然而持续的爆炸,又像是延伸看不到尽头的没顶沉浮。

时间在坠落中失去意义,Minho凭感觉打开降落伞,身边流动的烈风缓慢地止息了,真实的世界重新回到意识当中。
Newt感到Minho移开手,给了他崭新的视野。


地平线处有浅橙的光缓缓地裁开了岑蓝的天际,Minho发出毫不掩饰的惊叹。
“我看到太阳了!”
“日出,Minho,那叫日出。”Newt用不大的音量回应他。
“你说跳出来一定会后悔,”Minho大声喊道,“完全不后悔!我从来不后悔!”
“说不定会掉在冰海上……”
“那又怎样,反正我们一起看到太阳了!军方那些蠢货一辈子也想不到!我会让他们后悔的!”
“得先活下来。”
“我们会好好活下来让那些傻瓜后悔的!”
会,肯定会……虽然冻得说不出话,但Newt用温暖的共感回应了他。

 

 


END. 

 

 

评论(10)
热度(40)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