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The wrong side of the bed


*原著里Minho在议事会鄙视众人,说"我是这里唯一的行者,在座的各位去过迷宫里的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Newt——"被Gally跳起来打断后Minho针对性地鄙视他,说“你真是虚伪啊你这个闪客,你不过是个娘娘腔,你从来不曾、一次都没要求说做个行者,连去看看的勇气都没有,你要是敢再威胁我我就把你胳膊和腿打断。”——然后就被Newt拉开了。这段我实在喜欢。设想一下Gally不是第一批来的,而他来了之后就飞快地得罪了二当家……
*Newt是Glue,瘸了腿还能有二当家这种地位,说不想歪简直不可能,但他睡来的这个洋妞脑洞太污了我拒绝,他哪还需要睡服谁,只要睡行者队长一个就已经够了(等等这不还是睡了
*总之是基于以上两个脑洞的文



The wrong side of the bed

 

 

“你在逗我笑?”Minho瞪着他。
“怎么,我看上去像热衷幽默的人?”Newt毫不退缩。
“不行。”
“为什么?”
Minho从Newt的直视中移开目光,他扫过Newt抬起的下巴和明显的锁骨,再往下移滑过松松垮垮系在腰间的衣物,直到Newt修长而毫无退意的腿抬起来,露出白皙的脚腕,然后用鞋不耐烦地蹭了两下地面,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再次摇了摇头,“不行,总之不行。”
“你不想解释?我也不想,就这样吧,你让开一点。”Newt像没听到。
“你是守护者,需要我特别提醒?”
“嗯哼?”Newt从鼻子里嗤了一声,“所以我做了决定但有人不打算配合?”
“滚蛋吧,我可不是他们那样的逊客。”
“很好,你也知道他们是逊客了,所以很明显你的朋友不愿意和逊客呆在一个房间。”Newt的脸扬起一个轻微的角度,从Minho坐着的角度正好接收到他不屑的眼神。
“我猜你白天本来有一百种办法可以改变Alby的安排?”Minho研究着Newt的表情。
“那是明天的事了,今天我懒得去百里挑一。”Newt把重心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上。
“你会影响我睡觉的,”Minho向后靠去,威胁一般地伸开双腿,占去小屋更多的空间,“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你知道,为了每日顺利完成迷宫部分我不惜揍任何人一顿。”
“哇哦,当然知道,我特别怕你,怕得都快尿裤子了,”Newt干脆伸脚将Minho的腿踢了回去,“现在是你在怕我,不是吗?”
他语气平静,表情坚定,声音没有任何起伏。Minho重重地吸了一口气,他被Newt推搡着移到床的一边,Newt坐了下来,他们挨得很近,太近了,Newt的体温直接传到他的皮肤上来。

 

“你配合一点,我们都可以睡个好觉,等到明天一早就去让Alby把蠢透的菜鸟聚集起来,从屋里赶出去,发一个睡袋躺露天的墓地去,到时候你可以投完赞成票再出发。”
“啊哈,感谢你考虑到我明天一早还要出发。”Minho打着哈哈笑得毫无诚意。
他感到Newt并不高兴,而他不能追问原因,如果他问了,接下来就必然会答应Newt的要求。
“那么现在,你滚里面一点,我反正不会回去那个房间。”Newt再次推了他一把,他注意Newt闪烁不定的眼神。
他还是没忍住追问了,“为什么?”
Newt只是叹了口气。
Minho让自己尽量保持镇静,除了盯着Newt他也没别的方法转移他对接下来的事的想象力。
他不确定Newt到底想要干什么,Newt思维迅速又想法众多,而且总是能达到目的,Newt擅长说服任何人,尤其是自己,但无论他打算干什么,现在这种不痛快的感觉都太糟糕了。
Newt瞥了他一眼,自顾自坐上床头,这让Minho不得不往床的内侧挪了挪位置,Newt于是放松地枕着胳膊半躺了下来,一条腿几乎碰上了Minho的膝盖。他轻轻开口,声音低得像自言自语。
“我没法接受新的室友。”
“室友?你是说才上来的那个愚蠢的菜鸟?”Minho笑歪了嘴角,“你确实不需要室友,但Alby将军认为菜鸟需要你,我说过这愚蠢透顶,对吗?”
“他叫Gally,”Newt平静地说,“一个攻击性很强的胆小鬼。”
Minho再次哼了一声。
“Alby认为我能说服他,让他的狂躁症消停下来,但很遗憾我做不到。”
Minho回忆了一下,他白天不在,就算在他也懒得去注意菜鸟,但他记得这个菜鸟的样子,雀斑脸,鸟一般的眉毛,强壮而固执,一脸苦大仇深,他注意到Newt的说辞,胆小鬼,他说菜鸟是胆小鬼,这一定发生了什么。他观察着Newt,Newt就在他旁边,他们现在挤在一张床上——行者守护者的待遇——一个住宿地边缘的独立小屋,Newt的脸色比往日苍白,他的眼睛睁得很大,明显地毫无睡意。
“Ga——是叫Gally?那个胆小鬼说了什么?”
Minho觉得自己也失去了睡意,但这明显是从Newt过来就开始。
“他嚷了很多,很明显无法接受现实,我们试图向他解释,向他展示林地的规矩,让他搞清楚状况,但不起作用,他只相信他自己那瞎卡脑袋的想象。”
“那就让他继续当个傻瓜,不过我建议你们发配他去杀猪,他看上去能贡献一点力气,不用白瞎了他的身板。”
Newt笑了一下,“正相反,我们今天试图让他明白迷宫的事情,告诉他行者这一部分,你猜他怎么说?”
Minho耸耸肩,表示洗耳恭听。
“‘瞧你们编得多么光鲜,骗了多少菜鸟去地狱!!——’”Newt压低声音,模仿起来。
Minho夸张地大笑了起来。
“他不能理解迷宫,不能理解行者,他拒绝接受这一切,他习惯用恶意来揣测,他就是个懦夫,不是吗?”Newt低低地说。
Minho仍然夸张地笑着,“但他说得没错——”
Newt转头皱着眉瞪着他,直到Minho止住笑声。
“要我说,他说得没错,那就是地狱。”Minho又笑起来,“不过有哪里不是地狱吗?林地?营地?田里?还是地牢?”
Newt再次哼了一声,“后来我揍了他。”
“你揍了他?”Minho饶有兴趣地重复道。
“他后来说了更难听的,所以我揍了他。”Newt耸耸肩,“你不会想知道他还说了什么……”
“为什么不想?”Minho似乎开心起来。
“Alby走之前让我继续带他看看,他问我是行者吗,我说不是,他就疯狂地笑了起来,他说‘我就知道,你和你的姘头别想糊弄我。’他应该庆幸Alby已经走了,只是我揍了他。”
“真是个精彩的故事,”Minho歪着嘴角,“所以我损失了一个可能用来送死的行者候补了?”
Newt沉默而遗憾地回视他。
“好吧,所以Alby就做出把你和他关一个房间睡觉的决定,因为他觉得这样可以让你们冷静下来?”
“或许吧。”Newt满不在乎地回答,“很明显,谈判破裂,我现在的确希望他能去送死。”
“那么,现在,”Minho眨了眨眼睛,“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以前是行者?”
“你认为这能改变他的看法?”Newt用一种近乎讽刺的眼神看着Minho,“你是真不明白吗,我曾经是行者,这又怎么样了,我从墙上跳了下来,摔断了腿,从此之后都不再是了,这能改变多少别人的看法,能改变那些蠢货看我时的眼光?”Newt用一种模糊而放弃的口吻,“当然我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呢?我甚至不在乎Alby的,这就是我来你这里的原因。”

 

Minho撑起半边身子看着Newt,他想确认一下Newt的表情,他不知道Newt是在生气的或者苦恼的或者是低落的或者的确是满不在乎的,他看到Newt的眼睛在暗光里闪烁着,眉毛斜入被揉乱的留海里,表情接近空白,呼吸平稳,也转过头安静地回视他。
“你知道——”Minho清了清喉咙,“留在我这里一夜也于事无补。”
“我知道,”Newt闭上眼睛,“但至少我今夜可以不呆在有蠢货的地方。”
“很好。”Minho从他斜上方注视他。
“没什么可很好的……”Newt习惯性嘟哝了一句。
Minho却像兴奋起来,语气变得轻快,“所以花了这么多时间终于弄明白你跑出来的一半原因了。”
“一半?”Newt仍然闭着眼睛,他尝试着入睡,声音模糊,“我说了很多但你只听懂了一半……”
Minho干脆坐了起来,屈着腿坐在床上,然后侧身转头看向Newt,他俯下身去,从很近的距离满意地看到Newt在他的阴影里睁开眼睛,谁也没有再假装睡觉的意思。
“你不想和胆小鬼呆在一起是一半,但你选择我这里就是那另一半了,值得讨论。”
Newt一脸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拜托,刚才是谁强调了一百次行者早起的日程?”
Minho却一本正经地说起来,“你讨厌Gally,他冒犯了你,但你来我这里,却是因为你被某一部分恶心到,我猜就是那部分‘蠢货的眼光’,不是吗?”
“哦天,你开始变得咬文嚼字了……我不在乎,就这么回事。”Newt企图翻身向外,但Minho没有任何预警地靠过来,把手按在他肩上。
“Gally说错了一件事,他以为你能在林地发号施令是因为你和Alby有什么,”Minho制止了Newt想要打断他的企图,“他错了,你成为守护者是因为你不是胆小鬼,正相反,你特别胆大,胆大到敢于去送死——我好像有点喜欢送死这个词了——你能发号施令是因为你敢于去发号施令,不是吗,你总是在做正确的决定,这件事连我都享受到麻木。”
“听上去像是讽刺。”Newt尝试继续闭上眼睛。
“唯独这次不是——”Minho几乎把上半身重量都压在按在Newt肩上的双臂上,“你觉得我可以忽视‘你和你的姘头’这个侮辱吗?”Minho边说边大笑起来,“不是Alby,Newt,我觉得应该教训那个叫Gally的蠢货,不是Alby。”
Newt没办法继续假装试着入睡了,他睁开眼睛回瞪着眼前的人。Minho近距离地困住了他,近到他移开眼睛也只能看见Minho说话时喉结的震动,他向一旁侧开脸,Minho却抬起胳膊拥住了他的脸,他能感觉到上升的温度,分不清是他的脸,还是Minho移上来的手掌,他如果说话,吐息只会和Minho的纠缠在一起。
Newt放弃了,他再次闭上眼睛。
“是了,这是我来你这里的原因。”他深深叹了口气,“除了你,我想不起制止‘蠢货的眼光’的更好的选择。”
Minho的手移到了他的耳朵、脖子、锁骨、再往下……没法继续交流了,“该死……”他们同时咒骂了一句。


“所以室友的问题解决了?”
“……解决了。”
Newt眨了眨眼睛,对Minho露齿一笑,“那么这半边床是我的地盘。”
Minho盯着他的嘴唇,摇了摇头,他习惯性想呛声反驳点什么,但最终只能放弃去做,“……你总是能达到你的目的……”他感到Newt伸手拉近了他的脑袋,他们的唇碰在了一起,交换了一个急切的吻。
“幸运的是你我目的相同。”Newt从言语和行动同时证明了这句。
“这张床永远都是我的……”Minho拉开了一点距离,“不过我可以是你的。”
“你会下地狱的……”Newt低笑着说。
“我已经在地狱了。”Minho干脆埋头长久地吻了下去。

 


END.

 

评论(5)
热度(85)
  1. allsadandshit_伍拾弦 转载了此文字
    可愛死啦!!!!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