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破风.11-14END

龙骑士M x 弓箭手N


可怕啊我竟然日更着日更就写完了,这还是不是我了!
没有在龙背上来一发对不起啊让你们失望了,但我良心地安排了不止一发啊。
一点小肉,谈恋爱,认真的表白。END。

 

 

破风.11



Minho知道事情已经彻底改变了,他想不出还可以有什么别的发展可能。昨晚他们越过了底线,就在狭海传说中最富饶的西海岸。他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想要冲出去驾着他的灰龙狂飞个几个海峡,咆哮着喝饱了清晨咸湿的海风再回来。但他不能这么做,他不是那个初遇Newt时的愣头小子了。他现在不一样,他们现在彼此都不一样了。


关于昨晚的记忆变得扭曲而模糊,或许是他在脑里不断放大的缘故,好像这一晚从来没发生过,或者早就发生在好几年前了只是现在是重现而已。但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他们确确实实在西海岸的冒险者旅店,他们只要了一间房,Newt现在不在,而枕头上还有他的味道,房间的布置,哦该死,Minho发现这是他第一次注意这件事。
当他注意到枕头、落着灰尘的吊灯、开着的半旧松木窗户这些细节的时候,昨晚的记忆反而变得不那么遥远,所有感觉都变得真切起来。他吻着他的唇、白皙的脖颈,那种轻盈的肌肤相亲的触感,他的指尖在Newt的颈和背上游走,Newt修长的双腿,以及随着他的节奏律动的那种亲密的感觉……Newt在他怀里睡着时他感到的安心的感觉,和他在陷入沉睡前仍然满涨的狂喜的心情。
海风透过开着的窗吹了进来,Minho深吸两口气终于爬了起来。


“嗨,早上好。”Newt端着咖啡用脚碰开了门。
“呃,你还好吧?”Minho一边问一边注意到Newt并没有替自己端一杯。
“哦我已经说了早上好,或者你想要我说点别的?”Newt并没有看他,而是环视了一圈房间,“很遗憾我们不得不在这里在多逗留一天了,我打听到药店的货至少得等到明天。”
该死,Minho在心里想着,别管什么药啊Alby或者Tommy的了,我只关心你好不好。
就像回应他,Newt靠近过来,Minho甚至紧绷起来,然后Newt一只手放在他到底脸上,他们额头靠在一起,肌肤的温度相接,“算是回答你的问题了吗?”
Minho抵着Newt的额头无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他意识到他们嘴唇相距只有一公分,他决心缩短这个距离。
“现在,算是了。”
直到Newt挣开,他才觉得自己终于真的清醒过来。


“你要吃点什么吗?”Newt很平淡地问道。
“要,”Minho回答,“但看来你却不打算让我也拥有一杯久违的咖啡。” 
“哈哈,我以为这对你并不是问题。”
“这倒也是。”Minho拉过他的胳膊,就着他的手喝了足够多的一口。

他们下楼安静地享用着久违的早餐,他们一边嚼一边对视,直到Newt先笑了场,“我觉得你好像有点焦虑。”
“因为难得有一次你不焦虑了。”
他们的脚在桌子下互相触碰,忘掉教会、通缉、队友和局势的感觉实在好。 

“我们接着该干什么?”Minho发觉他习惯从Newt那里得到指示。
“你没有什么计划?”Newt一边问一边叉走他盘子里的。 
“没有,你呢?”
“好吧,不是所有的事都有计划的。”Newt用他说过的话回应了他。
“即便是我。”他又这么补充道。

 

 

12.


他们回房间洗澡换了衣服,Newt重新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他换了一身西陆特产的柔软织料,据说是哄得店主女儿开心给换来的。Minho如同往常一样惊叹于他随便怎么穿都好看,Newt低头笑了一下,他凌乱的头发落下来遮住了眼睛,然后他抬起胳膊将额发随意地往后撩着。这惯常的动作却让Minho始终不能移开眼睛。
“我们还走不走了?”Newt扬着眉毛问道。
“走吧。”Minho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正常一些。


他们去了传说中的圣堂集市,本来这一贯是Minho喜欢的带Reed遛弯顺便接受路人艳羡眼光洗礼的环节,而今天他却拍了拍他的龙,让它尽可能自由地玩得尽兴。
西陆的集市比战乱的北陆要丰饶很多,Minho提出是时候升级一下武器,他的矛是龙骑士转职时的新配置无须再换,Newt的弓箭倒是值得商榷。
“说得就像有很多选择……”Newt百无聊赖地东看西看,“我们并没有那么多钱。”
“但我们有这个。”Minho就像变戏法一般变出了鬼火兽的爪尖,“你猜这个能换多少钱?”
“哇哦——”Newt惊叹了一声,但又瞬间冷了下来“我觉得我好像并不太高兴?是说有人在逃命的时候还分心去拾了荒?”
“哈哈,” Minho大笑起来,他确定Newt在意他的安危胜过所有,这种感觉让他如坐云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是你射出的弓箭首先对那怪物造成的伤害,我只是在回来找你的路上捡了个便宜。”
“哦,是吗……”Newt做出勉强接受的样子。
“你必须承认两件事,一,你的龙骑士非常厉害,二,计划外的事也往往充满惊喜。”Minho不无骄傲地总结道。


他们选了上等的弓箭,Newt虽然尽力保持淡定,但也装不下去地总是笑着。
热闹的街道人流熙攘,货物玲琅满目,他们听到人谈论盟军骑士是如何的骁勇,教会又是如何花招百出,法师的长老会制定了新的守则,而战士公会又发了新的赏令。
“我敢说Tommy会喜欢这里的,他就喜欢凑热闹,不是吗?”
“噢你可以带个纪念品什么的给他,不过别让他误会了……”
“误会什么?”
“误会他对你是特殊的那一个……”Minho嗯哼着说。
Newt大笑起来,他伸手拽起Minho的手,“我会告诉他是你带给他的。”
“快饶了我,他会哭的,我可不像你擅长安慰小孩。”Minho将伸过来的手握在手心。

西陆的午后热得离谱,没多久他们就逛得满身是汗,太阳终于落山的时候他们选了一个据说挺出名的地方吃了一顿晚餐。
“我觉得我们在别的大陆吃过更好的。”
“但这次不一样,因为这次是一个约会。”Minho纠正道。

 

13.


他们回到旅店的时候已经收罗了不少好东西,新版的地图,被祝福的魔法石,重铸龙骑士之矛的矿晶,还有Newt爱不释手的弓箭。Newt心情很好,他已经不再追究Minho为鬼火兽的爪尖所犯的“自以为是的错误”。
Minho进屋就想脱掉汗湿的衣服,他感觉衣服粘在背上,而Newt的脖子和脸挂着薄汗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细小的汗水顺着他的下巴滑到锁骨,Minho再一次感到口干舌燥,他想Newt压在墙上,亲吻他,亲吻他金色的头发和修长的脖颈……
“如果战乱结束,你想去什么地方?”Newt却突然打断了他。
“唔……”Minho慌乱地思考起来,“这或许取决于你。”
“好吧,老实说我还没有想法,但我们总能找到需要做的事。”
“或许具体一点?”Minho心不在焉地答道。
“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做。”
Newt的坦率让Minho振奋,“这算是一个承诺?”他决定追问。
“够了,Minho,反正有些事它们自然而然地发生,然后我们就会有答案了。”
“那么——”
“别再问了,你总是知道我的答案的。”
Newt低了头,做出忙于整理的样子,他的额发再次垂下来遮住了眼睛,Minho觉得Newt或许是在脸红。
“我觉得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Minho伸手将那些细碎的头发拨开,“我不敢想象我们已经认识了这么久,而直到昨天我们才开始讨论这个。”他用指尖抚平Newt微皱的双眉。
“好在我们不会再浪费了。”Newt轻声地说。他琥珀色眼睛里有无声的言语,Minho放任自己沉迷其间,他凑上去吻上了他的眉心。

自从尝到的昨晚的甜美之后,本就相悦的欲望一点就燃。Minho的手指缠在Newt的发间,他们互相亲吻着,滚倒在床上,Minho的手滑进Newt的衣服下摆,在他的肌肤上流连,引起他一阵颤抖。Newt不知道何时他的纽扣就已经解开了一半,滑下了肩膀,任由Minho的手伸进来。他闭上眼,头靠在Minho宽厚的肩膀上,沉浸于Minho的存在和气息之中。他感到Minho半吻半咬着他的脖子,他双唇的触感温暖和熟悉。Newt听到自己的心扑通跳得雀跃,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即将失去自己引以为傲的冷静。Minho从上往下吻着他,他的手放在任何地方都让Newt感到几乎窒息,他希望Minho停下来,但如果Minho停下来他又会失去东南西北。
就像在幽林。Newt突然好笑地想起来,Minho无论何时都总是认得路,他跑起来,然后自己跟着跑,所有的节奏都交给了Minho,他什么也不用想,眼里耳边都只有Minho的声音,自己曾经觉得总是自己在引导他的,但实际上是Minho在支撑着自己。他们谁没有了对方都是不完整的,而他们结合在一起,就像命中注定应该那样。
Newt觉得自他们初遇起的所有记忆都涌上了自己的大脑,但这些记忆又随着Minho俯贴他身体的律动纷纷散去,Minho天生就是个强大而温柔的骑士,而他幸运的拥有这一切,他无意识地抱着Minho的肩膀,试着抓住Minho有力的上臂,他接着不知道自己的腿应该放在哪里,或者环上了Minho的腰,然后他们一起沉溺在甜蜜的节奏中,好像终于找到整个大陆中彼此唯一的归属。

 


14.


Reed飞回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正对视着傻笑,Reed讨喜地拱了拱Newt的下巴,然后受到骑士敏捷的遮挡。
“你一定想我了。”Newt开心地抱了抱龙的脖子。
“我想它不应该首先和你打招呼,而应该是跟我才对。”Minho无奈地说。
“它是你的龙,龙和龙骑士总是心意互通——这是常识——它不需要向你打任何招呼!”Newt替Reed回击道。

他们装好了药和别的东西,启程向北境归去。狭海的上空在晴天仍然有着大风,但却是温暖的,熏得人如同微醉。

太阳过了天顶,Minho估计大概还有一两个小时的日光可以利用,Reed载着他们在温暖的半空中前行,也许在日落之前他们就能回到Thomas所在的营地。但没有任何人想要加快速度。
他们从高空能看见山那一边的黑暗林子的影子,就像Thomas说的,这座森林并不邪恶,它邪恶只是因为穿越它的人的内心的黑暗,相反的,在照耀整个大陆的日光之下,它看上去和普通的树林一样绿荫撩人。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说没人能走出那片幽林了,”Minho突然说。
“嗯哼?”
“因为我也没有走出去……”Minho低声说。
“你要说的真是这个?”
“当然不,”Minho侧过头来,“我要说是因为幽林永远改变了我,我永远不会忘掉那个黑暗的林子,我会总是想起它,想起在林地里发生的每一件事。”
“所以你的结论?”Newt靠在他背上。
“我的结论是我爱你,Newt,我爱你,我走不出那个林子,是因为我走不出你。”

 

 


END.

 

 

 

PS*
Newt在我心目中是很牛逼很有脑子的,而Minho是强大而温柔的,希望我至少搞好其中一个了,要是没搞好给我说我好改一改,这篇文一时性起,毫无计划,有太多地方需要改了。

 

评论(13)
热度(34)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