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破风.8-9

龙骑士M x 弓箭手N

 

黎德大灰龙要归队了。
顺便一说我好萌官号公布的删减片段8!Newt简直酷炫,还要当Tommy的心灵导师!他跟Tommy谈人生哄Tommy去睡觉的时候Minho就在背景里默默磨刀(真的在用小刀毫无意义地削木头),哄完之后Newt又走回Minho那边了,萌die我!

 

 

 破风.8




他们架着Alby抵达幽林边缘的时候,长久未见的日光铺面而来,白亮得几乎刺瞎双眼。
他们脱力地倒在平坦的山坡上,花很多时间来适应满山坡色彩绚烂的花草、正常的山毛榉林和温暖的风,直到有人猛烈地晃醒他们。
Thomas带着哭腔,“呜哇你们出来了!你们还活着!你们真的还活着!”
“谢谢提醒。”Minho被他晃得想吐,在他做出反应之前Newt已经奋力扒开了Thomas:“别压着我的腿……”
Thomas跳了起来,想说什么然后又打住了,改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俩,Minho这才发现他仍然紧紧拽着Newt的手,他盯了Thomas一会儿,然后无所谓地翻身爬起。


“从现在起你来扛Alby。”
“那你们?”
“你也看到了,”Minho挥挥手,“Newt受伤了,这都你的错。”
“喂——”Thomas想辩解两句,但出于自量的考虑他移开了眼睛,“Winston好了许多,他可以治疗他自己了,我们在山下搭了个营地,Gally觉得这没必要,但我仍然觉得至少我们得等三天……”
“明智的决定,”Newt用一种近乎冷酷的语气评价,“但要我说一天就够了,你们应该尽早打算,越远越好,逃离教会可没那么多三天可以浪费。”
Minho发觉他又恢复了那个[队里的Newt],那个[总是拿主意的Newt],这个Newt热爱照顾菜鸟,顾全大局,冷静得要命,而且不怎么在乎他自己。
Thomas求救地看向他,Minho耸了耸肩,“你得庆幸菜鸟不是打算等个三天再冲回林地找人什么的……”
“呃是,不是……总之……”Thomas硬生生在Minho的逼视下吞回了原话。
Newt歪着头打量他们的眼神交流,最终还是决定饶人一把,“带路吧Tommy,说实话我也等不及见到口口声声要跟你拆伙的Gally,你刚才是说他还在营地?”
Thomas摸了摸鼻子,点着头老实去扶起Alby。

Newt微笑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神柔和,整张脸都变得温和而可爱,Minho默默看着他,觉得自己闭上眼都能描摹的这张脸好像睁眼也总看不厌,不管是哪一个样子的Newt,操心的、愤怒的、疯狂的、伶牙俐齿的亦或是温顺平和的,都该死的让他移不开眼。

 

9.

 

说是营地也不过是简陋的猎人废弃小屋,Gally生着火,Winston在一边闭目养神。Thomas把他们带回来的时候Gally几乎吓得跳起来,最后大家热烈拥抱起来。
他们决定在这里修整几天,Winston已经完全好起来,他在林地受到严重的精神力方面的伤害,但并不影响判断和行动,当他好起来的时候他能帮助处理Newt的腿伤和照顾仍然昏迷的Alby。


按照Newt的计划,他们每天轮流去往北境探听消息,而他坚持不让Thomas承担这一任务,因为“笨拙的炎法师会第一时间让人认定他是南陆的逃兵”。
Minho在第七天带回狭海那边的消息,“联盟冲撞了教会,南边的都城开始严防死守,狭海那边有能治愈鬼火兽伤害的白袍和药物。”
“我们可以择道向西,避开紧张的教会。”
“或者干脆挺进南陆加入联盟,干翻教会。 ”
“难以相信我们都到了狭海和北境的交汇处……”
“我们大概是活着穿越幽林的第一队。”
大家围着火堆七嘴八舌地说着,在穿过幽林的这一段时间里都不用担心北陆教会的通缉,局势在变得好起来。他们虽然失去了Ben,但Alby至少还活着,Winston好了起来,Minho和Newt重归了队伍,Gally对Thomas的态度好了很多,他们又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冒险小队。
“我提议敬联盟!”Gally拿出他的特调酒。
“敬所有和邪恶对着干的人!”
“敬勇气和力量!”
“敬冒险!”
“敬菜鸟Thomas!”
“敬没长脑子热爱送死的我们每一个人!”

大家开心地唱起北方的歌谣,七歪八倒地睡在一起。

Newt半睁着眼睛最后看了一眼摊在桌上的地图,“太糟糕了,”他想站起来却没能成功,“我猜这里的几位压根没听到最后的决定。”
Minho隔着火光和Newt对视,这几天他们都沉浸于归队的喜悦和忙于修整与打探,甚至没有时间好好谈一点什么,Minho觉得Newt已经不打算谈了,他又回归那个公事公办顾全大局的样子,他花在陪Thomas练习法术上的时间都比花在自己身上还多。而现在Newt似乎也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他费力地跨过歪倒的Gally和横在Gally身上的Thomas,脸上不带任何表情。
“说不定在Alby醒过来之前这场仗就打完了,太可惜了,他会想要亲眼目睹法王之塔的陷落的。不过——”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也许只有你听我到说的话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去狭海那边,拿了药先给Alby,然后我们就加入联盟,加入战争。”
Minho不确定Newt说的是醉话或是清醒地计划着,但Newt的眼睛闪闪发光。
“Reed呢,我们Reed呢?”他突然摇晃起Minho的胳膊,“快召唤你的灰龙!如果我们现在就出发,明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在狭海对面安眠了——就我们两人。”

 

 

TBC.

评论(9)
热度(18)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