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t]破风.7

龙骑士M x 弓箭手N

所以这章终于写到该写的了,第一章的吻,还有题目两个字。
 而且我一定要让N说出他不会救M的原因。
 感觉前面章都是废话?对,就是这么没plan(Newt你来打我来啊



 

破风.7

  

他们一起慌忙闪开袭来的第二只鬼火兽,Newt仍然抽空呸了一声,Minho清楚看到Newt狠狠地皱着眉,但他对这点责怪甘之如饴。

“跟上我,”他一把拽过Newt,“只要能出去,我们总有办法回来救Alby。”

他们转身跑起来,鬼火兽在林间攀跃着追来,Minho不确定Newt的腿伤能让他坚持到什么程度,但大不了自己可以背着他跑。他说救Alby,但谁都清楚他们自身难保。北陆不曾有过成功击杀鬼火兽的记载,何况这里不止一只。他们很可能跑不出去就被鬼火兽追上,但就算被鬼火兽干掉,他们总是没有分开的。


“Minho,你认得路吧?”Newt突然打断了他。
Minho回头看他,Newt的表情意味不明。
 “当然……?” 

“还记得墓地吗,那个不流动的黑色河流……”
“不……”Minho瞬间就明白了Newt想干什么,“这太疯狂了,如果这是你的计划,这真的太疯狂了!”
“我们必须回去,你来带路,”Newt语气平稳而冷静,“我们可以利用那不能漂浮任何东西的河流。”

Minho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疯狂的事不多,而听从Newt的主意往回跑绝对是最疯狂的一件。
有好几次他觉得他们死定了,而这一次绝对比任何一次都要真实。他们又开始没有尽头地奔跑,他觉得Newt的小腿一定要废掉了,他想做点什么,但更担心的却是Newt生气。他们总是在并肩作战,如果不能这样,反而比死掉更加难以接受。


他们跌跌撞撞地奔跑,藤蔓和枝桠将他们的手臂甚至是脸划得伤痕累累,这段路比想象的更加漫长,直到眼前出现那条不发光的河流。他们短暂的对视,然后突然的加速,再一前一后紧贴着河岸急刹,迅速弓身滚入满是倒刺的灌木当中。
 他们蜷缩在一起,然后听到鬼火兽从他们的头顶一只一只跳跃过去的破风之声。
 紧接着就是一下下的落水声,最终全部归于沉寂。


“我们做到了……”Minho低声说,“十只,整整十只,他们全掉下去了”。
 他们谁都没有动,仍然缩在一处,灌木的倒刺挂进皮肤,Minho能感到Newt在轻微地颤抖,他知道这全然不是因为恐惧。
 “嗨,亲爱的,我们做到了。”他在黑暗中摸索到Newt的脸,“你总是正确。”
Newt没有说话,他只伸手抓住Minho覆在他脸上的手。

Minho隐约感到Newt睁开眼睛,然后又飞快地闭上了,一秒钟后抓着他的手松开了,然后他的身子被紧紧抱住。
Newt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不……”他低声而口齿不清地说着,“你仍然该死地不应该回来……”
Minho清晰感到Newt额头紧贴着他的脖子,有温热而细密的湿汗,混着林地里草叶的味道。
Minho用更大的力回抱住Newt,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抚Newt,今天已经足够疯狂,他们命悬一线,死里逃生,在疯狂的余韵当中抱在一起,感受彼此还活着的心跳。
 “如果是你被留下,我是不会回来的。”Newt又语速飞快地接着说,“我们不应该同时冒这种险,我们至少要活下去一个,如果下次是你,就不要回来,就算我死了,至少没有失去你。”
Minho觉得自己想大声发笑,他的脑子像被什么冲断了弦,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生气,他想发笑,或许是气得发笑,或许只是想要高兴地大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什么也不用说了,他伸手掰住Newt的脸,然后用力地吻了上去。

他们可能互相咬破了对方的嘴唇,Minho想,我们实在是两个无可救药的蠢货。

如此漫长的一天。跑回来找Newt是一件疯狂的事, 但听从Newt的计划是更疯狂的一件,而现在发生的吻却都在此之上。
而每一件都和Newt有关。
Minho一边雀跃而又自暴自弃地想,一边沉浸于品尝舌尖带着血腥的味道。

TBC.

评论(3)
热度(15)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