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丕]树桠、蝉鸣与地平线


琐碎三十题看了又看,这下好了,别说修炼,忠炼都没了,变成司马丕了。


06.树桠、蝉鸣与地平线


邺城的日头晒的很,铺得一天一地都是白花花的刺眼。
呆在园子里纳凉的曹丕沉默地看了好一会儿花草,才突然说:“就算太后不劝阻,本也不会杀他的。只我还是不赞成这样的做法。”
已经准备催陛下乘凉够了就快回书房的司马懿连忙咽下了话头,抬起头来看了人一眼,私底下谈论朝臣时总爱冷笑的人此时却没露出一点表情。
“陛下还是认为改封他安乡侯不合适?”他摇了摇扇子,觉得不好,又放下了。
“不,我希望受到教训的不仅是他。”只坐在荫凉处出神,半晌,曹丕才低低地说。
司马懿便也坐了回来,虽然贬迁曹植的令已经发出去了,但看这人样子还是免不了一番纠结。
“那么陛下是否觉得,杀了他和改封安乡侯之间有更折衷的做法?”
“也不是……”曹丕停顿了片刻,“我只是觉得,那些曾与他豪宴沉饮的人,现在却一一痛陈其罪过,为人腹臣多年,言及当日只以做戏二字带过……”目光几不可察地动摇了一下,最后还是冷笑出声,“倘若做戏能做七年,也该是能做出一丝感情的吧。”
他这样说着,站起来便向书房走去,不出三步,又停了下来,园中槐树郁郁葱葱,从枝叶深处传来一声一声的蝉鸣,司马懿沿着他的视线望去,有蛁蟟新蜕下轻薄的青褶。
“蝉埋地七年,破土而出,鸣叫三伏,其声纵远,三伏之后复归于尘土,可谁又知道,蝉是为了纵鸣而蛰伏七年,还是为重归于尘土而鸣叫三伏呢?”

新卸任督军的尚侍大人一眨不眨地看着主上离去的背影,直到书房的门发出关上又打开的声音,才终于站起来跟了上去。
三伏之鸣闻声于天地,而归于尘土却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如果已不能看见,归于何处又有何分别。
司马懿在声声不绝的蝉鸣中露出忧愁的神色。陛下或许不知,至少有这三伏,于鸣者已鸣尽一生。



2/30完
这是黄初二年夏,忘了地平线


评论(1)
热度(16)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