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炼忠]诗集、苍穹与北极星


看了春春 @早春不料峭 转的琐碎三十题,修炼没搞出来,想起一段忠炼忠。



08.诗集、苍穹与北极星


“听说几天前盂兰盆会,百姓放了水灯,星星点点很漂亮,有人即兴写了诗,赵爱卿还写了一首在灯上?”
在中和殿纳凉的时候,皇上突然这么说。
虽然声音不大,但随行的臣下和不远不近的护卫还是有许多人听见了。
被问到的那位低下头去:“回皇上,确有这样的事。”
凉殿里的年轻天子摇着扇子,似笑非笑地继续道:“后来又听说,那水灯没放走,却被夜巡的锦衣卫捡了去。”
不知道皇上想说什么,赵靖忠狐疑地向殿下那边瞄了一眼。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起来便随口问一问而已。”
一旁的首辅大人接口说道:“赵提督好像是写了一首寄情,听说捡到之人也是相识。”
“哦,是谁?”皇上饶有兴趣的追问。
“是北镇抚司沈总旗。”
韩旷答的时候赵靖忠愣了愣,他也是才知道,想是沈炼捡了首诗的事从北镇传了出去。诗是咏怀,本没有什么旁的意思,照这样被议起来却有些轻慢的意味。
几位年长的朝官都微微笑起来,皇上也觉得有趣地看着他。
“其实以沈总旗的容姿,堪称标致,也不至于招人非议,只是赵爱卿写了什么,也不知道别人领不领会得。”
越是这样说,赵靖忠却越心生轻怒。他拧着眉头,虽然向皇上说话,眼睛却只往殿下瞄。
“属下不过是中元孤身夜行,看月半之星耀亮,吟了一句‘身居北斗星杓下,剑挂南宫月角头。’……”
“好句,好句。”人皆拍手交赞,皇帝也似露出称许的样子。
“但全诗却是不记得了,为了韵脚,属下也是胡乱绉凑,在首辅大学士前说这个实在班门弄斧,若未记错,韩大人也给解夏日赋了新词……”
话题于是转开了,赵靖忠退立在一旁,不再发一言。

诗是不是胡乱绉凑,也只有自己清楚,盂兰盆节易见旧魂,却是古已有之的说法。
那日的万千水灯,如梦如幻,恍惚之中如偈语提点前生后世。

全诗也还都记得。

暂别蓬莱海上游,偶逢故人问缘由。
身居北斗星杓下,剑挂南宫月角头。
道我醉来真似醉,不知愁是怎生愁。
相逢何事不相认,却驾白云归去休。


只是不知道冥冥之中,故人总是相逢。




1/30完.

评论(17)
热度(29)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