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写手二十题

接 @早春不料峭 力,谢谢替我找更新理由=w=



01. 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五十弦,三少
前一个就是随便找了首诗呗,李商隐?不是不是,是辛弃疾。
后一个就是被wb基友喊惯了所以就拿来用了


02.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十年前跟同桌的约定,形式是“等高考完了,咱们想写文就写文,想画图就画图”……后来发现真要下手比高考还难……
动机就是爱啊,只要戳穿我萌点,让我有种不表达不行的心情,就会写,倒不是因为饿……因为没有投喂的时候我反复复习原著/游戏就又饱了……


03. 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就是“这人还挺能扯淡”的样子……吧?
其他人怎么看……?对啊,怎么看啊?只是“哈哈略搞笑啊”对吗?


05. 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喜欢好多风格!喜欢文字有张力的,故事设计开阔的,流畅的,帅气的……风格反应作者的态度,我喜欢那种自然、举重若轻的态度!
咦,不是问喜欢的作者风格?问自己喜欢的?……我喜欢的我又写不出来,我只能写写流于表面的东西。


06. 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 筆桿要爆炸了)。
妈蛋羡慕上家!答的是擅长写肉!我也想!但我只会写一些对话,顶多加一点微妙的情愫,附带一点笑点……就只擅长这个了。


07. 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最?挑得出来最?编不圆故事?写不来情感进展?肉?但最不擅长的是,BE!BE见鬼去吧=..=我就是喜欢他就要让他杏湖!

08. 你寫一篇小說/ 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写段子1小时就够了,写一整篇可就说不清楚,手速慢,2w字写一个月都有可能。


09. 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其实我以前从来没有大纲的,想好了的就直接开写,没想好的开了头写不下去了才开始准备。


10. 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听着音乐就没法写……


11. 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
打字吧,打字会快一点。写字都是几年前的事了。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不是很能分清草稿和正式稿,我都是边写边改,写不了几章我就会把第一章改来面目前非了。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游戏算题材的话,我真心是喜欢写游戏CP,那些CP搜一下都只能搜到自己的文……


14. 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红零。影响,笑点,槽点。
FOX^^。没影响,因为只能仰望。
欧亨利。幽默家自白,有基本可以忽略的影响。


15. 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哈哈哈我三年级时候被老师表扬了作文我就梦想能当作家了。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数学考满分比作文高分更加容易,于是我立刻改梦想为数学家了(……)相关的职业,开玩笑吧?门槛哪有这么低!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有人写了几百字的观后说看哭了,后来我就喊她为爹(不是)
曾经在DGM还很红的时候,创立了RKonly论坛,几千人注册吧,就是因为这些基伴和羁绊,才真的开始好好在写。虽然坛子早就关闭了,但那段时间的回忆永远美好。
没啥经验,就是多看吧。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喜欢。不是热衷,就是喜欢。在写的时候好像所有烦恼都没有了。


18. 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直到越过海》CP:3300(都是过去了,黑历史要能换钱的话,我写真人那些够我吃一辈子了)这篇不是说最喜欢,但为了写这篇我自己编了好多诗,我好喜欢那时候那么拼的自己啊。

[那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愿意成为诗人,没人愿意和教会作对。只有SUZUKEN SAN用那首歌告诉我们——信仰并不是来自于神,而是来自于每个人的内心,人内心的坚定才是人信仰的基督。]
SUGITA说完便弹奏起滴水节继续吟唱起来。
/它不像人们占有一个物件那样被占有/
/它祈求每一种形式的化归己有/
/它拥有作为自由的自由/
/它牵引着我们跃过深谷/

[萨特的诗,也是前辈在离开学校前引用过的最后一首,我以前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直到SUZUKEN SAN离开了亚特兰,三大陆的圣战开始了,人们变得盲目或者狂热或者混乱不堪,我才突然明白过来——你一直试图传达给我们的,正是很多先代一直在寻找的诗人的去处——诗人并不应该只是颂神和颂英雄,诗人该传达给世人们思想,只有思想和信仰才是诗人吟诵的本质。]
SUZUKEN将手肘放在膝盖上沉默地听着,支着下颌有些怀念地笑。似乎真的在怀念,就这么无声地沉默了很一会儿。
[可SUGITA君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成为吟游诗人。]
再次被重复的问题,让SUGITA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因为……]想了想,他再次提起了滴水节。
/我是一把里拉琴/
/花纹难看又老走音/
/弦也总是一根根地断/
/就连曾经伴我起舞的女郎也不愿意看/
/但我是一把里拉琴/
/无法变成陶碗短剑或者生炭/
/所以亲爱的就算我没有价值/
/我也还是要一直唱/
/事情就是这个样/

SUZUKEN听着这搞怪的词很想训斥SUGITA两句,但又被逗得实在想笑,便把脸埋进搁在膝盖上的臂弯里。
[SUGITA啊我有没有跟你说,我觉得今天大概是三大陆混战以来唯一不糟糕的日子。]
SUGITA从他臂弯缝隙里看到他笑弯的眼角,那里好看的弧度仍然和很多年前一个样。


19. 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妈的,我现在只会编乱七八糟的打油诗了是怎么回事!
我还有救吗?还能改变吗?我也想成为能让人笑着哭和哭着笑的风格啊!


20. 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Fitzk  @尽西风 拿去!
@EdgeEffect ←怀疑你能不能看到我但我真想看你答不过你以前是不是答过那就再答一次吧如果掉粉我替你买回来_(:з」∠)_



评论(14)
热度(4)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