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西风·贰

*武侠,架空,肾不够,较不得真
*这章都靠 @Fitzk 递点子╭( ・ㅂ・)و❤
*修炼,前文:尽西风·




贰.蒲花柳絮飞茕茕


张阿婆喜欢说媒,碰到丁修这样东拉西扯的货色,也没辙,跺跺脚,恨不能把这人不着调的痞子发髻拆个干净。回头一想齐家巷还有个沈炼这般冷淡有礼的标致人物,却也是个不肯就范的,心里干着急。
“修哥儿,去替我说说,七夕有唱戏的,夜市也热闹,让沈爷出来逛逛。”
姑娘们也都梳妆打扮,拜过织女,要在河边放灯,是个好机会。
丁修很是会意地点头,“使得,使得,阿婆给我多备点巧果儿,阿炼喜欢,一定言听计从。”
虽然不明白张阿婆怎么就觉得沈炼会听他的劝,但想想也是受用。
称呼立刻就改成阿炼了,显摆一般,突出自己和沈爷关系特别的不同。


*


沈炼一早打开门,就看见院子门口放的一盒巧果和五子,看上去是阿婆的手艺,应是有人特地送来,没敲门,就像在打哑谜。
他收了食盒放进屋里,白日里照常整理药材,还去了一趟城东的药坊。
这时间的山栀子开得最好,苏州花山里最常见的是雀舌栀子,摘了花叶,晒得半干,是这时节才有的良药。新鲜的栀子虽然苦寒,用来煎茶却是独特的清香,沈炼留了一点,慢条斯理地煮了花山打下来的溪水,加上一点六月雪的根叶,一时间院落里香气四溢。
他不慌不忙收拾好茶具,揣上一点青枣和榛子,出门的时候已是灯火渐立。


*


七夕的市集上有各地的玩物,河灯做得精巧,还有彩线穿的牌锁,晃得人眼花缭乱的泥人和布偶。
沈炼想着去谢一声阿婆,朝着戏台走去。
台子上唱着的是一出《断桥亭》,小旦唱着慢板,“端阳节你不该多贪药酒,纱罗帐谁叫你自逞风流……”台下一片嘻嘻哈哈的叫好。
沈炼找个空位坐下,看得到整堂的听客,个个都满脸喜气,阿婆家的黄毛丫头驻在台下,仰着脸跟着摇头晃脑。
窗子外能望见河水,已经有盛装的姑娘放起河灯,星星点点,映得河水金红。
沈炼端起小二上的粗茶,却是没喝,似有所感地抬头,笙箫三弦之中立着曲笛,当中一人穿着长衫,横端长笛,看过来的眼里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可不正是丁修。
短短的对视,耳边是戏文里咿咿呀呀的“自幼儿百草山从来修炼,修炼了千百年带路神仙……”
唱了半晌,直到唱至“多亏了许官人搭船避雨……”沈炼才想起手里端着热茶碗,连忙低头饮茶。


*

散场的时候沈炼已是空手,怀里的榛果和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散完给那些黄毛丫头。
张阿婆极力地说着别人家姑娘的好处,如点卯一般指给他看。沈炼苦笑着听,知道今天免不了这一遭。
换掉行头的丁修嘻嘻哈哈从戏台后转出来,正好接上沈炼瞪过来的眼神,看在丁修眼里就像在求救。
“哎呀,阿炼在这里,说好的还钱呢,钱在哪?”他把横笛倒插在衣领脖子之后,说着就拉了人走。
出了戏场子,沿着河岸,人群三三两两在堤下看灯。水上的光影映着中天的弦月,满天星斗碎在河灯里。
沈炼脉门被人捏住,初时有些骇然,但想这人若要害自己,水城门外的渡口翻个船就可以,也不该等到现在。只得暗自藏了内息,不好使力挣开。
“那巧果子好吃么?”走到集市中央,丁修放慢了脚步。
“比包子好吃。”沈炼顺口就这么一嘲。
“嘿,你又不吃包子,不知道包子的好。”丁修说着,作势要长篇大论。
 沈炼连忙打断他,趁机抽出手指向脖子后的横笛,“你还会吹这个?”
“一点祖传技艺。”
“当真?”
“就说我什么都会,可有骗你?”说着取下横笛,在唇间呜呜咽咽吹了几声。横笛的竹节温润,青碧光滑,看上去不是俗物。
“那你还会武功?”沈炼冷不丁这么问。
“哎,修哥儿我有长笛剑法上九路下九路一共十八摸!招招无敌!”说着就将横笛一转,往沈炼下巴上一撩,挑得沈炼退开半步。
“好剑法,好剑法!”沈炼拍起手来,就像很信服。
整个夜市的花灯都点燃了起来,明晃晃的耀眼。


*


快入秋的时候,花山上的枸骨红果满枝。一早入山,山里还有薄薄的晨雾,晨雾之中有浆果酸甜的气息,是一天之中最好采药时节。
丁修不知从哪个船家手里沽了一条小船,天没亮就吱嘎吱嘎地渡了沈炼过河。等沈炼下山时,他又已经支起艄杆,等在那里,一脸的嘚瑟。
待到花山的枫香树也开完花,开始结果,丁修终于表示开个船就能有两钱银子的活路太过轻松,说修哥儿脸皮再厚也干不下去,回去会拿给阿婆念叨得耳朵生疼,“你尽仗着沈爷大方还没脾气”。
“冤枉啊,沈爷就是因为脾气都冲我了所以对你们才没有脾气。”
沈爷渡河的银子就从扔到舢板上改为扔到他的脸上。

沈炼也并不是存心要对谁发脾气,只是有人叼着包子没个正形,赖在晒满药材的院子里东摸西搞,委实讨嫌,那一手的包子油就抹在沈炼精心收采的枫香脂上。
后来干脆让人跟着上山,一起下山,盯着人打水洗干净了手来帮忙晾药。
“沈爷这两钱银子越花越值了。”丁修挽起袖子,低头洗手。
“是了,我突然发现,雇船不如雇你。”
“人钱付了,船钱就得另付。”
“不是说百年修得同船渡么,即是修来的,又何须另付。”沈炼头也不抬。
丁修洗完手,看着水盆里映出的碧青如洗的天色,也不知沈炼这句是有心还是无意。




TBC.



评论(10)
热度(40)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