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寂静岭paro

那么也挖个脑洞吧,寂静岭3,完整剧情线,不写不要紧,反正不罚钱(喂)



一块生锈的铁牌歪歪斜斜挂在灰色的墙面,灰黑的字迹陈旧却标志性。
【Welcome to the Silent Hill——】
铁牌的左边墙根也有一行不知用什么颜料书写的红色小字。
【——If you've lost something precious……】
红色的颜料血一般。

沈二找失踪的大哥,师兄找不见了的师弟,不约而同来到了这个地方。
一起过铁丝网,进了大雾弥漫的世界,进去的路很窄很黑,两边是雾里面看不见水面的湖,精神高度紧张。丁修走在前面,拉着沈二,在快走到的地方,沈二踉跄了一下,甩开了丁修的手,碍事,如果不是拉着,本可以更好掌握平衡,这下反而害得人差点跌进水里。

过了湖心岛,沿途杀怪,划船杀到了湖畔,两人上岸一起碰到了师弟。
沈二没想到,丁修的师弟,就是他的三弟,但奇怪的是,这个三弟,却说自己不是靳一川。

沈二仔细回想,现实世界里面的三弟,他居然想不起这个叫靳一川的人的过去,就像凭空出现了一个人,说自己叫靳一川,很快加入了他们,成了他的三弟,让他们一直护着。
沈二认为现在出现的这人是假,丁修却说,这人是他真实的师弟,假的是你心里的那个三弟。
丁修说,我认识的师弟,是那个真的不叫靳一川的人,这个人说得没错。
这么说着,丁修却一枪把这个师弟爆了头。
三弟就这么横死眼前,沈二几乎崩溃,丁修你不是说是真的吗?
丁修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二大怒,两人打了一架,生气,分头行动。



沈二独自一人到了医院,杀了张嫣和周妙彤样子的喋血护士,杀了这样两个怪,一直笼罩的大雾散去,一切的场景都变得陈旧不堪。
沈二突然有些明白,在寂静岭,出现的这些怪,都是自己内心的投射。
在这个里世界,只有战胜了内心的怪,大雾才能散去。大雾散去后的寂静岭,才是他进入的真实世界,这个世界虽然脏而血腥,却是真实。而每当警报响起,大雾弥漫,一切如新时,他遇到的人反而全是怪。


刚才出现的那个三弟,是在大雾弥漫的里世界,所以他说的虽然是真,但他却是怪,是丁修内心的师弟的投射。
因为丁修知道更真实的三弟,所以投射出来的是比沈二接触的三弟更加真实的那个人,但正因为如此,这个三弟才是不应该出现在寂静岭里世界的,现实里的三弟,同时也不会在二哥面前否认自己是靳一川。
所以难怪丁修毫不犹豫杀了他,是自己错怪了丁修。


沈二继续走,遇到了大哥,竟然是在雾散去的表世界遇到的,大哥就应该是真实的。但是大哥告诉他,他的老娘永远地留在了寂静岭,他也不打算离开。并且告诉沈炼,来到寂静岭,只有找到自己失去的,才能离开。沈二说我找到你了,难道还不行?大哥说你应该找的,不是我,你以为我是因为保护你所以才失踪的,你心中有负罪感,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是借失踪来达到自己脱离现实里那些乱七八糟事情的目的,你还会有负罪感吗?

沈炼说这不重要,事实就是,你保护了我,虽然不是你的意愿,但事实仍然让我负罪感……大哥说赎罪不等于爱,你忘了周妙彤?沈二突然明白……现实里,他对周妙彤,也曾是这种赎罪的心情……竟然是一样的……区别只是在,大哥不告而别,而自己当时无能为力。


沈二有些失魂落魄,在这个时间,他突然不明白什么对自己才是真实。
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了兰溪公寓,碰到了也找来这里的丁修。
丁修还是笑嘻嘻的,沈二说你找到了真的师弟吗?
丁修说我发现我要找的也许不是他。这么说着丁修靠近沈二,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丁修说,我在寻找的过程中,终于明白,师弟已经病死了,我忘了,你也忘了,我们刻意忘了这件事。
所以我们才来到了这个地方, 寂静岭所要我们寻找的,是我们内心的真实,失去的真实。
我们在现实里一直在逃避,因为我们在至爱亲朋离开的时候,都是如此无能为力。
而进了寂静岭,我所拥有唯一的真实,是你,只有你。
沈二这时候却倒吸一口冷气……
丁修慌忙放下手,我刚才碰到你伤口了是吗?赶紧包扎,我这里还有药。
沈二却突然,一刀捅了他……
“你不是真的丁修,我们分头行动后我打怪受的伤,你不应该知道。”

虽然果断下了刀,但看着横尸的丁修变成这个雾霾世界中一滩黑色的血迹,然后在大雾散去后就连痕迹也不再有,沈二心里还是空荡一片。

杀了这个丁修,就回到了他们分开行动的时间点,那个时间点,因为丁修杀了师弟,所以他们吵架,他们分开。
沈二明白过来,在这里,不能分开。于是在湖畔,杀了师弟后,他们继续一起行动。
再一次来到了城镇的医院,这一次杀的怪是boss赵靖忠,在杀boss赵靖忠的时候,同时出现了三角头张英。
丁修和沈二对视,决定把残血的赵靖忠留给沈二,自己独身去扛三角头张英。
沈二杀掉赵靖忠,那边杀张英的丁修却连人带怪都不见了踪迹。沈二心里着急,这是在无雾的表世界,在这里找不到的人,就真的找不到了。
沈二慌慌张张,找遍了医院,在废旧的电梯里,找到了用电梯门卡死了张英的丁修,丁修负了伤,看到沈炼,宽慰地笑笑,幸好你没事,没事就好。
沈二皱了眉,短暂一思考,突然回身又一刀捅了丁修。
“不对,你不是他。我认识的丁修只会说等你好久,他不会说你没事就好,他只会觉得我杀赵靖忠,是我做到了我应该做到的事。”


这么一路走下去,杀了一次又一次,总是能够发现,这一个丁修,不是自己所认识的真实的丁修。
沈二内心开始矛盾得睚眦欲裂。如果一直找不到丁修,是不是自己连唯一拥有的都已经失去。往好的地方想,丁修没事,那么他的那一边,是不是也同时在杀掉一个又一个的真实又不真实的沈炼?
应该快一点找到丁修,在一次一次杀掉他的过程中所受的越来越多的煎熬,不想他也同样在受。


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杀了多少怪,沈炼慢慢思考,那么假的丁修,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在自己视野里时,真假丁修不可能被调换。那么是在什么时候,丁修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是在进入医院的电梯间?是在兰溪公寓的蜜月套房?还是在因为杀了师弟而打架的那一时刻?还是早在划船过湖遇到三弟的之前?
沈炼一个一个的回忆……按照时间点一个一个地去追溯。
我们是怎么一起来到这里的?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就突然如此不约而同?
我们来到寂静岭是为了寻找什么?
我们进来的路上,在陈旧的道标上,那两行字
【Welcome to the Silent Hill——】
【——If you've lost something precious……】
我们失去的不是现实里离开我们的至爱亲朋……我们失去的其实是面对现实,放下过去的勇气。

沈炼又一次杀了一起划船过湖的那个时间点的丁修,回到了铁丝网的这一边。
我们一起下了车,穿过满天大雾,穿过铁丝网,穿过那个看不见水面的湖中道……
对了,是在这里!在这里我摔了一跤,我在大雾里,甩开了丁修拉着的手。
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甩开。

结果就是两人都落入了湖里。
在从湖里浮起来的时候,大雾竟然散去,阳光照亮了城镇。水里面露出头的丁修对他痞子般地笑。
“这都不肯松手啊沈Sir。”
说什么都不能松手了,这是寂静岭留给生者的真实。
“丁修,我们一起回去。”
活着一起回去。






脑洞END.


评论(6)
热度(26)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