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修炼】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5

过渡一下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1 2 3 4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5




“你不走?”
沈炼喝一口咖啡醒神,抬头又看见对桌空位上翘着的二郎腿。
这人自从交出老魏交易记录后就每天赖在警局不走。这两日部门加班,睡办公室非常流行,丁修很快跟见习们混熟,见习给老大们喊外卖都还带他一份。沈炼虽觉不顺眼,但细一思忖,放着个祸害在外面到处乱跑终归不好,这种要紧关头,让祸害在眼皮子底下呆着还少一些变数,便没强行撵人。
丁修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怎么走啊沈Sir,拜你们所赐我现在没法做生意啦……”祸害满腹委屈,“严家、老许、还有前段时间的徐应元,这些人接二连三被你们请喝茶就再没回去过,啧啧,道上都知道出事了,这时候还来找我买消息的只有傻子,白花钱,还会暴露自己。艾玛可穷死我,家里揭不开锅,还把压箱底的证据无料上交,我这样的好市民沈Sir不说给点奖励,还赶我走……嘤嘤心寒……”
“消案底不算奖励?再说你没交过税吧,到本市讨饭吃也没登记过流动人口吧,好意思算市民?”
沈炼本就不嘴笨,平日惜字如金只是懒于废话,今天案子有点进展,便赏了眼前人一点好脸色。
丁修见沈炼给面子,愈加蹬鼻子上脸。
“从大局来看,消我的案底是全市喜大普奔的事,今后我就可以敞开门做生意,黑白不忌,沈Sir日后找我打听八卦,可以走明帐,开正式发票,回去报。不开发票的话也可以打八折,老相好嘛。 ”
沈炼翻了个白眼。
“敬酒不吃吃罚酒,非法买卖一样抓,抓进去审出情报来更省钱省力。”
买卖情报往重了说就是非法交易,如果再黑一点还可能会涉及到叛国,丁修吃这行饭之前也是白手打下的江山,过去没少干斗殴闹事诈骗洗钱消灾之类的事,好在没有涉毒涉外,洗白了案底也等于寻求到政府庇护,如果死不悔改继续铤而走险,沈炼觉得那还不如现在就扼杀。
“沈Sir要来抓我,我束手就擒。”
沈炼哼了一声,“行动部可只抓人,剩下的都是赵靖忠那边的事,你说他有多想把你关小屋拿白炽灯照?”又想了一下,有模有样学了起来:“‘蝼蚁一样的东西,本督想搞死你就搞死你’——你说会怎么搞?你没后台,都不怕投蚁忌器。”
丁修看着沈炼好像认真思考起来的脸,赶紧拍着桌子打断。
“太冷酷!太无情!多大仇!……竟想利用我毁了赵Sir仅剩的半边脸!沈Sir外表堂堂,内心麻麻黑!”
沈炼噗得笑了出来,“你倒是有自信肯定能对付了。”
“说什么对付呢,伤感情,我看哪,敬酒罚酒都不好,我俩只喝一种酒,请赵Sir来喝喜酒。”
话被绕远了,沈炼把咖啡杯搁在桌子上,清脆的一声响。
“行了,别演了,把你的狗腿从那桌子上放下去。擦干净。”
“是是是。”
丁修摆出唯沈炼马首是瞻的态度,边应着边调整坐姿。

放腿下桌时瞄了一眼桌上的铭牌,卢剑星,前行动部高级警督。沈炼曾经的带习,因为一次行动中负伤而被调离去档案室。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阻止老魏火拼东林党的时候负的伤。

桌子在沈炼的对面,背朝南面,正对着门,视野更好。位置已经空了好一阵,沈炼升了督察却也没搬过去。
桌面摆放整洁,有秩序地叠着一些关于鉴证和犯罪学的书籍,还有清洗干净的马克杯,放在左边伸手可及的位置。看样子是有人常收拾的缘故,全都一尘不染,就像过去的主人随时还会回来。这一切看在丁修眼里,怎么都有点情深意重的味道。

丁修放下二郎腿,慢条斯理地扯了张纸,装模作样擦起来。
“阿炼啊,该放下的就要放下……”
然后后脑勺就被放下了裁纸刀。
“擦桌子!不是让你擦鞋!”




TBC.


评论(10)
热度(31)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