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修炼】队友虽坑好在有牧,地图再大也有归路6-7

来两章。

队友虽坑好在有牧,地图再大也有归路 1 2 3 4 5



队友虽坑好在有牧,地图再大也有归路6-7




6.



丁修盯着[不要死]看了好几遍,再举起梅莺时都忍不住嘿嘿地笑,只觉今天特别的风和日丽,这叫赵靖忠的太监也长得特别像个人样。如果起床时看了星座预测,没准今天是五颗满星的强运,能捡到的不仅仅是赵靖忠[金玉满堂的掉落],还有沈大神[奋不顾身的期许]。

如果人的斗志能直接化为物攻法攻,那么丁修这刻绝对是全服第一。
梅莺的印刻相继轮出了炎系和混乱系的附加,在沈炼孤注一掷的三连射打出僵直的五秒内,靠混乱强运地命中了眩晕,延长了破防时间,带了千两花火的梅莺高伤害技能毫无破绽地衔接,太监被干翻之前只来得及说完半句台词:“明早起床我还是东厂督主……而你……呵呵呵呵……”
“而我也算是名草有主,”丁修风骚地挽了一圈梅莺,“下次刷你还和沈炼组。”


沈炼这边却完全顾不上组不组的问题,他甚至来不及抬头看一眼太监跪倒的姿势,小怪数量惊人,到现在都还围了有一圈,收到太监失势的系统提示时他也同时收到丁修的消息[你猜有没有金玉],敢这么说话那想必一定是有了,沈炼长长松了口气,并不多问。
那个画风凌乱的刺客,总算没太让人失望。

自己这边血槽已红,像这种升级区地图的boss就这点很烦,boss倒了之后,小怪仍然活蹦乱跳。越级开荒的风险终于体现,任务越艰险,和其他公会竞争越小,然而你干翻了boss,却不见得有命活着出去。颇有点一命换一命的壮烈。
沈炼抬头望了一眼,说不上指望丁修能火速支援,但奇怪的是这人居然向更远方向移动了。
要喊上一句喂你给我回来,又显得不太像自己。按照那家伙的逻辑,必然是“你不求我怎么知道”。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认这种输……
不过其实一开始就不能指望外人会管自己死活。

反正目的达到,剩下的事也无所谓了。
沈炼估算了一下丁修的距离,就算他现在折返按照步速也是来不及,委实是极为可恶。
于是开始考虑掉级之后应首先告诉卢老大说大哥快带我练级,还是先通知一川快过来跟我组队我要轮你师兄一级。想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这两件事并不矛盾,完全可以先练回级再轮丁修一级。
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但是金玉先一定要到手。
这么想着,血槽已只剩个位数。
沈炼低头拼命躲闪最后三个神烦的火枪兵,琢磨不如放弃了干脆腾出手发一条[丁修,你给我等着]。

消息敲完还没发出去,却突然笼罩在一片祥和的白光当中,透过没有温度却让人安心的光幕,他看到丁修越来越近的眉飞色舞的脸。
然后被人腾空拽了起来。
“坐好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和丁修合骑一匹白马,明显这货驾术不怎么好,野地里横冲直撞,踢翻小怪的同时也半天没能绕出林子。
自己竟然没死回复活点,刚才的白光中血也被加回了绿。沈炼半天没有说话,丁修拿胳膊撞了撞他。
“怎么样,梅莺的回复,帅吧?”
沈炼没吭声。
“万万没想到,太监的马真的可以骑,我机智吧?”
“靠!”沈炼回过神来,转身就要把人踢下马。
丁修拉紧缰绳,躲避沈炼突然的袭击。心里却欢欣雀跃,没想到今天不仅收获沈大神[奋不顾身的期许],还能收获[绝处逢生的热烈]。



7.



有了坐骑自然步速加倍,这会儿已经临近安全的主城。丁修停好马,跳下了地。
“刚才好险,”他抚着心口很是后怕的样子,“幸好同队赦免,不然太监没弄死我我却要被沈大神弄死了”。
沈炼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狠看着他,“我才是死里逃生呢!”
丁修哈哈一笑,伸手使力把沈炼也拉下马。
“你在生气?”
“没有。”
“是我惹沈大神生气啦?”
“没有。”
“那你气什么?”

沈炼哼了一声,抽出雁翎刀,解散了队伍,嗖嗖两刀就朝丁修劈了过去。
“啊啊啊沈大神谋杀亲……友啦!”丁修也不招架,抱头乱窜,挨了好几下。
“你真是个赌徒。”沈炼劈掉三分之二的血,这才终于出了恶气似的停手。
丁修仍然嘻嘻地笑,“不敢拿沈大神的命赌。”
“难道没有?”
“你在气这个?”丁修把头支在五尺长的梅莺刀柄上,“我预想过很多情况,却没料到沈大神会先赌上自己。”

“你在高兴什么?”
“没有。”
“从打完太监开始你就一直在笑。”
“啊这个,一开始我只想试一试,没想到真的能抢到太监的马。”
“抢匹马而已,”而且马还是一次性的,两人都下地之后就昂头喷气自个儿跑掉了,“我看你高兴得就跟抢到的是别人的马子一样。”
沈炼说到这里,也不自觉放松了表情。
丁修哈哈大笑起来,却也不再解释。

沈炼并没有立刻找他要金玉,丁修偷着乐,要升级红莲还得至少再收集三个,沈炼没开口,权当寄放在这里。反正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梅莺的第一次都给了沈炼,自己更要跟着梅莺走。
他打开面板,看着里面躺着的太监的金玉,简直觉得自己收着的是沈炼的心。

“丁修,”沈炼踢了摇头晃脑独自沉醉的人一脚,“下次组队你要干嘛得事先说一声。”
“比如骑马救驾这样的神来之笔?”
“这一类吧……”
“在下从不听人使唤,自由散漫了半辈子……”丁修仰头看天,长叹一口气,“直到今天发现,沈大神竟然会是个例外。”
他歪头盯住沈炼的眼睛,语气从苍茫寂寥一秒切回不依不饶 ,“沈大神要赌命,事先却也不说,被欺负地够惨,也不肯吭声求救。沈大神说不要死,我就一定不会死。但沈大神既然决定信我,又干嘛不信到最后?”
沈炼听他一句一个大神,听得拿刀的手简直发痒,但听得最后,心里那股要劈人开解的黑气却渐渐消停。
原来气的是自己。
既然一开始没想过活着离开,又为什么会在意丁修有没有折返。

只短暂一瞬,沈炼有些直觉不妙,不妙在哪里,细一思忖,却又说不分明。
于是他默默决定把这些都归为需要“从长计议”的东西。

“可怜我这被沈大神怒砍下的三分之二血哦……”
丁修捂着心口做出摇摇欲坠的样子。
沈炼看他作苦,终于忍不住莞尔,一百两银子砸了过去。
“拿去买药!”
他这一笑舒展了眉眼,凌厉的线条也变得冬阳般和煦,眸中神采一如沉星。没有刚才那逼人的煞气,却也是一样的夺人心魄。
丁修接住银子捧在手里,看得痴迷,只觉得为了这沈大神一笑,别说三分之二的血槽,就是天下无双的梅莺,自己也可以不要。




TBC.


评论(11)
热度(28)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