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修炼】三种可能3


尽日无人可采莲 
3



“你刚才说采花大盗。”丁修翘起二郎腿,要管闲事的样子。
沈炼没说话。
“却为何会来苏州?”
于是沈炼一个眼风扫过去,我不是采花大盗我怎么知道的意思。
丁修从善如流地收回目光,“也对,可惜你不是……”话尾轻飘,满是遗憾。
沈炼想这有什么可惜的,随即意识到这是个圈套,这人可惜的明显不是大盗。是什么,不言而喻。便扭头向丁修露出咬着牙的狠笑,逼得人识趣地夹菜。
“沈大人来,多吃点,待会儿咱们办案可就不知道啥时候能吃上了!”
“不是咱们。”
“诶,南北差异吗?好的,是我们。”丁修说着夹起一个包子就要硬塞的样子,“来,沈大人尝一个,大葱牛肉馅!”
沈炼皱着眉撇了嘴角,拉开一小段距离,手里筷子转了个向,啪得削向丁修的手。
“哎哎,我最爱的大葱牛肉馅!牛肉馅!”丁修哀嚎起来,一边嚎一边下手如飞地拆掉沈炼不依不饶的进招,保护那险些落在桌子上的包子得以安全回到自己碗中。
“为个包子……至于么?”沈炼见状也忍俊不禁。
“以前啊,穷得快被卖了当太监,好在被师父捡了去……过年给蒸包子,却也不多放肉,全是白菜馅,一点油星儿也没有!”丁修边吃边说,也不讲究,直接用手。
“你有师父……”
“咦,沈大人不是调查过我吗……这都没查到?”丁修做出很是受伤的样子,“那么想必沈大人关注的内容只有:丁修,男,尚未婚娶,以上了?”
“我知道你有师父,我也知道你师父曾在戚家军,我还知道你的刀法,你梅莺的来历,但你不说,我肯定不会知道你想当太监……”沈炼重新扔了双筷子过去。
“时势使然。”丁修也不以为意,接住筷子重新叉起一个包子,“幸好没有,不然太监可不会陪沈大人捉采花大盗……”
沈炼挑起眉,想数落两句太监二字能别说这么大声么或者并不需要陪之类的,却被重新塞到眼前的包子堵了回去。
“沈大人,最后一个了,小笼包蘸点醋,和京城的可不是一个味儿。”丁修一脸从未有过的真诚。
沈炼绕不过期待的眼神,迟疑地咬了一口。江南的小笼包,灌了汤汁,加了蟹黄油和姜丝,入口润滑,吃起来软嫩鲜香。
“哪里是大葱牛肉馅?”他不解地抬眼看向丁修。
丁修乐得更欢,一脸得逞的笑意,“本来就不是。”
他肆无忌惮地伸手,替沈炼抹掉嘴角的汤汁。
“不知道为何,就那一瞬间,突然很想看沈大人嫌弃得很好看的脸。”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3


要说起来,赵靖忠最喜欢的就是录口供这件事——白炽灯在手,天下我有,碾压蝼蚁的感觉,让人想做这行到永久。
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碰钉子的。
隔壁沈炼连唬带吓,在严少爷面前演了一出不配合就捅你肾的戏码,扮演被捕流氓的丁修同志天衣无缝地捂着下腹痛苦蹲地,被拖到墙角继续拳打脚踢时甚至还变戏法一般沿途吐着血,把严家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唬得脸色蜡黄,刚才问了一句“沈警官,我女朋友在哪儿……”,沈炼马着脸做出组织上的保证:“周小姐现在想吃啥就能吃啥”,到这地步,看样子不出半小时就会招了。
可自己这边……许显纯态度配合得要死,一副我好怕好怕赵大大你轻一点的模样,实际却是东拉西扯软硬不吃。这么不吃不喝干耗下去自己才是要肾结石了呢。

站在自动贩售机前赵靖忠忍不住重重敲了一下塑钢玻璃,这种胶着的感觉已经从超过了他的忍耐极限。他粗暴地扯着自己的领带,脖子和衣领分开的一瞬间好似才重新获取了呼吸。
随即听到背后一声轻佻的口哨。
“赵Sir看上去需要喝点酒。”
刚还演了打戏的丁修这会儿已经擦干净脸,或者说是卸了妆,大咧咧抛着硬币走了过来。
“哦,赵Sir不知道,贵楼层的自动贩售机坏掉了,用纸币没有反应……不过看情形你已经被吞了?心疼。”
不知为何一个外人却能在本单位做出一副主人公的样子。都怪沈炼吧,不然这人怎么知道我是谁。哦,沈炼提过我……对了怎么提我的……
赵靖忠想到这里,赶紧打住。

丁修他是知道的,沈炼逮进来的片区累犯,斗殴次数多到让人怀疑是为了吃垮他们局而故意犯事。沈炼又是个先天情商缺陷的,设暗桩用这种人,简直就是要赔本。啊啊,想起沈炼对自己的忠告嗤之以鼻的表情,简直心塞到死。

丁修却并不关注他的心思,一径走到他身边,挤开他,拍拍机器,毫无反应,自然也没指望这东西不认赵靖忠还能认个流氓,于是下一刻就使出一记强力踢击。
巨大的声响引起路人侧目,贩售机安静如初。丁修叹口气,重重拍了拍赵靖忠肩,给因为突发事件难以接受过于惊讶而状况外的赵Sir一个"你看我也帮不了你"的表情。
一系列动作,看起来凶残实际上却是心情愉悦的表现。
赵靖忠的指骨捏得发响,斟酌应如何向沈炼解释即将发生的暴力事件。

“没有酒,不过汽水也可以。”丁修弯腰哗啦啦扔了硬币,从下端取出三瓶西瓜味的汽水。在暴力事件发生之前塞了一瓶到当事人手里。
“冷静一下,沈Sir出的钱,虽然是请我,但应该不介意我做主。”
“说的什么话,你可以替谁做主了?你的小命都得我们做主。”
“啊,赵Sir不喜欢这个口味?……但阿炼和我都喜欢啊……”
草,于是赵靖忠扭开盖子喝了起来。

“里面情况怎么样?”好像冷静了一点。
“不乐观。”一口气给自己灌了许多汽水的赵靖忠顿了一会儿才勉强回答。
“赵警官辛苦。”
“不劳你费心。”
“我不费心。”
“那问个头。”
“加油!”丁修很认真地说道,并且再次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赵Sir多费点心。”
“……”古怪的好意。
“这样阿炼就可以少辛苦一点。……我走了,回见。”
于是丁修拎着两瓶汽水就施施然转身走了,赵靖忠顺着他离开的方向望去,那边门口站着那个从来不听他劝的人,正一脸“搞什么啊”的皱眉表情看向这里。

扔汽水瓶砸向某个后脑勺的动作被临时取消了,赵靖忠隔着走廊和沈炼对视三秒,互相都没有出声,三秒后赵靖忠闭了闭眼,好像又积攒了斗志可以回去继续面对许显纯那有恃无恐的脸。
东拉西扯是吧,软硬不吃是吧,这种人见得多了,就不信拿不下你。




队友虽坑好在有牧 地图再大也有归路 3


丁修找高级武器店去养刀,先是剔除了雷电刻印,改了个随机属性刻印;“不是被某人嘲讽了师门不幸才解绑的,我是一个心宽的人”他补充说明道。
而已经可以使用的初阶吸血回复被证明只消耗斗气,不消耗蓝,这点丁修尤其满意。
接着就是修复磨损。梅莺是银武,有自己独特的地方,它的磨损不是普通的次数积累后慢慢崩坏,而是使用到了一定次数,就会越变越重。不仅降低敏、速、命中,重到极限后就成了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嗑血装备。
这种诡谲的设定,丁修用着却开心得要死。

沈炼惊讶地发现梅莺甚至没有绑定主人,而用主人的话来说就是梅莺别人压根用不来,就算被捡了去也卖不起价,只能当观赏道具。
“再说全服还没有捡了我东西不还的人呢!”丁修倒提梅莺抡了一圈试手。
“是这种人都被你轮死了吧!”
“哎,那是误会。我一般都给人三次机会的……”
“是开轮之前勒索三次吧。”
“沈炼啊,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很深的误会。”
“错了不成?”
“不不,沈大神永远是对的。我的意思呢是[勒索]二字可以换成[预告]。”
“Flag?”
“对,差不多就这意思,这样用词才能体现在下的风骨,说话算数,说轮就轮。”
“一川没拾你荒也被你轮了。”
“那是旧服的事。他轮我在先。”
“从良而已,怎么就叫轮你了?”
“为了追嫣妹子不择手段,不肯认自己三季稻一样拉风的师兄,还说这种货色见一次砍一次!真是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弟叛逆伤透我的心……换你你能忍?”
“叫你劣迹太多。”
“教训一下小孩子而已,不能叫轮,砍号重练是他自己的决定……再说等级什么的,跟着卢老大混也就是几天的事儿,哎呀更别提低等级首杀太监这壮举能在张嫣心里加多少分了!”
“加多少分也不比你这扯后腿的减分多。”
“沈炼啊,这就是你三观不对了!”丁修一脸痛心疾首,“妹子要处对象,考虑的应该是对象的人好不好,而不是对象有没有钱,对象有没有背景,对象的公会强不强,对象他哥帅不帅。妹子嫁的是一川,又不是嫁我。我爱怎样还怎样。”
“不要回避妹子首先要考虑一川直不直这一点。”
 “啧啧,一会儿轮来轮去,一会又直不直的,沈大神说话好黄暴哦,受不了,可怕。心。”
这种一句话变三个表情的人,沈炼拿着也没别的办法,直接敲开交易窗口付钱。
“表演得不错,这些钱赏你。”
“感动ing,无以为报,以身相许。”
“得了,结账,收梅莺,陪我去看弓。”

主城的码头是自由集市的所在地。玩家刷到的、研发的、黑市交易的各种东西都有。今天就迎来他们最阔绰又最吝啬的客人。
“这位大神需要弓弩,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来给过过目。”丁修点头哈腰一副给大神撑面子的嘴脸。
摊子上最贵的是射月、风牙和角龙,橙武,做材料有些浪费,要升级又有些触顶。沈炼没说话,丁修装模作样地拿起来端详。
“射月太娘,风牙成长度太低,角龙呢……”
“大哥好眼光,角龙是极品!全服不超过三把,你看这特殊属性加点,扛混乱,不择套装,弓箭里面攻最高,轻弩里面速最快!”
丁修拿起来眯着眼睛瞄了又瞄,最后叹口气又放下了。
“看上去太八心八箭……”
“客官这是什么形容!”
丁修斜了店家一眼,把长的过分的梅莺刻意从左手挽了半圈换到右手。而沈炼坐视他威胁人,依然不说话。
店家一看买主也不表态,赶紧表示可以让利还可以搭送材料。
“呵呵。”买主却只笑笑。

[红莲缺什么材料?]
沈炼打开私信窗,等得就是这句。这人虽然无赖,但也算聪明人,说话不费力,沈炼挺满意。[就是不知道,不然干嘛叫你来]
[就知道哼哼,什么射月风牙角龙,明明都不如红莲,还让我选……利用我,伤心……友尽,我要回去找一川……]
[/~]
挥手表情。沈炼觉得要收回前言,这么说话还是挺费力的。
[擦,连再见都不说]
[。]
这次干脆只有标点了。
[好好好,红莲我帮你看看,打免费工,这还是我第一次]
沈炼也很干脆,立刻把弓直接交易了过去。
丁修越发觉得沈大神有趣,要说不信任自己,这连橙武都直接交付,可要说信任自己,却一点拉拢入队的意思也没有。
[竟然加点全在力上,敏和速全是基础值,沈大神也是个不留后路的人啊……]丁修打开面板,把红莲看了个尽兴。
沈大神甩过来少废话的眼神。
[不是很有把握,但极兵本来也是兵行险路的意思,红莲属火,加力也是对路,基础材料群青、业炎,群青是玉,业炎是火,火炼玉而金,需要的就是大boss的金属性掉落]
于是沈炼伸手,要回了红莲,转头就走。

“哎哎,不买材料了吗,要去哪?”
“群青和业炎在废话那阵我就买好了。金属性的掉落,目前却只有一个。”
“哪一个?”
沈炼对他歪头一笑,“太监的金玉,就刚才那一个。”
“啊啊……”笑得真好看,丁修心里挠墙,面上却强作镇定,“又要刷太监,就我们俩?”
“他们有公会任务。”
“那可是太监!我们只是蝼蚁!两个蝼蚁刷风险太大,会掉级……得加钱!”
“刷完钱归你。”
“……梅莺初长成,想想就心疼,天天刷太监,沈炼不是人!”
“好吧,你哄梅莺。我自己去。”
“不不,一起一起。”
“但梅莺会疼……”
“跟梅莺比起来,还是沈大神比较重要。”
“不敢。”
“一点点,就重要一点点。呵呵”
沈炼收起红莲,上好四刃箭。也呵呵一笑,心说还是梅莺更重要。初阶回复,可不就算是半个牧。等红莲升了极兵,继续可着劲加力。
这么计划着,突然发现有点不对——这样算下来,究竟谁才是谁的后路。





TBC.(我的肾……)



评论(9)
热度(31)
  1. 花栗鼠伍拾弦 转载了此文字
    润!极润!习得火炼金、五行玉公式。忠酱为了沈大人炼极武烧了自己的老白!走心!走肾!砍号重练中医!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