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修炼】三种可能2

居然真的TBC起来。一天切换三个AU,急需多长一个肾。




尽日无人可采莲 2


“这位客官,来来,拼个桌。”
“……”
沈炼完全没有作出来人理想的回应,一个人坐在酒馆窗户边的座位上,等着上菜的姿势。既没有答应拼桌的意思,也没有表示出拒绝。
丁修干脆一抬手,把梅莺横到对面座上,然后自己绕过去坐到了沈炼的旁边,一招手叫来小二,“来,多加几个菜,这位爷这三天食不下咽,瘦了一圈,有什么炖牛肉、红烧鱼的都给我端上来。”
说着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沈炼,“沈大人带了钱的对吧。”信赖之极的样子,完全不是疑问。
沈炼转头瞥了他一眼,眼光在他脸上新伤短暂停留了一会儿,很快就滑开了。看在丁修眼里,就像是不忍猝睹的意味。
丁修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莫不是自己接的上一份活计代价太大,人是给干掉了,但对方也把自己毁了容。伤口明明很浅,这会儿也愈合了一半,按理说还不至于能抢到沈大人的一瞥。
但顺着这么一想,如果再深一点,说不定能抢到的不仅仅是“一瞥”而是“关切的一瞥”……丁修捂着脸突然有点乐不可支。

“嬉皮笑脸。”
再见面后的第一句话,难得还有四个字,充满了屡教不改和无可救药的内涵。
丁修也不再多说什么,面对默认这小别重逢的沈大人,被骂两句也就当是情趣。
他胳膊支在桌子上,竖起一只手支起下巴。对着窗户的角度,看着沈炼在正午日光下的侧影,半开的窗棂花纹投射在沈炼的脸上,就像浓淡沉着的青花瓷素胚。

“最近又在办什么案子?”就像在蹲点等人。
“据说县城里来了个采花大盗。”沈炼也没有避讳的意思。
“哦——”丁修拖长的声音,一顿三折。
没来得及调侃,小二在这时端上了菜,他把椅子向后一靠,正好看到楼梯上走来的漂亮老板娘,眼光正朝着他们座位的方向。
于是他轻快地对她微微一笑,自认为收敛地极好的没有戾气。老板娘却冷淡地一眼,转过了身。
“真奇怪,上次来的时候老板娘还非常热情。”丁修觉得就像有哪里不对,“莫不是因为不高兴我和你同座的缘故?”
“也许吧……”沈炼不置可否地端起茶杯。
“那我更要坐这里了。”丁修换了挑衅了表情瞪向老板娘的背影。
沈炼虽觉好笑,面上却不动声色,沉默了好一会儿,从窗外收回目光。
“也可能是我跟她说今天要等的人是采花大盗的缘故。”

丁修转过头来,而沈炼平静地看回去,嘴角藏着一点为微不可见的弧度。
对视的另一边挠了挠头,终于败下阵来,露出好罢好罢的表情。
“既然是这样的话,在下愿意束手就擒。”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2


“你刚才说是女更衣室对吧?”沈炼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鬼时神差停下脚步,死死盯着丁修的脸,“说实话。”
“诶,被看穿了吗?”丁修摸摸了鼻子,却是一点真心懊恼的样子也没有,“我就知道沈Sir冰雪聪明……啊,我语文学得差, ”他做出非常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想试试看——”说着一胳膊搂住沈炼脖子,“我不好意思说嘛,这不是怕你一横心把我一个人留办公室,让我被隔壁赵靖忠和他手下的那群衰脸围观一整个中午,光是想都会愁得哭出来,‘呵呵蝼蚁只配在办公室爬’之类的,搞不好我会因为跟他打架而加厚案底——要知道男澡堂可是比女澡堂更加恐怖的存在啊……你知道恐怖在什么地方么?”
沈炼很想一个过肩摔把这说话没有一点逻辑的人给惯到地上摔成一滩泥,但出于良好个人修养的缘故还是忍住了。
“为何资料会放在这种地方?”正事要紧。
“老魏的手下常来这里泡澡,他们一定想不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成天想着去搜别人家,哪知道有我这么天才的人。”丁修很是得意,“不过这更要快一点,说不定啥时候他们就又来了,可别碰巧遇上……对了,沈Sir一向运气怎么样?喜欢带什么幸运物?喜欢什么颜色?幸运数字多少?”
沈炼抬起手一巴掌糊了过去,丁修早有预料一般嘻嘻笑着躲向一边。

沈炼顺势挣脱那人的胳膊,快走两步,拉开门帘,直奔储物柜,掏出一串钥匙迅速打开了丁修所说的横数第七竖数第八格,果不其然,里面横躺着一本书,书里面撕掉了好几十页,换夹着几十页的笔记本纸,里面用蛮潦草的字体按固定格式记录了全部交易的时间、地点、人员、资金走向,粗略一看,前后十个月。这人看上去粗鲁马虎,其实还算蛮细心,所有纸张都装订来和书本一样大小。若将这书放在书架上,乍一看不会发现任何异样。
沈炼迅速的把书合上装入防水塑料袋,随手在澡堂门口扯了一个黑色垃圾袋,套在外面,提在手里便不会显眼。

上午时间澡堂本就人少,加上沈炼进门时顺手就把营业中的牌子给人转成了今日休业。这会儿老板娘也没发现,除了正在澡堂里泡得欲仙欲死的那些家伙以外,没有人在更衣室逗留。
沈炼提着东西转身出门。丁修歪着身子堵在门口,吊儿郎当地看着,一点帮忙的意思也没。
“喂,可以回去了。”
“啧啧。”丁修叹息一般地摇着头。
“又什么毛病……”沈炼觉得这人名堂太多,偏说不上恶意,只挠得人痒,却不好发脾气。
“裁纸刀居然没用上……”丁修装模作样地可惜道,“还想见识一下沈Sir开锁的绝技呢。”他一边说着,一边扯开领口扇着风,澡堂里常年弥漫的蒸汽烘得人血气上涌,他伸手捏住沈炼的下巴,“为了取到那一串钥匙,居然对门口接待小妹笑成那样……要说沈Sir不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原来也不是……可为什么我一说就会生气呢?”
沈炼偏开头,打掉那人的手,推开人就挤了出去。
“到底因为说话的人是我所以才生气,还是因为我说的是事实而生气?”
丁修不依不饶的声音跟在耳后。
“糟糕啊,我好像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糟什么糕。要知道我才是对揍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呢……沈炼快步走出澡堂大门,顺手把玻璃门使力一带,丁修便不得不忙不迭的停步,以避免被门夹个正好。他朝老板娘抱歉地笑笑,一脸我家那位脾气不好的苦恼表情,然后在老板娘满是理解的眼神中窜了出去,将将赶上沈炼发动得很野的车。
“哎,你脸红了。果然澡堂太热了对吧,阿炼。”
阿……炼……
于是被叫阿炼的人一个转弯急刹,受用地目送丁修毫无防备地撞上挡风玻璃。




队友虽坑好在有牧 地图再大也有归路 2


“别说杀不了我,就凭你们这群蝼蚁,杀得了他们吗?哈哈哈哈……”
那太监出现的时候满野外都涌出射箭和火枪的小怪,老大带着四人团就往森林里撤,偏偏小怪还都骑马,移动速度快,在森林边缘就截住了站位靠前的老大和靳一川,丁修不得不取消了潜伏吹了横笛的挑衅,把太监的仇恨稳住,停在森林边缘;卢老大血厚防高,一个盾击的起手式,用在地上,把自己往后吹飞三格,正好突破射箭小怪围的圈;靳一川使出双燕极速的旋击,跟着老大后面跳出了包围圈。
“哈哈哈哈哈你们是撑不住的……”
太监一边说一边缓缓掏出一把长枪。
“哇,万万没想到,太监还用枪♂”丁修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挑衅完后本打算发动的第二次潜伏也干脆取消了。
“大哥二哥,我觉得这boss台词有问题……他说的蝼蚁到底是我们还是他召唤的这些小怪啊?”
“用枪怎么了?缺啥补啥。”沈炼利用身法二段跳上了树,换了轻弩,连续几个锁定连射,却见太监袖子一笼,“快闪开!”
说话间正清完场,太监双臂展开,摆出极为豪迈的起手式,虽说仇恨是丁修拉着,但看方向,优先攻击的大概是骑士。
卢老大就地侧滚,滚之前试了一招二段横斩,果然打不断太监的技能。刚滚两圈,舞得虎虎生风地白缨长枪就跟随而至了。忙给自己加了一个十秒的盾御,翻身起来又连了一个抱击。太监的长枪连续技却不止十秒,收式的时候居然还震出一圈冲击波。卢老大的血掉了一格,而靳一川硬是拼上两格血也在太监收招的一瞬发动了无视防御的割喉乱舞。
沈炼觉得boss流弊,先攻击骑士倒还不说,就说一川命中率99%的割喉,居然能一扭腰躲向一侧,边躲边还从怀里变出一把火枪,疾退中开火,生生退出了一川乱舞的范围。
“去卡位!”沈炼恨不得跳出去踢丁修一脚。除了卢老大,现在就站在太监身后三格的丁修位置最佳。
“哎哎你我真是蝼蚁所见略同啊!”丁修蓄了满格的力,不慌不忙举梅莺过头,一来就是一招破天,梅莺上的雷电印刻发动,劈风夹电地朝着太监的后脑勺去了。
与此同时沈炼纵身一跳,空中使出轻弩的锋回,锁定太监的正脸,带着毒属性的连续箭技跟随而至。
太监却也不是浪得虚名的boss,连中三箭就哗得燃起斗气,丁修往他要害上砍的法攻便伤害大减,只磕掉一小层血皮。
“能掉一点也好,至少说明法攻有效。”丁修一招之后立刻走位,窜到暂时没法近身的靳一川身旁,“小孩纸总嗑药不好啊,怎么就尽加些烧血才能近身的技能,唉唉唉,心疼心疼。”
靳一川往开了岩盾术的卢老大身后一跳,堪堪避开火枪的跟踪。
“师兄你好意思呢,刺客还要嗑蓝!雷电印刻!梅莺当魔杖使,师门不幸,师门不幸。”
沈炼站在火枪攻击的范围内,发动了风刃缚,能互耗掉对方五秒的离体追击。又一个瞬身迫到boss近前,使了一招千鸟齑雷,带着混乱状态攻击的一个断斩就朝着太监捅了过去。本还不慌不忙开着枪的太监,便刷得换回白缨长枪,舞得那叫一个密不透风。
“蝼蚁,你们在我这里是看不到希望的呵呵呵呵呵……”
沈炼将齑雷往下压,眼看捅不到心口要害,就往地上划去。原想逼得太监后退,能正好撞上卢老大的岩盾斩击,搞出短暂的僵直。却没想到太监居然突然硬生生将长枪拆为两段,顿时变招,一手横平送出,一手却是挡住沈炼绣春刀的去势。
丁修见这boss居然能被逼得转攻为守,立刻抢上爆了一招承天载运,正与沈炼枪刃拼力的太监,便扎扎实实被削下了一格。
“刀补得好,不愧是师兄!”靳一川拍着手,一边等冷却过去,准备发动又一次的割喉旋舞。
丁修听在耳里,却总觉得自家师弟这话不像是句好话。
沈炼稳住了齑雷收势,跳往外圈,和卢老大一个对视。两人都发现了什么,这太监,竟然会在沈炼那招划向下面的时候突然变招。
“刚才他说了句什么来着?”丁修突然问道。
“蝼蚁?”
“不不,这句之后!”
“你们在我这里是看不到希望的……”
“在太监那里看不到的是—— ”
“一川弯腰!扫下盘。”卢老大出言喊道。
沈炼跳回树上,挽起轻弩。
丁修站在树下对着沈炼笑,“沈炼啊,弓箭没办法锁定胯下吧……”
沈炼扯着嘴角俯视着树下的人,“胯下不行,但心眼第三段,看穿五脏六腑。你说呢?”
丁修眨了眨眼,“那我猜你现在锁定了这位赵督主的肾吧……我赌左边?猜对了得有奖励。”
与此同时,贯注了毒属性和满格斗气的连续箭呼啸而出。
丁修发动梅莺的嗜血技前,清楚的看到沈炼独有的四刃箭,贯穿的是那东厂提督的左下腹……

[嘿嘿,我其实不是个贪心的人。笑)]分完太监遗物沈炼又收到了私信。
[不贪心还硬要和三弟凹点,把钱吐出来还他呗]沈炼秒回。
[哎,他输我的钱嘛——还不都是你的(扭动表情)]
[哦,那一会儿养梅莺自个儿出钱吧……反正都是我的]
[奖励,说奖励!我可是掐在你锁定之后发动技能之前说的左边!果然就是左肾(心疼脸)]
[嘁……没人说要和你赌。]
[沈大人有钱嘛,赏个刷了首杀的彩头(跪)]
[你一个刺客,全身上下也不缺什么]
[戒指,我缺一个戒指]
[什么戒指]
[天下无双。]
[……再见]
[喂喂,【沈大神过河拆桥,友尽首杀关键队友!】信不信我去刷世界频道]
[请用【沈大神始乱终弃,绝杀首杀关键蝼蚁】]
[好好好,养刀,咱们去养刀]
丁修一边说着,一边把余钱全都换了蓝药。
[你不留点后路?]
[艾玛,沈大神就是我的后路。]
丁修收起蓝药,扛起梅莺,心情大好。感觉自己有了沈大神,从此可以横着走。


 



TBC.(这不对啊)

评论(13)
热度(29)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