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忠)修炼】安打

波子汽水前文参见师弟的文[绣春刀][课代表AU]波子汽水 BY K

愉快的课代表AU,同30题的20,27题。




安打



沈炼在年级主任办公室的门外罚站,三三两两的同学从他身后的走廊经过,很明显地绕开了约2米直径的弧度,在快走过的时候掩着嘴说悄悄话,边说边还回头看他一眼。这一戏剧化的场景里沈炼能清晰感受到诸如“这小子疯啦居然惹变态化学老师老魏”“快别看了他打起架来不要命”“哎呀你不知道吗他打起架来简直要人命”之类的情绪……沈炼一贯漠然的脸也终于有些黑起来。
他不发一言地看着他们,大概眼里冷漠又凶狠的成分还是多少流露出来,被瞪的女孩子啊了一声,转身就向着好朋友的方向跑开了。
沈炼顺着方向看过去,那边站着女孩子的朋友们,校花周妙彤站在那里瞪着他,他还没来得及把眼神从凶狠里转换出来,校花同学就扭头转身走掉了。听不到声音,如果能听到的话配音应该是一声“哼”。
哎,被讨厌了。
嘛,不过也无所谓。

直到肩膀被拍了拍,回头看见一张正直到有点欠揍的脸。
“哎,沈同学……犯错了……”
不愧是语文课代表,赵靖忠说不上是特意还是小心,总之在风纪委员面前绕开了打架这样的字眼。
沈炼没出声,点点头,自顾自看着教学楼下面的树荫。
“唉,你说你和韩副班长多大的矛盾,大家都是同学嘛,动起手来多不好看。”
你管我好看不好看。
“副班长这么阴险的人,故意不还手……你看,不就上当了吗……”
“还手也打不赢。”沈炼打断他。
“我就说不是打不打打赢这么回事儿,你能揍他一顿,但到时候罚站的还是你。”
“姓魏的脸上那粉笔头不是我扔的。”
“是不是你扔的不重要,总之张英作证是你扔的了。”赵靖忠语重心长地叹口气,“我是为你好嘛。”说完就进了办公室。

然后沈炼就目瞪口呆地从办公室门缝里看见赵靖忠从老气横秋一秒切换为二十四孝模式,堆着一张笑脸挨个跟老师们打招呼,最后走到魏忠贤面前,“干爹,让沈炼站办公室门口多闹心,添堵,让他走吧。”
沈炼一瞬间差点是有点感动的。
“换教室窗口站,我座位在哪,帮干爹盯他。”
靠,还不如站办公室呢。
“开个玩笑,还是站这儿吧,反正就要上课了。”
丁修说得对,这人脑子就像有毛病。


上课铃响的时候沈炼扭头看向操场,课间嘈杂的喧哗一瞬间爆发开,然后又瞬息平息了下去。室外吹起一阵热风,操场上的树哗哗地响,响得他心里一阵阵地烦。
“一川,乖,跟你家老大回去上课,你们可是同党。”
走廊的另一面响起脚步的声音,然后就是不出意外的“嗨二哥我来看你啦我就远远看你一眼午饭我给你多剩一点,大哥说来看你不好我这就回去,别扯我,滚。”然后靳一川的影子就被挟持着消失在另一边了。
两分钟后出现在那里的是丁修似乎幸灾乐祸的表情,在目光接触到沈炼脸的一瞬间,嘴角扯了一扯,又好像努力的忍住了。
沈炼这才想起自己眼角上贴了一小块张嫣给他的创口贴,小女生喜欢的那种。

丁修走到近前,在他开口前晃了晃手里的药,“可惜呀,亏我还特地去医务室拿了药。”
“拿来。”他一边不耐烦地说着一边伸手去撕脸上那一小块印着小花的创可贴。
丁修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脸,盯着他胡乱涂抹上了红药水。
被瞪了回去,“你还不滚?”
来人便露出无害的笑,“我也逃课了。”
“什么课?”
“语文。”
“好吧。”
于是就在这两句话之间默契好了课代表如果举报就揍他的计划。


其实丁修从没相信过风纪委员沈同学是一个有多热爱纪律的人,他坚信对方一开始只是抱着[当个班委免得被班委管]的念头,后来演变成了[不愿意放着虫子乱爬]的个性。
“后一点跟我很像。”丁修摸着下巴。他一向想得很开,从来无在乎别人心里,自己是不是[不愿意放着节操不丢]的形象。

丁修靠着墙蹲下,调整出一个很舒服的姿势,然后捧着脸看罚站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会怎么处分?”
“我怎么知道。”
“赵靖忠来过了吧。”
“来过了。”
“他没说什么?”
“他会说什么?”
“好吧……”于是丁修就看着沈炼脸上涂着药水的那一块继续发笑。
“你笑什么?”
“赵靖忠肯定说了什么吧?”
“他来看笑话。”
“哦,跟我一样?”
“哪里一样?”沈炼反问完就觉得后悔,是他才是看笑话的你不是,还是他跟你看的不是同一个笑话……微妙到自己都不愿领会。于是补救似的添了一句,“魏忠贤是他干爹。”
“替你求情了?”
“没有。”
丁修露出觉得有趣的表情,“我猜也是,那个白痴。”
“白痴走的时候说,站完今天。”
丁修便点点头。
“我说,他有没有对你……”他比划了一下沈炼刚还贴着小花创可贴的眼角,“这个……评价些什么?”
“他才不像你。”
好吧,又回到了看的是不是同一个笑话的问题上了。


丁修倒也没追问,挑起眉,改变了一下姿势,他双手垫着脑袋看向向阳那一边的操场,有些感慨沈炼选了个视野不错的罚站位置。  操场上有上体育课的同学在打棒球,白色的球远看几乎看不到,只能根据场上的动作判断球的走向。这个层面看倒像是场可供罚站消遣的预判游戏。

他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变戏法一般掏出一瓶波子汽水,晃起来发出玻璃珠碰撞瓶口的声音。
“喏,渴了吧。”
沈炼却对着那递过来的明晃晃玻璃珠出了神。
“发什么呆……”丁修把汽水塞他手里,“咸西瓜味,上次给你喝过。”
是被灌的……沈炼看向他的眼睛,里面是看不透的笑意。

办公室里面传来椅子移动的声音,像有人要出来。
沈炼想表达些别的,出口却是:“烦死了,快走吧。”
丁修便从善如流地顺势扯着他胳膊挣起身来,沈炼被扯歪了衣领。

“赵靖忠那家伙,是个白痴。而你呢,则是笨蛋。”丁修伸手毫无顾忌地替他理了理领子,然后凑在罚站的人耳边轻声说,“能继续罚站就已经是处分了吧,沈炼同学,如果还要处分的话,这会儿又何苦继续让你罚站呢?”说完拍了拍他的脸,指尖划过红药水涂抹过的边缘,“别担心,风纪委员还是你的。放学打棒球吧,如果还站得住的话。”


操场上是一把一把青黄青黄的短草,短草和砂土混合成斑驳的色彩。场地有人被三振出局,有人连续安打,一堂体育课不足以打出一场完整的比赛,但谁上了谁的垒总是能成为一整个夏天的谈资。
沈炼拽着那一瓶咸西瓜味的汽水,喝了一口就站在走廊上发起了神。
还能不能当风纪委员好像是刚才被提醒才想了起来。

他低头看着波子汽水里那一颗透明中嵌着七彩的玻璃珠……发觉自己担心的倒不是这个。只是突然觉得咸西瓜的味道有点说不出所以然的特别,如果再喝一次搞不好就会上瘾。好像夏天才一开始就被沾染了微咸而又微甜的气泡味道。
而这个夏天,却还长得看不到尽头。

 

 

END.

 

评论(13)
热度(36)
  1. 酱仙伍拾弦 转载了此文字
    博主大才。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