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群很润]拉好几桌麻将(完)

多说无益!来走三百回合肾!

Fitzk:

主修炼忠、百户金创药。


数段衔接,自成篇章。


(翻译过来就是长文内含在里面,不另写了(。


配合花月一同食用,补肾疗效卓著!




1 女师父


2 靳一川


3 卢剑星


4 沈炼


5 张英


6 丁修


7 张嫣/周妙彤


8 赵靖忠




活动题目




一. 张英与满脸通红的赵靖忠撞在了一起


——公公,您找枪吗?


——肥猪死开!




二. 靳一川代替沈炼赴死


——二哥,这是我的年薪……


——别说了,二哥卖屁股也要替你养湿兄。




三. 张嫣/周妙彤突然开始觉得卢剑星是自己想像出来的人物


——周阿姊,我昨天梦见一个人,说他是沈爷和靳爷的大哥!


——算算也是七七四十九天了……哎沈大人你别哭啊……




四. 赵靖忠失眠了去找卢剑星,被女师父看到了


——丁修,你看你师弟跑去结交的都是些什么人!一个不带把儿的找一个老裁缝半夜学女红!


——师父,有空说那个,不教点新的刀法吗?


——自己一边琢磨去!




五. 张嫣/周妙彤给沈炼买了个包子,结果沈炼并没有吃到


——周阿姊,沈爷爱吃酸菜鱼馅、笋干肉馅、口水鸡馅还是榴莲酥馅儿?


——不知道哎……咱们买这个吧,薄荷香柚馅儿!


——乖乖,什么好吃的?给爷儿尝尝!


丁修走过,顺走了包子,吃了一口,又吃了一口。包子吃没了。




六. 张英看春宫图册,被靳一川发现了


——张百户你我……


——哎,一川,来来!你看,是他胖,还是我肥?


——这……依我看,百户大人,是我。我胖,我肥。


——乖,赏你二两猪头肉。


——谢大人……大人留一两自己吃吧。




七. 赵靖忠给了丁修一耳光


——魂淡!我答应替你杀靳一川,你不给钱,还打我?你还想怎样!


——杀没杀过,你心里清楚。


——督主真屌,丁某佩服。




八. 女师父觉得靳一川的表情和说话内容不太配


——靳一川,你说话的时候不要老是看丁修!你嘴巴长在丁修脸上啦,啊?


——师父我没有……


——师父他真没看我。我师弟斜视,您忘啦?他看我的时候,其实是在看您。


——湿兄!(我真的是在看你!)




九. 女师父酒后睡了靳一川,被丁修看见了


——师父,你枕的那是什么?


——呕……(打酒嗝)


——师父,别睡了……师弟再胖,也经不起这么压啊……


——丁、修!你……给我……去找……张……百户!他……比较……润……


——啊?


——比较……软……呕……(打酒嗝)


丁修无奈地看了看被当作海绵枕头的靳一川,转身急匆匆地出门了。




十. 张嫣/周妙彤在赵靖忠面前睡着了


(伸手)


——公公……


——不要茶,也不要枪。要笔。


赵氏书僮捧着一盒毫笔,愕然看着赵靖忠给两位姑娘画上猪鼻子和黑眼圈,联想起赵靖忠小时候因个头矮小遭受的种种欺凌,一行清泪洒在笔盒上。


赵靖忠听到动静,转头看见他泛红的眉眼:


——呵,我还没画你,你倒先拿朱砂给自己描上了!



另一个版本大概是:


「公公,拍不拍?」「拍!」张百户扛着美拍,开始新一轮无死角拍摄。「公公,这些镜头……」「卖给沈炼。下一次就拍他了!」




十一. 女师父与张英交换了武器(或信物)


——胖子,这一斤猪头肉给你,替我喂靳一川。


——大妹子,这不好吧,我……


——八两给你自己留着。


——哎,行,行!包在我身上!


——你席上那貂儿是怎么回事?裂那么长一道口儿,被你撑破了吗?


——这……我找卢剑星那小子帮我补好了……


——给我。真是,一个光棍儿老裁缝你也欺负。


——是,大妹子说的是。哎,大妹子走好啊!


十二. 卢剑星与张英灵魂互换


(哈!咱终于凭借自己出众的相貌打入JY-BOYS内部啦!可是……魂淡!卢剑星这一屋子女红看了真让人闹心……)


——二哥,大哥近来是不是病了?这针脚怎么粗得像张百户的腰?


——说起来,一川,那天出操回来,我见张百户操着绣花针隔窗看我,一脸要哭的表情,倒有几分像大哥。


沈炼靳一川同时扭头看向JY-BOYS男团领队,只见卢剑星脸上堆起标准百户式谄媚笑容……


——(异口同声地)肥猪!还我大哥! 


十三. 卢剑星发现自己和丁修对初次相遇的印象有偏差


[大哥百户灵魂互换]


——我第一次见你,是你师父请我吃猪头肉。


——这不可能,我师父买猪头肉,只给张百户和我师弟吃过……等等……师弟,你怎么易容成这样了?小肚腩都不见了,居然还有腰!




十四. 丁修与赵靖忠同桌吃饭,赵靖忠放了个P


——丁修,本督本就脾胃虚寒,你这一桌萝卜丝、干丝、萝卜汤、豆腐汤、萝卜煲、豆羹、萝卜糕、豆糕摆出来,是想害死本督?


——小人不敢。只是公公您明知菜色如此,怎么就吃了?


慢慢咀嚼的赵靖忠很想一吐实情,坦承自己自幼对萝卜豆腐这类鲜嫩滑爽、香甜软糯食物的喜爱。但他不想告诉丁修,至少不该这么直截了当地告诉。


——近来胸中淤气,积滞难消,吃一点下气……慢着……丁修,你这桌菜,本来是给靳一川准备的食疗吧?


——不,是给公公您备着的。


——丁修,你这般说话,好似放p。


——那小人和公公一人一次,扯平了。


赵靖忠边继续吃边懊恼地想:不,这一桌吃下去,肯定要不止一次了……


——慢着……丁修,谁说本督要和你扯平?我尊你卑,扯得平吗?哎别、别扯!丁修,放开我的辫子!




十五. 女师父想牵手,张英懂不起。女师父怒,牵了


——胖子,手伸过来。


——不要……


——少废话,过来!


——呜……


——吃那么多,喝那么多,没人拉一把,你今晚就睡这阴沟里吧!手伸过来!


张英被拽上来之后趴在道边吐了,看过去稍稍恢复了点神智。


——胖子,别喝了;再喝,就把你阉了泡酒。


张英吓哭了。


——啧,别哭,说着玩儿呢。坐那板车上,送你回去!丁修,看什么看,赶紧帮忙推车!




十六. 沈炼发现赵靖忠在看着他偷笑


沈炼垂首重新翻起手中的书卷,每一页每一行每个字都是赵靖忠的笑眼。


沈炼放下书本拾起刀枪。


——走,去院子里,晚饭前咱们再捅上三百回合。




十七. 女师父嫉妒着张嫣/周妙彤养的猫(or狗


——吼,你们不知道猫狗生跳蚤吗?居然还抱在怀里玩耍!


——哎?周阿姊,猫狗不是应该生猫狗吗?




十八. 丁修替卢剑星刮胡子(理发)


[大哥百户灵魂互换,丁修以为卢剑星的身体里是靳一川]


——我说师弟,你易容成什么不好,整这么老相,哪个妹子会看上?


——那你看得上吗?


——这话说的……师哥当然……更喜欢年轻一点的啦!


——比卢剑星年轻一点?沈炼那样?


——说到我心坎里了!哎不是,师弟你别误会……


张英用卢剑星的脸摆出一个坏笑。丁修看了心中一恼,刀子走偏,剃掉卢剑星半片眉毛。




十九. 靳一川一觉醒来发现穿着卢剑星的衣服


丁修坐在床边盯着他看。


——不行,腰带根本绑不上!奇怪你之前究竟怎么把小肚腩收进去的?




二十. 张英思想斗争了很久留了小纸条把靳一川叫出来打算表白,靳一川以为张英终于要找自己决斗了抄着家伙就上了


[张百户在沈炼一川合击之下,已经回到原来的身体]


[翌日]


靳一川看手里的小纸条:【出来吃肉,切磋切磋——胖子】


张百户终于要在食量上一较高低了?太好了!


靳一川兜里揣好消食用的山楂,风风火火奔向卤肉店。张英已经在店门口等他了。


——靳一川,咱俩一起吃了这么多年猪头肉……交情是不是也有点不一样?


——张大人,不是比赛吃肉吗?多说无益,吃!


张英瞠目结舌看着靳一川吞下一整碟猪耳朵,只得悻悻地叫了二两花雕,把事先准备好告白的一席话湮没在酒水的辛辣里。




二一. 张嫣/周妙彤在灯会上捡到了赵靖忠放的花灯


【既动刀枪,我心忧伤——忠】


(翻译成白话文:【再动手希望你别捅我那么深——柔软的忠酱】)


——周阿姊,你看这人的名字,像不像一把刀捅进了心里?


——是喔,看过去好疼。好妹妹,不看这个了,咱们去买点糖人吃。


周妙彤揽起张嫣的手,两人一起走去卖糖人的小摊,留下沈炼一人伫立原地凝视花灯上意外熟悉的字体,绣春刀刺透三重锦衣的触感重回脑海。他右肩和左腹的伤时隔多年早已痊愈,而雷切刃下留命的伤心人此刻又在何方。


如果真有机会,两人再动起手来,他仍会将他拉近,聆听他柔软的气息。




二二. 靳一川带着沈炼私奔,被赵靖忠阻拦


——二哥,咱们一起去南京吧!北京城是待不住了!


——是要去,但怎么这么急?一川,有事要和二哥说?


——二哥,我师兄他盯上你了。


——因为我说要卖屁股养他?


——不,他只是盯上二哥的银子……这个回头再说吧,咱们收拾收拾赶紧上路!张百户那边我打点好了!


张英究竟吞了他们三兄弟多少“上下打点”的银两?沈炼一边思索这个问题,一边挑拣物品放入行囊。


——二哥你别担心银子,我请张百户吃了十份卤猪肉,灌了八瓶老酒,他当场就把调令出了!收拾好了?咱们走!


两人出门转了个弯,赵靖忠骑着白马挺着银抢候着他们。


——你们这么跑了,卢剑星怎么办?


——这……大哥家里有老人,行动上会慢一拍……


——督主放过我大哥,我跟你走。


——二哥!


靳一川眼睁睁看着沈炼和赵靖忠同乘一骑扬尘而去。身后忽来一声唿哨,丁修扛刀走近。靳一川下意识紧了紧腰带。


——交待这么点事都办不好,师父的猪头肉这么多年,白吃了?


丁修用刀柄推了靳一川一把,示意跟他走。


——回去再想点主意。办好这件事,师哥带你出关。


说着说着丁修不禁黯然神伤:这沈炼的屁股,竟比大虫还难摸!




二三. 沈炼换了发型张嫣/周妙彤说不如原来好看


——沈大人,你这是何苦?


——沈爷……我去煲汤了!


午饭时分,张嫣捧来几盅乌鸡红枣羹给大家分食,见沈炼仍在揽镜自窥不禁扑哧一笑。


——沈爷,多看几眼,觉得还蛮合适的。


沈炼看着镜中的自己,心想赵靖忠手艺不错,心思也伶俐,只是用在了奇怪的地方。


平常人谁会给成年男子梳总角双髻?




二四. 沈炼对赵靖忠说你又胖了


——督主近日又柔软了许多。


——大丈夫可插可拔能软能硬!(击龙枪出套)


——公公真屌!真汉子!




二五. 丁修取药时遇见靳一川


——师弟,你来,买番泻叶啊?


——是啊百户那死胖子吃肉太多要通便。


——那你自个呢?上次师哥摆萝卜豆腐宴,怎么没来?


——还说呢,丁修我问你,你看中的到底是我二哥还是那个没把儿的?


——自个琢磨去。


靳一川一把抢过丁修手里的方子:【黄毛鹿茸(去毛)五钱,西洋参一两,鹿肾二两,驴肾三两,狗肾三钱。】


——参茸三肾粉!你果然一眼看中了俩!




二六. 靳一川和卢剑星在客栈打了起来,最后却是丁修去赔了钱


[大哥百户灵魂互换]


——不是师弟,最后我都搞明白卢剑星身体里住了个胖子,你怎么还没完没了呢?


——他胖不要紧,现在连我大哥的腰都吃没了!肥猪,纳命来!




二七. 靳一川受了伤,丁修要为靳一川出头,被靳一川劝阻


——都说了百户是成年累月厚积而勃发的胖,你一个才胖了没几年的怎么可能凭肉搏就打得过人家?还是让师哥提刀上吧。


——湿兄!放过那胖子!大肥猪耳朵,我要亲手剁!




二八. 丁修膝盖中箭,女师父喜大普奔


——丁修,你以为锦衣卫是吃素的,啊?敢摸人家屁股,刀法练到家了吗?


——师父息怒,我本来只想割了沈炼的红裳,回来献给师父……


——看你还有三分孝心,为师教你两招旋风刀法。下次割完裙子顺便吃干抹净放出风声免除一切后患,多学学人家胖子!


——师父!胖子酒后睡的可是我啊!清白毁的可是我啊!您还是我亲师父吗?


——亲不亲,你心里清楚。少废话,梅莺拿出来,练基本功!


——师父,我膝上还有箭没拔!


张英酒后睡了北京城武功第一人的消息传遍北镇抚司。卢剑星发现自己两个兄弟脸色都很奇怪,他试图缓和气氛,顶着半片眉毛开口道:


——二弟,三弟,放宽心。那件事发生时,我和百户已经换回了各自的身体。


沈炼和靳一川交换了一个怨怼的眼神。


——大哥,就算是你在里边,那身体还是胖子的,情况没有好到哪儿去。哎二哥你怎么了?有事说话,别砸兵器啊!


沈炼盯着自己的弩一言不语。他严重怀疑有人给他掉换了箭囊,一发发射出来的都是孽缘的红线:一条牵在赵靖忠手心,一条嵌在丁修膝窝。


——大哥,一川,我要去南京,离开这是非之地。




二九. 沈炼发现张嫣/周妙彤的发间生出白发


——猫猫狗狗不光生虱子跳蚤,还会掉毛,你俩换点别的养吧。鸟儿怎么样?


——那也行,沈大人有空把靳小爷和丁大爷的刀都顺来挂墙上。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沈爷,你发髻上的鸡毛,哪儿来的?


沈炼摸索着取下鸡毛,五彩斑斓的,已经记不清是赵靖忠亲手别上,还是丁修拔刀时随风扬起,飞落在他头顶。


——另一边还有。沈大人,不如我们养鸡吧,还可以吃蛋。


沈炼取下另一边鸡毛,两边果然是不一样的。他决定吃完早饭就去院子里挖个箭冢,把乱牵红线的十字弩埋起来,然后去早市买一打雏鸡。




三十. 张英擦拭卢剑星的武器


[大哥百户灵魂互换]


(堂堂一介百户,为何要擦老裁缝的绣花针?)


张英不住腹诽着卢剑星,直到靳一川旋风一样奔进屋内。


——大哥,我领子破了……


张英眼睛一亮,决定从今天开始好好学女红。即使达不到卢剑星的水准,至少也要向赵公公靠拢,袖口勾点金边刺点花儿……


——来一川,穿上试试!


靳一川盯着衣领上的针脚,陷入久久的沉思……




(此处可回接十二、二十等题)


Fin.

评论(1)
热度(25)
  1. 伍拾弦花栗鼠 转载了此文字
    多说无益!来走三百回合肾!
  2. 花花花花栗鼠 转载了此文字
    “就是那个小胖子!”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