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群很润】少侠一个战八个(完结)

润群五十斩活动。


敢作敢死的抽签:1张百户,2丁修,3沈炼,4崇祯,5靳一川,6赵靖忠,7卢剑星,8张大夫

*意想不到的皇弟x大哥还蛮有趣的嘛(正德画风自重)
*意想之中的攻攻么么哒!关爱攻攻,从忠修炼三弟攻做起。



一. 三弟与满脸通红的张大夫撞在了一起


“咦,怎么是你?岳父你脸怎么这么红?”
“不要叫我岳父大人……”
“好的,但你怎么脸这么红?没事吧岳父大人?“
“都说了不要叫我岳父大人!”



二. 丁修代替崇祯赴死

“皇上,衣服可以别人帮你穿,饭可以别人来喂,架可以锦衣卫去打,但上厕所是要亲自去的……”
“你究竟想表达什么?”
“我想说……自杀也是……”
“来人!此人嘲讽皇命如翔!拖出去弄死!……对了,尸体留下。”



三. 大哥突然开始觉得沈炼是他自己想像出来的人

卢剑星在成为全服第一刀手的时候有一瞬间感到飘渺的迷茫。曾经一起刷太监、一起刷皇帝,一起完成严府、阉党等终极副本首杀的兄弟,居然在他被认证为刀神的这一刻不在他身边了。甚至连一个ID都不再有了,一个可供悼念的银武也没有留下。
卢剑星一页一页翻起自己的密友聊天,随着删号所一起消失的,就连文字的记录都没有留下。就像二弟只是他想象的那个剑系战士一样,想象中有这么一个可以交予后背的队友,支持他度过最艰难的全服追杀的岁月。
“可恶,系统居然发现我一人开双号了!……嘁,双开又怎么了!我就喜欢一个号用来攻,一个号用来受,哼。”.



四. 张大夫失眠了去找沈炼,被张百户看到了

“哟,合计啥呢?大夫你也想买官?买官直接找我,童叟无欺,省去中介费啊,找沈炼?呵呵……走弯路,尽花冤枉钱!不信你问卢剑星,赔了兄弟又折兵。”



五.大哥给崇祯买了个包子,结果崇祯并没有吃到

“真的不吃包子?微臣亲自排队买的。”
“太咸。”
“那桂花糕呢?”
“太甜。”
“那混着吃?”
“朕讨厌你。”
“诶,微臣有罪……那微臣这就告退了……”
“回来!”
“不敢。”
“混账,就你大胆!看我迟早要杀了你……”
“哦,那微臣已经,很早,就被皇上杀死了……”
“卢剑星,朕从来不知道你也会说情话。”
“这个,大概是因为经常和陛下在一起吧。”


六. 三弟看春宫图册,被丁修发现了

“我都练刀回来了你还在看这个!”
“那我看你练刀?”
“不,你还是看图吧……”
“那师兄看我练刀?”
“不,换我看图吧……”
“好吧,你看图,我去练刀。”
“去吧……咦?……等等,师弟你给我站住!说好的武功秘籍呢!这什么玩意儿!你看的什么玩意儿!”
“双修啊,这都没听过!师兄好土哦……”



七. 张大夫给了赵靖忠一耳光

“结束了,督主……你可以不用演了,沈炼都走远了。”
“应该还行吧?我都被你打了一耳光了!这下沈炼总相信你是我亲爹而我是个好人了对吧?”
“实话说……大概只信了前半……现在他觉得我也是坏人,还是内奸……都怪你!靠!我的清白呢!”
“卧槽!你还打第二下!你真以为是我爹!”



八. 张百户觉得丁修的表情和说话内容不太配

“我跟沈炼打了一架。”
“我被沈炼打了一架。”
“事实上他没有碰你对吧?”
“裙子碰到我了……红色的……”
“百户大人,说这种话的时候考虑过后果么?”
“什么后果?!”
“考虑过的吧,逃不过一死不是吗?他没有杀你……但我会杀了你!”
“不,等等,丁修你这是什么表情,为什么是嫉妒的样子?”



九.张百户酒后睡了丁修,被赵靖忠看见了

“本督主叫你做的事你做好了吗?”
“督主放心!我已经毁了丁修的清白!把消息放了出去!北镇那边肯定已经知道了!”
“很好,虽然当时你是被打得不省人事,但务必要说是醉的,记住了吗?”
“没问题!”
“好了,你退下吧。我出去一趟。”
“督主是要去哪?”
“去欣赏沈炼的表情。”



十. 大哥在张大夫面前睡着了

“嫣儿,去叫那肺痨小子搬他哥回去!告诉他他大哥昨晚被人下药了!”
半小时后。
“怎么是皇上来了?……吾皇万岁万万岁!”



十一. 张百户与三弟交换了武器(或信物)


“哇!张大人!听赵靖忠说你睡了我师兄!”
“这个……”
“我们交换QQ吧!我建了一个睡师兄群,本群很润!”
“就……就我们俩人……?”
“其实我还邀请了二哥加入,但二哥拒绝了。”



十二.沈炼与三弟灵魂互换

“督主,找我又有事?半夜三更的……得加钱!”
“你有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看到了吗,沈炼又去医馆了,靳一川去了青楼!”
“卧槽,公公你说怎么办?”
“分头行动,你去找你师弟,我去埋伏沈炼。”
第二天。
“督主,我师弟居然有银子包了姑娘还不睡!他为什么不睡……”
“沈炼居然去了什么事都不做就盯着姑娘发笑……他居然会笑?”
拍桌。
“交换行动,你去医馆,我去青楼,把他们揍醒!”




十三. 沈
炼发现自己和赵靖忠对初次相遇的印象有偏差

“我们每一世都是敌人,那一世初遇是在江东,你贵为东吴之主……”
“停,让我想想,我脑子里好像出现了什么人骑着白马?”
“不要停,继续想,我骑着白马……”
“三、三藏?”
“不!不是那样啊!是子龙啊!你还记得我子龙吗!抱孩子那个!”



十四. 赵靖忠与张大夫同桌吃饭,张大夫放了个P

“你去给沈炼解释,让他知道不是我放的,完不成任务我派人杀了你!”



十五. 张百户想牵手,三弟懂不起。张百户怒,牵了

“带你去吃猪头肉你还扭扭捏捏的。”
“干嘛非得是我……”
“看你两哥哥的腰围,一看就吃的少,到时候就我一人吃,没趣儿!”




十六. 崇祯发现张大夫在看着他偷笑

“卢剑星,你帮我看看,朕脸上沾了什么?张大夫怎么老在笑。”
“皇上脸上有一粒桂花糕屑。”
“好吧。”
“皇上为何不擦一擦?”
“朕在等你这么做。”

 


十七. 张百户嫉妒着大哥养的猫(or狗

“妈的,全是皇上赏的,吃的比我还好!”
“息怒息怒,至少吃得没你多。”



十八. 赵靖忠替沈炼刮胡子(理发)

“入狱之前要剃平头,还要刮胡子,既然我们是熟人了,这事我就亲自替你办了吧。”
“姓赵的,你好像很得意。”
“可不是么,你卧底档案在我手里,你不求我,日后就没人知道你身份是白是黑了,呵呵。”
“可恶。”
“所以啰,如果你在里面出了什么事,上面就当没这任务。”
“可不可以让魏忠贤死。”
“你不弄,他也会死的,七老八十了,套出他的账号密码更重要……咦,你的发线,以前不是在这里的吧?”
“闭嘴。”
“牢里面可都是基佬,你最好少生气。”
“我室友是谁?”
“组织替你安排了,那人斗殴打死了人进去的,据说魏忠贤害死了他弟弟,你们可以合作,但不能让他把目标直接弄死了。”
“真麻烦。”
“不麻烦就让张英这种货色去了。”
“你可以自己去。”
“不行,我混得太好,不会想不通去揍领导的。”
“我只是想替大哥出气。”
“啧,跟你未来室友解释去吧,只要不暴露你是条子。”
“赵!靖!忠!”
“你说。”
“把你的手从我脸上拿开!胡子我可以自己刮!”



十九. 丁修一觉醒来发现穿着沈炼的衣服

丁修发现自己穿着沈炼的衣服那么沈炼一定没穿衣服吧想到这一点他感到自己真正地快乐了起来。
“你,把鼻血擦一下,流到我衣服上,脏死了。”
“咦?”
“昨天放风时候和魏忠贤的跟班打架的事你忘了?”
“啊……”不是,想说你哪来的衣服。
“没关你禁闭是因为值班狱警以为你才是被打的那个吧。”
“我本来就是。”
“是我打晕你的。”
“为什么……”
“你快把对方揍到七窍流血了……疯了吧?”
“任虫子到处乱爬不符合我的个性。”
“把你拖回来的时候你衣服被挂坏了,我的你穿稍微小了一点,不过总比什么也不穿好。”
“哎呀,这么说是你把人家的衣服撕坏的……”
“够了。”
“今天你有点不一样。”
“对不起。”
“什么?”
“我一度以为自己下手太重……你不会再醒了……对不起。”




二十. 赵靖忠思想斗争了很久留了小纸条把丁修叫出来打算表白,丁修以为赵靖忠终于要找自己决斗了抄着家伙就上了

在语文课快结束的时候赵靖忠终于想好要如何避免被劳动课代表举报自己未交作业而带来的灾难。他决定用传统却常用常新的方式转移掉劳动课代表的注意力,【那个,下课后在小花园第三棵木棉下面见哦(笑)——忠酱】,众所周知他的字优雅工巧可弥补他身高上的不足甚至绰绰有余。然后他看到前两排的劳动课代表撕碎纸条后转身过来,笑得相当克制并且对他竖起了中指。

花园里相遇之前他还是相当期待的,自认笑起来还算文艺,对于喜爱带黑框眼镜的劳动课代表应该有着积极正面的首因效应,“丁同学……你听我说……”刚说到这里,就有尖锐的粉笔头贴着他的脸射中了身后走廊的名人挂画,说着优胜劣汰是世间第一生产力的达尔文肖像就这么被击歪了一点。
“用手还是用别的?”
“啥?!”好像太神发展了一点……现在地点也不是在厕所隔间,这不太符合场景吧课代表。
“对其他人我一般用手就解决了,但既然是你,我就特地带了音乐课用的笛子当武器。”真真不愧是文武双修德艺双馨的丁修同学啊,对我和对其他人不一样。有那么一刻,赵靖忠居然像个花痴一般失神起来。
“白痴,再磨蹭就要上课了!就这么空手上吧,打到脸也无所谓!”话音刚落他就感到正面的一击……
对了,书上说表白的时候要说什么来着?“今天……月色很美……”倒地的时候倒是觉得阳光很刺眼吧……

啊,又飞来一颗粉笔头。
赵靖忠躺在地上艰难地睁开眼,粉笔头擦过丁同学风骚的暗红波希米亚发带然后又落到了他的脸上。拳头好像停止了,他看到不远处教室临窗站着的风纪委员沈炼同学,他抱着胳膊非常不满的表情,示意花园里不要斗殴,最好像正在课间加餐的靳一川一样安静一点,才不会吵到正在给靳一川补校服的卢剑星同学以及睡着了的官二代朱由检同学。



二一. 大哥在灯会上捡到了张大夫放的花灯

【处女座去死吧】
“灯很普通,不过这愿望写得挺好。”
在添完【+三弟的QQ号】一行字后,他把花灯重新放回了原处。命运的齿轮旋转了起来……




二二. 丁修带着崇祯私奔,被张大夫阻拦

朱由检被人带进废弃厂房,拉开眼睛上的黑布,就看到站在对面那群人中被同样反绑着的丁修。丁修对他眨了眨眼睛,回头对杀马特风的绑匪说:“这谁啊,我不认识,像个小白脸。”
于是小流氓们便哗然了,其中露出张大夫阴鸷的脸:“说什么呢,你俩约好一起私奔,还装不认识?骗小孩子呢……啊啊啊!”
薄而锋利的刀片抵住了他的咽喉,丁修脱开束缚的手捏起他的下巴,“现在后悔了吧?”
“后后后悔了……你说什么都行!”
“那,放朱家一条生路?”丁修的刀片掐入他颈动脉处的皮肤。
“好好好!”
脖子上的压力松了。张大夫目送丁修大摇大摆带着人出去。

“去找赵靖忠,我说放一条生路,可没说赵靖忠不会动。”他指使手下,一边露出了被拆CP就要报复社会的阴沉目光。




二三. 崇祯换了发型赵靖忠说不如原来好看

“虽然已经是总裁了,但还是会被说小孩子,尝试换了个新发型,怎么样,会不会显得我比较成熟稳重?”
赵靖忠觉得大概自己进门的方式不对,用印着【朕知道了】字样的贴纸来批阅文件的人,哪怕换一个孟非发型也心智负五好吧。
“小靖子来得正好,快过来,用一个字形容一下朕的新发型。”
“喳——”
“说吧。”
“已经说了啊。”
“说的什么?”
“渣。”



二四. 崇祯对张大夫说你又胖了

“张大夫,医馆一别后,你真是心宽体胖。”
“皇上,在下是锦衣卫北镇百户张英。”
“从今天起,你就是张大夫了。”
“皇上,别玩了,吃你的桂花糕吧。”




二五. 赵靖忠取药时遇见丁修

“这个戒指有点贵,不过你戴刚合适。”
“多少钱?”
“三十万。”
“还好啦。”
“那你买吧。”
“你不买?”
“我刺客,带不了。”
“给我大哥三弟也买一个。”
“钱多就是好,买完去陪我修刀。”
“咦,那不是地图boss赵公公吗?!”
“快,发坐标给咱大哥三弟!我拉怪,避开东厂公会!”
“谁是你大哥了!不……别挑衅,快打断他取药!磕了药枪会变长,攻击范围暴涨八格!”
“妈呀XXXL号的攻攻!”
“喂……你刀还没修……银武……磨损度……”
一道白光。
“——复活点等你——”
诶,银武没有掉落啊,不……这人不绑定衣服吗?沈炼叹口气,替丁修收起装备。现在主城应该已经出现了一个裸男吧,这么一想,真是一点也不想去复活点了呢。
[三弟,你师兄衣服在我这,我不方便见他,你过来接了给他送去,坐标xx.xx]
[禽兽!你对我师兄做了什么!——GJ。我去拍照。二哥么么哒。]




二六. 丁修和沈炼在客栈打了起来,最后却是赵靖忠去赔了钱

“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没钱。”
“后来那句?”
“你来付账吧。”
“更后面。”
“变态。”
“就是这句,你说谁来着?”
“说的就是变态。”

赵靖忠现在非常恼火,周老板娘在和她的副手张姑娘计算着精确到一毛一厘的赔款,而身旁张百户瞪得老圆的豆子眼里有着强烈的吐槽欲望。沈炼在桌旁不动如山地吃着哈密瓜。丁修的刀插在地板的两条裂隙之间,坐在窗台上翘着二郎腿……也在吃在哈密瓜。

“先说说你俩怎么打起来的吧?”赵督主有点头疼。
“他赖账!”异口同声。
“没问你。”赵靖忠白了丁修一眼,“沈炼,你先说吧。”
“我们一起吃饭,说好赌待会儿第一个进门的人是男还是女,我赢了,他不服,不肯结账。”
“幼稚!”赵靖忠很生气,这种心智收在锦衣卫里简直拖低了整个东厂西厂南镇北镇的智商。
“丁修,你来说。”
丁修根本不看这边,一脸不屑,“他根本没带钱。”默认了前情。
“那你带了?”
嗤了一声,没有回答。
“就是说你俩谁都没带钱,还想通过打赌赖对方。”
“不是赖!”仍然异口同声。
“瞧你俩那德性,丢人现眼。”赵靖忠招手,书童毕恭毕敬上前,递上督主的银票,“去,替这两白痴把账结了。人穷志短,也就吃上两口哈密瓜这点出息。”
他说完,掸一掸衣服的灰,站起来打算走人。
“最后问一句,到底进来的是男是女?”
张百户跳了起来,打断督主上前附耳一言。
赵靖忠似觉有理,点点头道,“好,就说你俩为何在一起吃饭?”
“他跟踪我。”
“我跟踪他。”
看来是实话了,赵督主放心不少,京城的治安,就这种心智的蝼蚁也翻不出什么花样了。督主挥挥手,带着手下走人。
张英回头狠狠瞪了闹事的两人一眼。

沈炼待人走远,翻了个白眼,抢在丁修之前道,“进来一个太监,怎么能算男?”
丁修哼了一声,在窗台目送赵靖忠消失在街尾,“不算男,难道就能算女?”
两人对视片刻,埋头继续吃完手里太监结账的哈密瓜。



二七. 丁修受了伤,赵靖忠要为丁修出头,被丁修劝阻

丁修权衡再三后决定不计前嫌拉住再三骚扰自己的语文课代表赵靖忠同学。这让赵同学非常疑惑,“你受了伤,被打出鼻血……这事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管,你有什么后顾之忧,告诉我,你的家室我会替你照顾的。”
“同学,你台词不太对吧。”
“哦……哦,不是这个意思,总之我觉得冤有头债有主吧,毕竟我们也是花园里不打不相识的交情了,虽然最终你也还是把我没带作业这事打了小报告上去,但你也替我告诉老师说我病了。”
是说的脑子有病。丁修觉得这人热血起来简直不可理喻,你说他傻吧,想折腾他把他当枪使,他又不听使唤。你说他大智若愚吧,这慷慨赴死的样子明显也不像。
“靖忠啊……”换了相当亲热的语气,“你对我们年级的风纪委员怎么看?”
“噢,好看!”
“你也觉得好看?……不,我不是说这个,我说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有点凶狠吧……其实也不全是,我和他说过几句话,主要还是他对我说。”
丁修顿时警觉了起来,“他跟你说什么?”
“一次是滚,一次是滚远点,还有一次……你也知道的,他让我俩别打架。”
丁修点点头,“那好吧,你觉得为我出头而失去一个朋友值得吗?”
“值得呀,我当你是兄弟呢。”
“但我觉得不,如果沈炼知道我让你去揍他我肯定就失去他了……”
“也是。……不,等等?”
“真麻烦啊,靖忠,其实一开始就有个小误解,我确实被他揍了,不过鼻血不是被揍出来的……当时他……”
赵靖忠,高二三班语文课代表,毛笔字全校第一,语文修为与毛笔字水平相当,此刻,却陷入了阅读理解的深渊。到底是谁失去谁……而鼻血又到底是……
算了,不打就不打吧。
“唉,丁修,你怎么回事,想什么了,怎么鼻血流更多了!”



二八. 赵靖忠膝盖中箭,张百户喜大普奔

“张大夫,快去告诉督主,不脱裤子没法治伤。”
“太好了,终于可以看督主到底是不是真太监了啊吼吼吼……”



二九. 崇祯发现大哥的发间生出白发

“白发显得你很独特。”
“皇上你不需要安慰臣下。”
“只是朕看了还是有些心酸,白发显得你老了……”
“事实而已。”
“不过也没关系,即便剑星你长着五十岁的脸,我也知道你只有四十岁而已。”
“微臣年方三十八。”
“差不太多。”
“好罢。”
“朕在你眼里是否很幼稚?”
“皇上早慧,微臣十八岁时尚不比皇上。”
“每个人都说同样的话。”
“皇上有愿听真相之心便好。”
“先皇曾说,天地生灵归根结底总有终结之时,千差万别也只是个中行经过程。我不愿此过程为他人掌控,亦不愿终结之时为世人口是心诛。”
“皇上圣明。”
“我有我想做的事,卢剑星,铲除阉党,身负罪名,我欠你一个郑重的道谢。我不下旨平反,只因于私,希望身边有一个能说话的人,而于社稷,你一定能助我一臂之力。”
作为回答,卢剑星手握锦衣卫玉牌,抵在胸前,在京城最大宫殿中,于日光里臣服的弓下腰。 



三十. 三弟擦拭着沈炼的武器

“一川,二弟累了歇着,你替他擦擦他的武器吧。”
“好勒。二哥的十字箭,二哥的轻弩,二哥的绣春刀,二哥的钱……”
“一川,还没擦完呢?”
“还有……二哥的脸没擦呢!”





SkyHighEND.


评论(26)
热度(39)
  1. 花栗鼠伍拾弦 转载了此文字
    跪着转!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