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修炼】三种可能


*三个表白,三种设定



*尽日无人可采莲



往府衙里押完犯人出来的时候,沈炼终于松了一口气。偏安在小城里做个捕快也算是一件相对安宁的事。喧嚣的声音和自己无关,陌生的邻里和和气的脸,像辛凉的药,慢慢愈合时间的伤痕。

“哟,沈大人巡逻又很闲?”
又,可见不是第一次,这个尾巴甩也甩不掉。 
“没有你闲。”沈炼看也不看来人。
“一个时辰算得上偷懒吧?加上偶遇故人,两个时辰打发走了。啧啧,有银子可拿的闲职可比什么破锦衣卫好。”
沈炼从腰间取下十字弓弩,眯着眼睛校了一下准星。
“哎不是说锦衣卫不好,至少飞鱼服你穿好看…… 喂,别过河拆桥啊!上一个案子我可帮了不少忙!”
沈炼皱着眉,丁修连忙举手投降。
“是正事,正事!”他横举梅莺做出怕了你的样子,“江湖上出了点事,我得离开三天。”
沈炼没理会,转头自顾自按照巡逻的路线走。
“不会这么绝情吧,我可是为了帮你才被盯上的。”
“说实话。”沈炼停步挑起眉。
“那家伙贪赃枉法,本就该杀……何况有人肯出钱……”
沈炼走得更快,像是不爱听了,一个转弯拐进小巷。
哎,居然溜了。丁修快步上前,拽住那人的手。
“拿钱杀人,你总不爱听。我想说实话,但沈大人却不想信”
沈炼定定注视他,不发一言。
“我不杀他,他就要杀你。”丁修说完,便肘上发力,“拿钱办事,也是凭我选择。”
他将人压在县衙外的红墙上,“三日虽短,却要劳烦沈大人想我。”说完叠上那张不肯依饶的嘴。




*春风十里不及你一怒



“晚了三天才发现尸体,所以连口唇粘膜颜色都没有肉眼的判断价值了;内脏倒还完好,但都膨胀到不忍直视的程度;哇,脖子上好大一条金链子……有没有试过放水里,会不会浮起来?”
“闭嘴。”他把手里的资料夹啪地合上,很重一声。对面的人立刻抬起头来一脸耶你终于跟我说话了阿Sir的得意表情。
“你,案底还想不想消?”
“诶诶,我多说几句话沈Sir就会不信守承诺吗?我一直觉得沈大人是和赵靖忠那伙不一样的人……”发型相当流氓而穿衣混搭却很协调的人坐在转椅上,架起长腿放在电脑机箱上。
沈炼用瞪也是不管用,被扣了一顶“你和赵靖忠不一样”的帽子,也不好空口威胁人。
“你配合得好,案底正常消,但我不会跟你说话,移交至张英办理。”
“唉,我师弟以前常说,他二哥是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谠器宇轩昂人中龙凤并且负、责、任、的人。”
丁修说着,收回了架起的腿,在全办公室看热闹的眼光当中,嘻嘻一笑,拿起桌上的裁纸刀,就这么飞给沈炼。
“文件袋,我收集的证据,放在庙堂口三温暖更衣室储物柜横七竖八数的那个柜子,钥匙扔了,用撬的吧。”
大家的目光随着裁纸刀飞翔的轨迹一并看向从刚才起就开启杀气模式的沈Sir,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隔空感到森然的凉意。
沈炼伸手接住裁纸刀,指间一转,算不上锋利的刀尖停在对着飞来的方向。低头想了一会儿,就像在克制。
“你留在这里。”他重新抬起头来,裁纸刀从资料夹上划过,“为你人身安全着想。”
丁修欣赏着那拿裁纸刀的细长手指,“我师弟说得不对,我觉得我有义务纠正他……”他蹬了一下桌脚,反冲力带着椅子的滑轮滚动过来,停在离沈炼最近的位置,“我觉得近距离来看,不是什么英俊潇洒风流倜谠器宇轩昂人中龙凤……两个字就够了,两个字,”他竖起两根手指,用只有沈炼能听到的声音笑道:“——是好看。”
在裁纸刀飞出来之前他又滑开了,然后用全办公室都能听到的声音呵呵一笑,“刚才忘了说,是女更衣室。”他双手撑在沈炼桌子前,饶有兴味地欣赏沈炼的表情,“所以让我一起去,也为你的人身安全着想。”
沈炼微恼地看着资料夹封面被裁纸刀切出的痕迹,顾及在一整个办公室下属面前的形象,最终只能甩出一个公事公办的白眼。
调戏警官,真应该在这厮的案底上再加一笔。




*队友虽坑好在有牧 地图再大也有归路 



连续三天都在同一个地图里打转之后,即使是全服最低调最可靠最团结最有兄弟爱的固定小队都有些焦躁不安了,何况这次还有外人。

“我不是外人,对吧,一川。”
从没见过用苗刀这种显眼的长武当兵器的刺客,队里的老二翻了个白眼。
“一川,你让他闭嘴。”
三弟也是很烦闷的,按理说还在新手村混的时候,傍个把同门,等混出头大家各走各也是蛮正常的事,好死不死当初给了自己两个包子回血的人,居然跟自己开起同一个荒,明明都已经砍号重来了……不就是掉两个包子被自己捡着了吗,又不是掉的节操,要包子去找二哥拿呗,二哥有的是钱。
一川想着就分了神,被野地的杂兵一棒子敲吐了血。
“专心点。”大哥话不多,手却稳,罩得住全队哄得了三弟还降得住二弟。
“哎,咱大哥就是心好,不过先说好了,师弟要挺尸了,东西得我捡。”
沈炼几乎就要调转了剑头,先不说一川的东西你配不配捡,就说那“咱大哥”,谁是你大哥了!要不是理智提醒他同队伤害赦免,简直下一刻就要跟这荒腔走板的刺客单干一场。
回头想起自己也算上有老下有小,大哥没发话三弟也没反抗呢自己急个啥。
[把装备绑定了,银两存好]说着密了一条。
[二哥放心,跟二哥刷我从不带钱。]居然还有时间打句号?不,重点是装备啊喂。
沈炼很黑线,但再发一条会被回二哥好啰嗦就像老妈,于是作罢。

“阿炼啊,你说这太监的活动范围就这块密林,这周一定会刷新,这消息可靠吗”刺客摸到离他最近的身位。
“不可靠,再见。”
“二弟。”大哥喊了一声,就这么两个字,虽没多说,但语调里潜藏了别任性/大局观/忍一步/别让我操心这样的内涵。
沈炼噢了一声,连忙低头,不再呛声了。
过了一会儿收到一条私信。
[喂]来自队里唯一的外人,那个神经病刺客。
没有理会。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条,[你怎么不问我有什么事]……[万一和你三弟有关呢呵呵]
[什么事]
[没事]
[没事你说个头]
[我是找你有事嘛]
[你说了没事]
[对啊我没事所以找你生事]
[找你师弟]
这么回复完,沈炼差点想打自己一嘴巴,没过脑子就把一川卖了。
看着对方回复了一个诡异的[遵命(哭脸)],差点就要追加吼上一句[卧槽你还不乐意],这厮也太烦人了!一边在心里焦躁着,一边灵活地侧跳,躲过野外杂兵射来的冷箭。
[少侠身法不错,一会儿太监刷新了你站我旁边]
[滚]
[少侠,你猜如果你大哥只来得及奶一个他奶谁?]
[呵呵]
[我猜是你三弟,因为三弟血皮薄,你伤心么,不过肯定习惯了(笑出眼泪)]
[想要怎样!]
[为什么练战士,你技能点都加刀法上]
[轻弓弩也有,要不要试试]总不能说练战士用刀是因为嫌斧头难看吧,沈炼觉得这种问题不说对方也应该懂。
[告诉你一个秘密]
想回[不想听],但这样未免显得太小气,于是做出很睥睨的样子,回了一个简短的[奏]。
[梅莺,炼成银武之后有一个技能是吸血]
[变态]
[还不够变态,下一个技能是指定回复,羡慕吗]
[靠]
[还差一级,再升一级就可以了,技能卷轴我都拿到了]
[还差多少]问了之后沈炼觉得自己简直是鬼使神差的多嘴。
[打太监时能升][所以才要拜托你]
[凭什么]
[到时候把银武的第一次给你,嘿嘿]
[= =]
[估计只能回复两格内,所以远了也不行]
[为什么不让你师弟]
[对啊,为什么]
[?]沈炼虽面色如常,但内心开始又有些焦躁起来,那姓赵的太监还没刷新,再这么扯下去都能感受到大哥关切中带着异样的目光了。
[大概,因为你能明白我吧(心)]
不想……沈炼痛苦地闭上眼,绝对不想明白。
[比起为了公会,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对吧……回头一想……哈哈……]
“嘘,那人妖来了!”私信中断在这里,耳边传来刺客潜行前压低的嗓音,“你护着我师弟不死,不过这次我可以护你不死。”
草,要你多事。沈炼嘴上念着,跟上了刺客潜行的方向。




TBC.(真的吗)


评论(18)
热度(56)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