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未亡人组头顶师弟

未亡人组头顶师弟,大人世界充满恶意


#沈大人不想跟丁修说话#


“为什么跟着我?”
“看戏。”
“没有什么可看的。”
“等你杀了赵靖忠,我要剥了他的裤子,把他……”
“以前不知道你是个变态。”
“你可以跟我一起剥!”
“我不是你这种人。”
“你难道就不好奇吗,那厮到底是不是真太监,不剥了裤子怎么知道?”
“……”
“一开始就往奇怪方向想的是你吧,沈大人?”


#丁修也不想跟沈大人做朋友#

“张姑娘让我问你,你最近还有在喝药吗?”
“当然在喝。”
“哦,她说伤口如果脱痂,也没有发烧的话,可以不喝了。”
“嗯,早停了。”
“沈炼,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这分明是歧视了#

“你笛子吹得不错。”
“我还会别的。”
“你说是祖传技艺?”
“我娘教的,琴瑟笛箫都各通一二。”
“略难想象。”
“怎么,不相信我娘这样的妙人却如何会生下我?”
“稍微有一点吧。”
“你自然不能理解,毕竟我爹上青楼就不是去打地铺的。”


#机智#

“我们都是朝廷命犯,就这样出关,同路的话被发现的几率有点高。”
“也不一定,你可以扮成我媳妇儿。”


#讨厌的大人#

“大哥,二哥为什么食指上带个顶针。”
“一川啊,那不是顶针,是戒指。”
“诶,我们不是月例只有20两吗?二哥用来买戒指?那他还有钱上青楼?”
“阿炼家祖传的吧……”
“不会啊,以前咱们刚认识那会儿,没见他带过。”
“大概……别人送的吧……”
“谁?谁会送二哥戒指?”
“他捡的,一定是他捡的。”
“回头我也让二哥给我捡一个!”
“其实是顶针,一川,是顶针的……我刚才逗你……别,别生气啊,你还是会继续信大哥的对吧?”


#父亲的心#

“你连大夫都杀!你坏了江湖的规矩!不可原谅!”
“他不是个好人。”
“难道你才是!”
“别激动,师弟,来看看他都给你开了什么药,番泻叶,芒硝,大黄,京大戟……这是第一张纸,所以你便秘么?”
“闭、闭嘴……”
“再来看看第二张……制南星,石菖蒲,法半夏,枳实……镇静醒脑,你失心疯了?”
“不会的……”
“再来看第三张,火麻,古柯、曼陀罗,罂粟……师弟,他一定非常地恨你。”
“呜呜,我只是在追他女儿而已啊……”


TBC.

别认真啊只是想治愈一下而已

评论(34)
热度(162)

© 伍拾弦 | Powered by LOFTER